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10

出色與才華

最近一連看了麥曦茵兩部作品,包括舊作,2008年的《烈日當空》(導演、編劇),以及最近楊千嬅余文樂主演的《志明與春嬌》(編劇)。

執導與編劇《烈日當空》時,麥曦茵才23嵗,但掌鏡非常有大將之風:有個人風格、靈活、具現代感、剪接淩厲、對白精警、節奏掌控強.......難怪處女作已經技驚四座。記得我跟朋友講過,一個人有沒有才華,是在很年輕的時候便能見端倪的,大器晚成很多時候是際遇問題,而不是到了40嵗才忽然間有了才華,忽然間發光發熱。我想麥曦茵是最好的例子,一出手,便知道有沒有料。《志明與春嬌》雖然只是負責編劇,但劇情的推進、場景的鋪排、對白的撰寫,富城市感、生活化、生動、細緻、精准,充分表達了導演彭浩翔要講的“人際關係的不確定性”的命題

可以預見的是,麥曦茵以後必定是各大電影頒獎禮上的常客。才25嵗的她,已出色成這個樣子!

從麥曦茵風信年華便嶄露頭角的才華,想起曾經好幾年為《新秀大賽》和《華裔小姐》做節目撰稿,親身接觸很多所謂追夢的年輕人,在他們身上我看到最清楚的是:很多人只有追夢的盲目熱情,卻沒有好好看清自身的能力和局限。以爲有勇氣肯嘗試願意付出便能達成理想。但現實往往比大家所知道的還要殘酷,如果你沒有認清自己。

夠膽僞裝有信心,卻拒絕承認自己才華的不足。

並非歧視那種單純的熱誠,但這個世界就是,有熱誠不是大曬的。為雜誌訪問過樂壇資深製作人李偉菘,很記得他要我帶出一個訊息:那些前仆後繼要當歌手的年輕人,如果試過了,不行,就要懂得move on,去做別的,無需爲了堅持而堅持。要進入這個圈子的,具備條件的人很多,但資質平庸的人更多!卻不是每個人可以看清楚這點。所以,要懂得適時放手,在別的行業做出成績也是成就,不一定要當歌手。努力啊堅持啊,只是實踐夢想所需的條件的一部分而已,但很多人以爲做到這個就能出人頭地,反而忽視自己能力的問題。” 當時我還當面質疑,你怎麽可以叫人放棄夢想,而不是鼓勵他們要刻苦和堅持?而他投我一個不知怎麽解釋的眼神,好脾氣地笑。他的那番話,我是後來又經歷了一些、看多了一些世面,才能徹徹底底明白!

男人

爲了電影搜集資料,走入“另一個世界”,接觸了一些我根本不會認識的男人。

有金融才俊,原來走出了公司,便是白癡,什麽都不懂,也沒有任何深層思考與感受,話題悶到嘔。

有寂寞富少,錢多到花不完,但活得壓抑而不暢快。

有中年男人,正值壯年,已經了無生趣的生活態度,除了......

有一無所有但去過不少國家的年輕人,用見聞來輕蔑他人......

有中規中矩的上班族,話題離不開壓力,但對你發表的意見很感興趣,發問很多。

但講到尾,還是想跟你上床。

男人的哭泣



上個禮拜跟學姐咪咪去打邊爐,她對我說,她在戲院裏看這部電影時,坐在旁邊的大叔哭到在喘氣。

前兩天又聽到另一位友人說,戲院裏掉淚的多是男人。

而我自己的經驗,的確,吸吸嗦嗦聲不絕于耳,都是坐在前座後排、左邊右邊的大叔阿伯。你知道男人的哭聲跟女人不同,可以分辨。更何況,流淚的是中老年男人,他們更不善掩飾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感衝擊所帶來的反應。

當然,觀賞一部細緻回顧昔日情懷的電影,我也有掉淚。但叫我細細回想的是,是什麽叫這些平日内斂隱藏自我的大男人,在戲院裏不可自制地真情流露呢?It must be something in the movie.

我喜歡任達華的父親角色:目不識丁、寡言而勤奮。因爲不善辭令,所以跟兒子沒什麽特別的交流和溝通。然而,最感人的,也是這樣的一個父親,對兒子那份默默但深邃的愛。那些哭泣的大叔阿伯,所投射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所帶出的情感吧?!尤其是,那一切看起來一點都不刻意渲染,卻因爲真實有了感動的聚焦點。

本質

遇見一些人,想起一些事情。
有人因爲年紀輕輕得以周遊列國,並為自己在好些國家短居過,言語間流露出優越感。
聼著聼著,豁然明白,看過再遼闊的天地,不代表有助打開心域:收集風景與見聞,和收集物質名牌,本質裏的虛榮都是一樣的。

26.3.10

憾事

想起一些憾事。
想起at 17的歌《The best is yet to come》裏頭一句:就是爲了追求一時平靜,將感情隔離,半點感動都扼殺。

25.3.10

散步

寫稿半天,傍晚決定出門去散步。走著走著,走上了柏架山。

今天氣溫又急降,15度左右,涼涼的帶點寒勁,散步很舒服。可惜空氣素質還是不好,鼻子一路都癢癢的。

散步一個小時,下山的時候,天還沒暗下來,已看到住宅區的層層戶戶開了燈,再換個方向看過去,辦公大樓太古大廈仍是燈火通明。

想到自己也是這城市中營營役役的一只螞蟻,心裏笑了。

平時花很多時間在思考和推敲寫作和創作的内容,散步的時候,我不會去想公事了,讓自己任意去感受,看到什麽、想到什麽,就是當下的一切。

有的時候是什麽也想不到的,我不是一個時時刻刻有感受的人。或許,比較貼切的説法是,我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感性和多愁善感應該是不同的。

回家路上順道去“大家樂”買晚餐。斬燒腊的師傅因爲閒著,主動走過去幫忙處理外賣的同事。喜歡這樣毫不計較的工作態度,多留了神。是個矮個子,頭髮花白的伯伯,忙個不停的雙手,長滿了斑點。想起了爸爸。記得有一次爸爸開車,我坐在他旁邊,沉默的我們,車上只有蔡琴的歌聲,爸爸喜歡蔡琴。忽然間,爸爸伸手過來摸了摸我的頭,我轉過頭對爸爸笑,眼光順勢落在他握著駕駛盤的雙手,在陽光照耀下,密密麻麻的斑點清晰可見,那是以前沒有的。我心一驚,意識到那全是老人斑,在不知不覺中,爸爸其實已經老了。我別過頭,看著車外景物,淚靜靜流了下來。

後來是那位師傅把外賣裝好遞給我,我對他鄭重地說了聲謝謝。

快回去了。想到回家可為在我缺席日子中一天天老去的父母,帶來快樂和喜悅,慰解他們的思念,自己也開心起來。 

原來係得架!


之前去看《美女廚房》的現場錄影,拿回一堆商家贊助的食品和保健品,其中一樣便包括上圖的“益體健活性益生菌”(60粒裝)。我和Eric都沒有吃保健品的習慣,我想了想,便把這活性益生菌帶囘KL,送了給極度注重養生之道的安東尼。By the way,我對安東尼當時收下這保健品感動到眼濕濕的樣子記憶深刻......想問很久了,咩事呢?唔駛錢既wor......

不久前安東尼交待我幫他去買這個活性益生菌帶回去,才知道他吃了見效,困擾許久的胃脹氣沒有了。令他重拾生趣(!)。哇,原來係得架!我以前一直對保健品聲稱的效果半信半疑,現在才相信那是會work的。如你也有相同困擾,也許可以試試看:http://www.healthbank.com.hk/p3.php

24.3.10

唔知點好


(圖片摘自FCUK網站

日前在FCUK買了這上衣,確實的價錢不記得了,大約是6、7百吧!穿了一次後,脫下才猛然省起最關鍵的,急急去check衣服的洗滌標簽,果然,瀨野!要手洗的,頓時萬念俱灰!我平時買衣服,如試穿好看,第一件事check的不是價錢,而是洗滌標簽上的説明!如要燙,我會考慮下;如要手洗,一定是no thanks!!好得閑嗎現在?!況且,我所有的胸罩都已是必須手洗的,連衣服也要手洗,我會想死!

那天買衣服一定是鬼掩眼,竟然忘了check....唉。硬著頭皮隨隨便便手洗了,晾乾,昨天第二次穿。回家脫下的時候,發現不對勁.....爲什麽身上都是黑黑的衣物纖維?天啊,因爲流汗,有點濕了衣服,所以開。始。脫。色。我馬上浸到水桶裏,加入手洗的洗衣液搓....邊搓邊看到,手上都是黑色的毛絲.....

但衣服並無走樣,看起來很正常。

發生咩事?!衣料是100%Viscose,即係點?開頭幾次踫到水一定會脫色脫毛?現在怎麽敢穿出去,萬一大汗淋漓,我豈不是全身都沾滿黑毛黑綫黑絲?

但應該是不可以退貨了吧?冇穿冇爛,而且收據也不懂丟到那裏去了!衣服不算貴,但只能穿那麽一次?太浪費了吧?!現在有點唔知點好!

請問有沒有人穿過這種布料的衣服?是不是(手)洗多幾次,那些毛毛和顔色脫夠了就不會再脫(這問題好像有點白痴.......)?

地鐵裏的風

今天中午去了“香港國際影視展”一趟,乘地鐵的時候,站在車廂與車廂之間那個駁接位。每當列車開動,那位置便會有陣陣涼風吹到身上,悶熱時便覺得特別舒服。

今天天氣偏暖。站在那位置,風吹的力度,不偏不倚拂在臉上,感覺真好。我被這地鐵風吹得半眯起眼,想到的是:活著真好,能感受到這世間一切事物微妙的存在。想想,日子即使有不暢快不如意的時候,也是因爲活著才有的“待遇”,爲什麽不能釋懷呢?只要我們還活著。何必苦苦執著於快樂,不快樂也沒有不好。因爲,不管快樂或不快樂,不能否認,都來自一個生命的基本需要:我們都需要感受去確認自己的存在,各種正負面感受的落差,就成了快樂與否各種百分比差別。而只有活著才有機會感受。爲此,真想和自己,好好乾一杯。

想起,之前出書做宣傳,知道有些小妙方,能令自己在深感壓力時能立刻心靜平和、耳目靈敏。臨出場心怯的時候,我有猶豫要不要用呢?後來想想,我決定享受自己當下的所有感受,包括那些緊張、不安、怯場......雖然會令我看起來表現不完美,但沒關係,我接受這樣的自己,當然我也有信心自己即使不夠好,但也不至於難看出糗。我想到的是,若是以後我身經百戰,可以很熟練地面對群衆了,會不會遺憾當初那一點怯場和緊張的滋味都未曾領受過?所以,我就任由自己去慌去亂了。

所以,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那種心態,還是一樣的。沮喪、失望、挫折、打擊、侮辱.....是很難過,但其實跟快樂、得意、榮耀、喜悅....等一樣,都是會過去的,時間對人們其實很公平。我當然也會希望自己時時刻刻都活得稱心如意,但可以流淚痛哭,之後,我也會慶幸自己擁有一個並非麻木的靈魂。想到這裡,我對“不快樂” 這回事,又再寬容了一點點。太陽就算再毒,也縂比不見天日好啊。

鄰居

前天晚上,在一個不會有訪客的時間,門鈴響起。

奇怪啊,如果是外人,一定會通過管理員通報才能進來。一看,原來是住在隔壁的阿婆。她獨居,但有很多朋友上門搓麻將。我們不常來往,偶爾她會拿些自己煮的糖水過來請我們吃,搭電梯碰見一定會親切的打招呼。

這麽晚......她爲什麽會過來呢?

打開門,她露出那沒牙的笑容,遞了個包裝得美美的禮物給我:請你食!哦,雖然還沒拆開,已知道是食品。我困惑極了,無端端怎麽送禮啊?還要是刻意包裝過的,這種舉止很不“阿婆”啊!

便連聲道謝,然後問:“點解既?” (人地送禮俾你仲要解釋俾你聼!)

她靦腆笑笑,說:“之前個排,你成日喊到甘淒涼......等你開心下!”

輪到我不好意思地笑!

我常坐的位子,背後有扇窗,恰好對著阿婆家的窗戶,你知道港人家居格局......

家裏動靜稍微大聲就全棟樓都知道。我在香港居住體會最深的是,那種親密的疏離。

真感激這樣的關心。


原來是盒金莎古古力.......吃甜,人會開心點放鬆點!!

23.3.10

沙塵滾滾


DK來問候沙塵暴的狀況之際,我正“哈秋哈秋”地打噴嚏打個不停。

“雪上加霜”的是,我住的地區,污染水平是最高的!難怪我的口耳鼻舌,都被沙塵封閉!!!!

最新空氣污染指數
港島東 468最高

環保署在早上 11時 40分,公佈最新的空氣污染指數。一般監測站的空氣污染指數由 137至 435( 500),屬於甚高至嚴重;而路邊監測站是 332至 366( 500),屬於嚴重。

其中港島東區的空氣污染指數是 468,仍是各區中最高,屬於嚴重水平。

22.3.10

全是一種經過

最近工作壓力大。與友吃飯,談起每次劇本會議時,我被監製粗口問候的經歷,有“江湖經驗”的朋友不太驚訝,生活圈子較爲單純的友人則看起來嚇了一跳。想一想,如要實錄那些XXYY,也頗嚇人的:

“DIU你,你度D橋好娘wor!”
“你老味,你覺得甘樣好lan掂咩?”
“發瘟,再度過啦你!”

以此類推,聼過不下一千句。朋友會覺得,一個女孩子怎能夠承受這些?開始的時候的確會不開心的,但難道當場哭?翻枱走人?出來做事,受氣難免,因爲即使那份是你喜歡的工作,你也控制不了別人的態度。受氣,就“骨 ”一聲吞下去,哭,回家才好做!被人罵還當場哭,人家更加看不起你。相對上學或一般辦公室工作,我所走進的世界,複雜和冷酷得多。至少我在大學做功課做得不好,阿Sir不會用幾百句粗口問候你和全家人。再難聽再難堪還是要領受的,咬咬牙就挨過去了,然後便習慣了。只能這樣不斷加強心理素質來應對,不是不想展現軟弱,只是那個現實輪不到你這樣去做。

當然有人會說:做得不開心就別做,要受那麽多委屈,還有意義嗎?有的人老說:“試過就好,不開心就別繼續了!”但我不是這種人,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麽。我不確定自己的未來會走到哪裏,我只知道機會捉得一個是一個,不去努力就沒有了。過程一定不會盡如人意的,所以我並不執著于過程的快樂與否。只有走過來了,才有資格去論斷值不值得。如果在過程中就放棄了,或許人在當時會輕鬆些,但過後呢?會領略什麽?會學到什麽?放棄自我磨練的機會,人還會成長嗎?我記得自己曾經忙到兩三年沒進過電影院,如果當時我因爲犧牲了自己心愛的娛樂而不開心,決定放棄那些放在眼前的機會,我的人生大有可能是原地踏步或是倒退中,沒有成長沒有進步。

幸好,我比較像街邊混上來的野孩子,人間榮辱,也早早嘗透。被人看輕、被人誣衊、被人打壓、被人佔便宜、求人看臉色.....通通也領教過,當然也受過別人不少的恩惠和提拔。我總能明白,非親非故的人,對你不好,不是什麽罪過,人家沒有義務對你好、幫助你、令你好過。所以,會更珍惜那些對自己好的人,因爲知道這一切並非理所當然的。我感激的人,是一輩子感激,一輩子記在心頭的。

成長不易,每個階段都得努力接受不斷的挑戰。過程縂有辛苦和心酸的時候,我都有快挨不住的脆弱,但總是告訴自己:再忍一忍、再試一試吧!就這麽過了一天又一天,一直走下去。每每跨過一個階段,我就跟自己說:“不是說了嗎?全是一種經過,幸好沒有放棄。” 這些信念就跟了我許多年,很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一大早,在fb看到J先生Tagged了我幾張舊照,我一看笑到死咗!
加上我手頭上有的,可以做“從前的我”回顧!!


我和Villiam多年前的迷蒙浪漫(?)合照......(順便幫好友打廣告,服裝設計師Villiam的boutique“My Closet”在Sungai Wang2樓,看服裝示範


這張合照的背景不是Cafe Cafe,才是最神奇之處!最近常想起好友Cynthia,就看到和她的合照了!!


多年前在台北,當時長髮披肩,清純的我!
至此都是短髮示人!


我和姐妹淘。


六、七年前,剛認識Zita,在吉隆坡!

21.3.10

人肉測精機

唔好心邪,以上的精,味精是也。

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對味精的敏感,到一個“即時反應”的地步。

因爲在家寫作,所以,如果沒有飯約或試吃需要出外,多是自己下廚。而我烹飪注重食材原味,調味輕怡,或者運用一些小技巧提鮮或是提味。譬如,煮日式咖喱,我會下新鮮蘋果泥(用攪拌機把蘋果肉打成泥狀)來製造甜味,而不是下糖。用鹽,家裏用的是The Cape Herb & Spice出產的海苔海鹽,味道天然又有海苔香氣。即使是醬油,我喜歡買大孖醬園九十元一支的古法製生抽,只因充滿黃豆香氣不是一味死鹹。連調味料也要精挑能吃出原味的,可想而知,味精在我家絕跡。

在外吃飯,來了,如果該食肆用味精下手重,我的反應是好像友人ZZ講的:患了瘋牛症一樣,狂喝水!!也試過用味精太離譜的餐廳,如那餐是晚餐,慘了,我會一整晚喉頭乾涸(喝水也沒用)如火燒喉嚨和食道,然後當晚一定輕微失眠,直到隔天症狀逐步解除、消失,才感覺舒服、回氣。萬試萬靈的是Neway的K buffet,吃的時候已經頻頻口渴,然後近乎唱一首歌喝半杯水,回家之後喉嚨又乾又燥猶如發燒前奏,當晚不用睡覺了,寫稿吧!

我明白出外用餐味精難免,酌量是可以接受的。但那些狂下味精營造美味煙幕的食肆,我只看到沒心機鑽研廚藝只求取巧過關的營商態度,不幫襯也罷!港人習慣在外用餐,味蕾對味精可能已經麻木不仁,像我這樣為(味)精所苦,不懂是幸還是不幸——儘管如此,我不希望自己對味精免疫。希望體質可以一直保持這種對食物反應的敏銳和靈巧,那麽,至少我知道,我在人世嘗過的美味,都是真的。


牛油果鮮蝦米紙卷、牛油爆田雞


生牛肉湯河。

昨晚與幾位友人在帝苑酒店的越菜名店Le Soleil吃飯所點的部分菜肴,好吃又沒有瘋牛症症狀,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