3.4.10

Honour

之前在Joane的blog看到她寫的這段,很喜歡:

“奧斯卡是我很喜愛的節目,不是因為電影,只因愛感受一班人互相honour的感覺。在香港的人堆中,我從來沒有feel過。你有honour過你身邊的人 嗎? 有向他們親口說過你感激他們的存在,感恩他們對你的影響嗎? 你看得見他們背後付出的時間, 心血和努力嗎? 抑或,just take all for granted?

又想起我professor的教導: when you admire someone’s great performance, what you should really admire is not the few minutes performance, what you should really admire is their persistence, years of hard work, months of practice to master the skills. 所有professions: doctors, musicians, dancers, professors, counselors, businessmen, chefs, writers, photographers, tailors, hairstylists, moms………..所有所有人也是一樣,然而,你可曾appreciate, admire 和honour過人家的付出?”

記得我在曼谷看《Avatar》的時候,驚嘆于那鬼斧神工的特技,更感動於James Cameron爲了這部電影投入了13年的心血。我當時對鯨說:“一個人要多熱愛他所做的事情,才會願意投放如此巨量的時間和心機?”慢雕細琢,讓它成器。

凡事沒有必然,有一些人的付出,才能造就另一些人的快樂和幸福。

騎劫成性?

安東尼問我下次要騎劫誰人的fb,忽然想起,我部落的留言板都被小鯨和加愛騎劫過,後來我們又騎劫了阿佐的留言板.....陸續還有其他“受害者”......我們這班人,果真是騎劫成性?

小感想

抄小鯨說的:如果你在看這篇,只是看到我的介意,那確實不是我的本意。
(真是太好用了!)

收拾行李,有些小感想,想說一下。

因爲並非首次發生,而我又不想個別提醒那麽煩,那麽就在這裡一次過吧。

回馬回港,總會有人托我帶東西轉交某人這樣。其實,如果物體輕便,偶然一兩次我是樂意至極。

一定要避免有盒,不管硬盒軟盒,因爲很佔行李的空位。而且,除了衣物護膚品,我自己也有好些東西要帶的。回馬回港,都有雜誌食品一堆要帶給父母和朋友。我當然把自己要帶的放在首位。

那麽,別人交托的,在某些情況下,便成了負擔

我覺得轉交這回事,如中間人是要搭飛機的,請大家留意一下。為他人著想,這份心意,比起禮物更動人,真的。尤其所交托的物品,沒有迫切性,也不是在別的地方買不到的,我會倍添無奈。如果乘搭亞航,行李重量上限是15kg罷了,如沒有另外購買加額。那個空位,和香港的空間一樣,都是奢侈的。

我的個性很怕麻煩到別人,需要麻煩到他人的事,我會一反常態地躊躇再三,顧慮對方的處境很多。想一想,這特性也是出自,生活中偶有被人不體諒地麻煩的時候,自己那種不悅。所以多加顧慮了,如果自己有機會打擾到別人的時候。

有體貼的朋友仔,想為我做件事又因爲熟知我個性,會主動說:你不用擔心,不會麻煩的.....我心底很感激。

所以,注意一下吧!我希望在這骨節眼上被著想,真的。

2.4.10

與友對話

昨天和安東尼聯手騎劫了Jenny在fb的post,結果好評如潮(!),路人都說我們好搞笑好得(竟然還有人說我們是有!識!之!士!),看來我們可以轉做有識諧星?!

XXXXX

跟J先生在電話聊了陣,又是笑到拆天(阿Vig話:隔離阿婆聽到,心想:好囉,個妹頭終于冇事囉!).....話題鹹濕文化溫情時尚(其實我唔係好識讀Karl Lagerfeld既Lagerfeld,所以草草帶過,哈哈哈哈哈)兼有之,好似一部計算好精密,絕無冷場的電影!好勁啊我地!!

事實是,因爲一起經歷過一些事情/有過共同的生活背景,然後將那些經歷反射在我們的對白裡,大家會懂得笑會明白那意思(這句是篡改吾友ZZ說過的話)。

點解我地甘無聊?因爲我們友愛啊。有沒有發現?你跟越是親密的人相處,就越會有無聊的小情趣發生,伴侶如是,朋友亦如是。那種無聊那種瑣碎,也包含了某種默契在裏面的。那些笑點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太陽,只要講起了心情就能甜蜜地放晴。

陌生·親密

在FB上看到名人金句大全,亦舒原來講過:

“人們日常最大的錯誤,是對陌生人太客氣,而對親密的人太苛刻;把這個坏習慣改過來,便天下太平。”

狄娜

狄娜不是我年代的巨星,喜歡她始於三年前看她主持的《大國崛起》,對政局時事批判尖銳直入核心,句句鏗鏘有力,時而幽默時而揶揄,叫我鍥而不捨地追看。還記得看罷第一集,特別留意節目尾段roll credit......撰稿是她本人。學養口才之佳,叫人記憶深刻。

這位娜姐,被稱爲一代奇女子,當之無愧。

“【本報訊】那一瓣嬈艷得讓人窒息的海棠,連同那一位集合脫星、間諜與航天富商於一身的奇女子,都成過去了。抗癌 10年的狄娜,前日因身體功能衰竭辭世。「筆墨可以救人」,享年六十五的狄娜臨別遺願,寄語傳媒以良知照亮黑暗。一生與中共關係密切,官方新華社亦有報道 狄娜死訊,篇幅比趙紫陽多。

狄娜連「留給傳媒的說話」都撰寫好了:「刀槍能夠殺人,筆墨可以救人,人類的社會因為有了傳媒,人類才真正溝通成為一個體系。試想過去人類的歷史社會在未 有傳媒的時期,人類的社會是多麼的黑暗,人類的認知是如何單薄。各位傳媒朋友,請繼續你們有建設性的工作,只要你秉承良知,人類的社會就會因傳媒而進 步。」

狄娜還留下一部遺作,名為《電影——我的荒謬》的書本,回顧了她前半生的電影生涯。作品的引言裏,狄娜慨嘆那時代很多艷星,在青春不再又無演技可恃的時 候,下場均甚為悲哀,而她正好趕上 60年代這個荒謬的演藝時代。 ” (節錄自《蘋果日報》)

狄娜二十幾年前息影之後,曾經破產,但又在短短幾年還清兩億的債務撤了破產令,及後成爲内地機場建立導航系統的商人、參與人造衛星業務,這種傳奇性,一直爲人津津樂道。而她的遺作慨嘆很多艷星“青春不再又無演技可的時候,下場甚爲悲哀”,我想,也足以被現在的藝人引以爲鑒吧?!

1.4.10

昔日談情金句

我們這班70後,以前談情常用上這句歌詞:“如早知今生跟你有幸可相愛,在當初應更努力為未來,其實我知道是可一不可再......”。最近重聼這首歌,感觸慢慢地,從腳板爬上來。

年輕時談戀愛,阮囊羞澀,除出真心,一無所有。沒有能力給對方更好的生活、沒有能力幫他實現他想要的、在變化中碰見所以不敢承諾不知還能付出什麽......空有口頭上的鼓勵和支持,再大聲再誠摯也覺得很無力。後來分手,後來不再有任何交集,你離開我的生命,但也沒有離開。有時候還是會因爲一個街角想到你,一句講過的話,一首唱過的歌,一個閃過的身影。看書看過這麽說:有些人來了又走了,無法帶走的,會留在心裏,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唯有接受,人生便是,賺到了能力,但已經錯過可擁有的時機。

如果你也在一段情裏唱過這首歌:

心裏也一直住著你


那天收到你的電郵,看到標題:“心裏一直都住著你”,已經心一抖眼睛一濕.....
信件一開始讀已經叫我眼淚忍不住。
讀到最後“.......想念和你在更衣室一起試衣服的日子......” 叫我哀哀地哭了出來。

姐妹淘的情誼,更衣室是不能欠缺的場景。

那時候的我們,都很快樂啊。

想你,這幾年對你,幽幽地思念著。
跟Jentzen談起了,他也是那麽想念你。
很怕你過得不好。
很想你過得很好。
我們會一直一直愛你。

31.3.10

回家想做的....

*見親愛的朋友仔(這個當然)
*去吃板面
*去吃客家釀豆腐
*去國油演奏廳聼一場交響樂
*去買Topshop
*去看戯(說不想也不行,安東尼已約好!)(安東尼,你真係好緊我囉,人未到先約實,哈哈!)
*食Bob整的燕窩(Bob少~~~~~~~~~~)
*同E小姐去hea(阿穎!你快D confirm你既機票啦!!)

搞笑記憶

人的記憶乍現,表面上真的毫無脈絡可言。

正如剛才做炒飯吃,炒炒下,我忽然想起了好久以前,有次跟馬哥去吃飯(難道那次我們在吃炒飯??),他煞有其事對我說:“那天我清晨醒來打開電視,竟然看到Jentzen在做Olympic Games的主持,天啊,他的英文真好啊!”

我不懂爲什麽會很忽然的想起這一段,完全clueless,但因爲這樣無喱頭的記憶突現,我對著那鍋炒飯狂笑起來。

30.3.10

花期

經過殯儀館,也經過了殯儀館附近那幾家專營花牌花圈的花店。

看著那些盛開的朵朵鮮花,多是白玫瑰、白菊花和百合......多麽清雅,一片素淨的花海。有些花的生命,是爲了別人的死亡而盛開,依然兀自努力地美麗著。不期然回頭看看身後的殯儀館,再看看身邊的花兒,想到這世間的花期有限,美與凋落同時存在。

吉本芭娜娜說死亡

讀吉本芭娜娜的訪問,對於她詮釋的“死亡”,很簡潔但那個角度很有啟發性:

Q:你如何看待死亡?

A:死亡,就是一種對很多事情的包容。

身為一塊“白糖糕”

前幾天讀李碧華小姐的專欄,其中一段:

“整天窗外一片迷濛。大中華地區沙塵暴「黃禍」延及香港,空氣監測站錄得有史以來最高污染指數: 500。人肉吸塵機是殘酷的現實。

有電視台記者做 個實驗,兩塊白糖糕,一放車廂內另一暴露於車頭。兩小時後查驗結果,在車廂內的沾滿小黑點;車頭那塊情況當然惡劣一倍。香港七百萬人是那白糖糕,不一陣變 成灰糖糕了。人生再多莫名其妙的變化,沒此刻「灰頭土臉」更加象形。咳咳咳!看着兩塊白糖糕,不如苦中作樂,就想着甜品,轉移煩惱。”

想起之前跟女友說,我以前不愛化妝,嫌煩。但在香港住下,慢慢開始化點妝才出門,因爲空氣素質太糟,每次出門幾個小時回家,用卸妝的濕紙巾一抹,看到一點一點的灰塵粘在紙巾上,很是驚人(想象我們的肺部!)。凃上粉底液隔離污染物,反而可以保護皮膚。凃了粉底液,就自然會順便描一描眉毛、夾夾睫毛、擦擦口紅......便成了個簡妝。化妝,也是適應環境之一。身為一塊“白糖糕”,出門前先為自己上色,反而可幸免于被大環境“抹黑”。

甘於平凡就是幸福?

雲小姐寫《Revolutionary Road》的觀後感:“......不過,影片去到最後,發出了一個問題:甘於平凡又怎樣呢? 很幸福嗎?” 腦袋叮叮叮叮叮地響起來,認爲點出了一個迷思:很多人說平淡/平凡是福,看來已變成用來集體催眠、抵抗乏味人生的一句話。因爲平淡和平凡少了起伏,不必為情緒帶來負擔,不必為際遇上的決定考量後果,人生看起來就無驚無險,順順利利,所以是種福氣。

而事實上,很多過著平凡生活的人,並不快樂,因爲這樣過活是不知自己想怎樣、能夠怎樣之下的唯一方式,也只好不停告訴自己“平淡是福”聊以自慰。甘於平凡不一定幸福,當甘於平凡只是(不得已的)妥協或(自欺欺人的)逃避,而不是一種心境的時候。

29.3.10

明星的愛情



當藝人無奈?其實當著名藝人才會無奈!沒有新聞價值,誰要浪費版位報導你?

唉,被人偷窺隱私還要公開道歉、那些離婚的又要交待......抗壓性低一點的,都跑去自殺了。

那天E小姐講出一個很關鍵的,那是她報社的前總編說的:“很多藝人的才能只是一般,學歷也不高,成就很靠公司的打造策略、以及傳媒的吹捧得來,但他們賺的錢卻是普通人的幾百幾千倍!可是,單凴賣聲色藝,他們真的值這個價錢嗎?所以,是整個人都要賣出去的,這是公平。” 這句話可說是一語中!好像Wyman說的,平日佔盡“名牌”便宜的人,沒有資格埋怨受盛名所累。

畢竟,沒有人拿槍逼你去做藝人。當你拍個廣告賺上百千萬,也必然自己知道要付出的。所以,儘管他們無奈,也不必為他們慘。這個遊戲規則,大家心中有數。

只是,當年阿Sa才23嵗,竟瞞著公司去結婚;事業如日中天之時,願意冒這麽大的險,那份真心無需置疑。心裏也會為他們這段苦戀感到黯然。但現實就是,明星的愛情,從來不是兩個人的事情。

正常/不正常

到底什麽是正常?什麽是不正常?
跟其他人不一樣,就是不正常?
或者是,當大部分的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
就是正常?
不甘心跟其他人一樣,
又恐怕別人會覺得自己不正常。
但無論別人怎麽看我們,
我們也無計可施,
除了繼續用無聊抵抗無聊。

麥曦茵,《烈日當空》

嫣照

那個安東尼,竟然偷偷留住我7、8年前登在雜誌上的嫣照original copy!最近才被我抖了出來(?)!(By the way,爲什麽你會收住我的嫣照??難道你天天對著我打飛機?快從實招來!!!)



安東尼說那時的我很清純......哈哈哈,初出道嘛!!

28.3.10

芭蕾進化論


(圖片摘自網上)

下午和E小姐去看了一場芭蕾舞表演,劇目為《芭蕾進化論》。配合旁述及著名的芭蕾舞劇選段,為觀衆呈獻了芭蕾舞從17世紀至今的演變歷程。基本上濃縮了整個芭蕾舞的發展史。

有幾點記憶深刻:

*忘了是那一段舞,應該是跳《Giselle》的男舞蹈員,最後由他獨舞,肢體動作與音樂節奏的一致性,配合得天衣無縫,我邊看邊在心裏讚嘆。重點是,最後一下淩空跳躍,再伏在地面作收場的動作,跟激昂音樂戛然而止的timing,竟然0.01秒也不差,漂亮極了!我看得心裏很感動,因爲要做到這一下動作跟音樂節拍絲毫沒差的精准,一定是長年累月的刻苦練習!台上那0.01秒也準確的拿捏,台下何止十年功啊。

*黑天鵝的高難度32轉做得很好,不過在最後,轉完停下兩秒,音樂才停止。節拍上差了那麽一點,可惜了。

*很開心有現代舞創始人Isadora Duncan的經典舞蹈。有一陣子看她的書,知道她是舞蹈史上第一個披頭散髮赤腳在舞台上跳舞的舞蹈家,為芭蕾舞帶來革命,在當時也是個非常前衛的藝術家。今天有幸見識到她的經典舞作,果然很“她”,自由奔放。因爲Isadora是個有著自由靈魂的人,一生蔑視道德,不拘泥于世俗禮教和傳統,在生的時候不斷在結婚和戀愛,又熱愛舞蹈,盡情享受著人間歡樂。藝術家的作品,果然是他自己的縮影。

人見人打雞雜飯


什麽是奢華?如果你去食法國Gillardeau生蠔配Georges Vesselle香檳,只算是普通奢華(學Wyman話齋,好招積!);吾友E小姐,跟友人到茶餐廳吃一碗四十蚊的珍肝雞飯,卻拿了一支整千元的意大利紅酒,ORNELLAIA 2006 Tenuta Dell'Ornellaia,去配這雞雜飯吃,才稱得上超級奢華(所謂fusion之經典?!)。我聼了,當場怪叫起來,這件事簡直是人神共憤,人見人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