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0

餃子



絕對不是李碧華筆下的餃子。香港很多小館子都吃得到美味的手工餃子,老闆老闆娘的粵語通常也帶著濃濃的北方口音,這樣的氛圍便透露了一個移民的故事。喜歡吃餃子,水煮的尤愛。白白胖胖的樸實模樣,有點傻頭傻腦的討喜。水煮的餃子味道很直接,好吃不好吃,一口便吃出來,還嚼得到麵粉的淡淡香氣,以及點點靭性。如果是煎的,皮厚皮薄倒是沒什麽所謂,油香蓋過一切。餡料要半肉半菜,什麽菜也行:白菜、高麗菜,或者木耳絲......沾點醋,吃起來便清爽宜人,多吃也不膩。在中國,餃子連鎖店是中國式快餐。記得在上海,第一次踏入大娘水餃,餐牌上選擇之多不在話下:豬肉牛肉羊肉餃,混合不同蔬菜配搭出不同口味和款式,這部分就看了好久;然後下單還是半斤、一斤、兩斤地叫,菜市買肉一般,又叫毫無概念的我愣在當場。

難忘·一段路

忠孝東路四段,冬夜,夜深,一個人。行人疏落、寒星點點、冷風颼颼,刮著臉會痛。只能雙手插進衣袋當禦寒,這樣的一段路,令人心頭寂寥。但不引以爲苦,只希望你沒事。

Len的“饗宴”

看到遠在普羅旺斯的Len收到了我和小鯨聯手出擊“打造”的“饗宴”包裹,
想起我們在曼谷Siam Paragon逛超市時,
推著手推車,
一邊瀏覽陳列架上琳琅滿目的食品,
一邊討論:“買呢個好唔好呢?”、“呢個好唔好味架?”、“你覺得拒地會唔會鍾意......”、“有菜脯可以煎蛋,加埋油條,送粥一流呀!”諸如此類,
買個不亦樂乎,
聊得不亦樂乎。
推著滿滿的手推車去付錢時,心裏一樣滿載了快樂。
為朋友購物真是件愉快的事情。
看到朋友收到包裹的闔家歡喜,更是樂不可支。
現在想起那次的逛超市,在旅途上的瑣細生活化痕跡,心情是那麽輕盈地甜美著。

15.1.10

愛情


多虛妄亦放肆追趕
你是傳説那種絕世的風光
但是啊 越漂亮 越無常
美景良辰未細賞 我已為你着涼

現在才明白

因爲某些緣故重看《金枝玉葉》,是,張國榮、袁詠儀和劉嘉玲的金枝玉葉。
電影上映的時候,我才17、8歲吧,那時候最渴UFO的出品。
那些成人世界的愛情,我那時候懂嗎?我以爲我懂,其實到現在才真正明白。
譬如,劉嘉玲在裏頭說的一段話:“我要多謝家明(張國榮)教曉了我很多東西,我在他身上學了很多,也正正是因爲這樣,我才可以一個人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現在聽到這樣的一番話,會有“啊我明白你說什麽”的頷首。
真的愛過,縂有一些東西,是不會隨著感情的逝去而煙消雲散的:那些對方對你付出讓你學會的,會令你成爲一個更好的人;不能在一起了,但他/她給你的力量、以及智慧的啓迪,是帶不走的,反而會助你把往後的人生過得更好。
給我愛過的男孩們,謝謝你們從前陪著我一樣傻。但願,若我愛過你,我也給了你一些,面對困境與開創幸福的能力。

請靜心等待......

在計算12月的留言,哇,多到PK!
請靜心等待.......
我也很想知道喜劇天王的簽名書落在誰家。

14.1.10

兒時玩伴


(我、Joselyn)

小時候住在吉隆坡辛炳路的五層樓組屋,沒有綠野和大自然的童年,命定成爲城市的囚鳥。世界只有走到陽台瞭望的時候,才會變濶一點。

沒有肩靠肩的鄰居可以輕易地串門子,只有樓上樓下,帶點疏離地熟絡著。10嵗舉家搬遷到梳邦,在這之前,我最好的朋友是住在樓下,比我小一嵗的福建妹Joselyn。他們一家是從檳城來的福建人,家裏幾乎每天都弄香噴噴的滷蛋和滷豬肉,有時候會分我們家一點,這大概是有關美食的最年幼記憶。我和Joselyn常到彼此家裏看電視,看的是卡通《小甜甜》,以及《射鵰英雄傳》、《天蠶變》、《家變》(好多變!)等電視劇,這是不會忘記的,港劇如何啓蒙了我們的電視生涯。兩個小女孩那時候的溝通語言是廣東話,看吧,我的粵語環境那麽小就有了,早早為我在香港定居的命運奠下了基礎。我甚至懷疑過,我對香港空間有限的環境如魚得水,也是因爲,我根本是從那個只有大門、窗戶和欄杆的童年走過來的,我只是做回原本的我,自然沒有不適。

媽媽說我倆縂有說不完的話,童言童語現在當然記不起了。但依然記得小女孩玩的,不外乎是洋娃娃和家家酒。我們都是家中幼女,深得父母寵愛,玩具不缺,但玩伴只有彼此。

只有一個玩伴的童年,現在聼起來還真有點寂寥。我常在與人相處時,有些作弄別人的淘氣小動作,譬如用手上的筆,佯裝大力地要刺傷對方,或者當作針筒般要打針(Ok,十級無聊!)。不自覺的,只是當作好玩。有次對某位友人重施故技,可是友人是位心理醫師,他馬上問我:“你小時候是不是沒什麽人跟你玩的?”我一怔,馬上追問他怎麽知道?他說,寂寞的孩子,通常有這樣的舉動。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心底依然住著一個寂寞的小女孩。那個只有大門、窗戶和欄杆的童年,朋友是從門口走進來的,沒有門口便沒有朋友。風是從陽台吹進屋子的,沒有陽台便沒有風了。

10嵗搬家以後,忙著適應新鮮事物,那時候又沒有網路,跟Joselyn疏于聯絡,就漸漸沒有來往了。分開的時候,還不懂離愁,因此回憶起來也不見得惆悵。但我想,所謂的兒時玩伴,即是人生打後不會再見,卻也不會忘記的一個人。

別人的話

緩釋悲傷(Time-release sorrow)
.
還道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還道時間是最好的治療藥物,
卻忘記了每個人的體質反應都盡不同。

當我將一切都交給時間,
卻被時間出賣了。

—網友Xiao Zhu寫的,很喜歡。我其實不相信時間可沖淡一切,可沖淡的,充其量是根本不夠深刻;而有些悲傷,無論多久還是一樣濃,我們只是學會了怎麽與之平靜相處。

+++++

29嵗是什麽?

二十九歲是什麼?
那天,我坐在公車上,心裡有繽紛的驛動。
我知道我已經來到一個全新的階段,沒有變老,反而變鮮。
最老的時候是我的青春期。
莫名哀傷著。沒有表情,不知道怎樣笑。
找不到語言的出口。
大概是覺得就要喪失兒童時的純真,於是就乾脆變老。
身體老,心也老。
胸口總是有一道閃電竄過,害怕自己隨時會死去。
那是最疼痛的階段,卻也是最最重要的階段。
沒有經歷那些,我就不會是現在這樣子了。
或者說,那是某種防禦機制,
因為沒有辦法變成別人期望的那個樣子,
所以先把自己關起來再說。
後來,我一點一滴把門打開,
最後用小孩的模樣走出來。
於是就二十九歲了。”

—臺灣詩人葉覓覓寫的。對她說的“最老的時候是我的青春期”,心底大大地“啊”了一聲!
不就是這樣!
所以,別人問我(女人)年過三十的感想?我都說很好呀,步入人生的收成期。不怕老嗎?不怕,但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厲害的人就能幫自己說出心底整理不出來的話,爲什麽不怕老?因爲“最老的時候是我的青春期”,那時候莫名其妙地,承載世上最大的傷感,對別人有講不完的話、講不完的自己。很多不安,拼命書寫自己。仿佛恐懼著什麽,也許恐懼無法變成別人(或自己)期望的樣子。
差不多三十嵗的時候,心境自在豁達了,反而感覺年輕了開朗了,做人有了踏實的自信,渾身充滿了真實的、堅韌但柔軟的力量。
慶幸歲月尚能讓我洗煉出一點智慧,懂得如何reclaim my innocence。

12.1.10

明知故傻

來到一個歲數,還會做些傻氣的事,不是不知道自己傻,是因爲知道沒有多少青春餘下讓自己去做些傻傻的事,所以縱容著自己。

喜歡的電影片段之一,《阿飛正傳》,張國榮對劉嘉玲避而不見,劉找上門仍不得要領,但在門口戀戀不捨離去,磨蹭半天,開口問潘迪華:“我係咪好傻啊?” 潘露出一個寂寞的微笑,答:“唔係呀,我後生個 陣都係0甘0架。” 那個微笑蘊藏著許多過去。

年輕的時候,比較傻得起,因爲心碎了,仍有魄力,可以復原。

此生做過最傻的事,大概就是明知在人性上,沒有經過付出而得到的必定不懂珍惜,仍然願意去給,不敢執著擁有,只求掌握到一點自己和對方的快樂。愛一個人,是希望看到他笑他快樂活著,也是努力的唯一方向。愛會因不同的對象,產生不同的化學效應。有的人令你愛得實際,有的人會令你放棄一點理性。

你的才華與身軀

讀著吾友KY的文字,竟然想起他結實豐碩的胸膛來。唔......發生咩事呢?!

猛然發現,自己很難對一個男人有單純的性幻想,那即是看見臉孔多漂亮身材多好便想撲上去跟他轟轟烈烈做愛的動物性反應,沒有發生過。對男人的性幻想,多是結合對他才華的仰慕+身軀的吸引,所驅動的欲望飢渴。所以,追根究底,我是個愛才的女人(也因爲愛才,所以縱才)。我對有色無才的男人,頂多是幾聲讚嘆,看過就算。有才有色,則能引燃性渴的火苗.....

你呢?你的性幻想裏頭,又是怎樣的男人?

自尊貼地

生命中不會常有自尊貼地的經歷,但領受過一次,滋味是刻骨銘心的。

好友跟我說起逼于無奈有求于人又被對方奚落的心酸,說隔著電話依然難過得眼淚簌簌地流下來。我明白。因爲明白,更無法安慰。那不是安慰能夠撫平的傷害。

隔了好久想起那尊嚴被踐踏的難堪,還是會哭的,每一滴眼淚,還是在心底哭出來的。

Avatar VS Pocahontas

Eric說,《Avatar》固然好看,但故事中的主角,換掉名字,不就是《Pocahontas》嗎?又係啵。

舊瓶新酒,但新酒出色,忘了舊瓶的模樣,也是厲害至極。

愛變化的候鳥

“有一種人,如城市的候鳥,由一座城市飛往另一座城市,他的行李也裝滿了各座城市的智慧和回憶。因爲不怕離開,他在任何一座城市都能如魚得水。”

在雜誌上看到這段,想起了你,以及更多的朋友。

11.1.10

年關將至

如何知道年關將至?不是商廈超市挂上了紅彤彤的彫飾,而是接二連三收到不同編輯的通知:因爲過年,我們的截稿日期提早了.......
寫稿寫稿寫稿,
趕稿趕稿趕稿。

沒有必然關係

昨早讀報紙專欄,作者有句話:“語言和事實沒有必然關係”,說得再正確沒有,以語言/文字製造騙局、假象來自欺或欺人的,大有人在。經歷一些事情以後,也不得不喟嘆,學歷和智慧、人格沒有必然關係,學歷高者,依然可以零智慧、愚昧如豬玀、人格不如販夫走卒。

自備購物袋

早在港府徵收5毫子的膠袋稅之前,已有自備環保袋的習慣。我那個隨身攜帶的環保袋,大概也快用爛了吧?!別小看這個小動作,我觀察到,自從謝絕膠袋以後,家裏的膠袋少了三分二,現在有的,都是以前留下來的“餘孽”。對於浩大的環保工程來説,自備購物袋只是很小的一環,但勿以善小而不為,我是這麽想的。

願望

新一年,縂有人會問起可有任何願望?只希望,可以依然認真勇敢面對未知的一切,即便會失敗,也義無反顧 為自己的理想、為喜歡的人、為帶給自己和別人快樂的事而努力。

讀愛

吾友ZZ常說,若然能在睡前聽見有人為自己讀一段書,或是讀一首詩,是件浪漫的事。我認同她所想,但同時認爲,對方得要是自己喜歡的人,才能把這看起來有點做作的情調經營,做得自然不矯作。

後來,ZZ又說,念書念詩講故事,都是對人的寵愛。看到這句,心底感情有細膩的觸動。用聲音導航,以文字帶你穿巷入弄,也算是思維上最性感的漫遊。畢竟這一生當中,不會遇到很多人,可以與你在時光悠緩的當下,以文字在彼此身上找到一種交互共感、明明是言傳又無法言傳的私密交流。

給全世界都愛的季節

親愛的四順aka世順aka季節,

快要演出了,別緊張,你會做得很好的!

快要演出了,別擔心,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

我們都會或默默或張揚地守護你、愛護你。

見面時,我們定要狠狠來個“左一下、右一下、中間再一下”!

10.1.10

全城熱戀

好久好久,仿佛億萬個光年那麽久,沒有看過好好看的中文愛情電影。
《全城熱戀》,演員陣容與配搭充滿新鮮感,陳國輝和Wing Shya聯合執導。Wing Shya!一聼就知道,至少畫面上不會令人失望。
影片的trailer,畫面漂亮極了,無論是鏡頭還是調色,都令人眼前一亮再亮!期待期待!!
看了,真想好好戀愛......(咩事呢?我明明每一日都在熱戀中!!)

願生活對你慈悲

身邊的好友近來都受到某些困擾,或健康或事業上的煎熬。
不知道陪伴的力量有多大?因爲很多時候面臨難關,我都靠自己熬過去。
所以,每次在給與陪伴,其實我不太清楚到底給了對方一些什麽力量和感受,
但不會因此而不去付出。

09年是個充滿感恩的年份,
工作、生活和心情大致順遂,
以爲會失去的好友,施宇,
沒想到依然擁有抱緊他的機會。
記得他出現在我的第一場簽書會,
我是多麽珍惜可以跟他再次擁抱,
如果你跟我一樣經歷過以爲要永遠失去他的恐怖心情,
就會明白我說的,那種珍惜和感恩。
記得上98.8節目宣傳新書時,跟當班的彪民笑說,
施宇住院的時期,探病就是全城媒體人的時尚活動了。
彪民忙不迭點頭,說他接到施宇病危消息那天,
可是剛做完show,衣服也來不及換地趕到醫院,惹人側目到極點。
很感恩的,當時的難過,後來可以付諸談笑間。

但凡無法失而復得的東西,都是寶貴的,譬如情懷,譬如童心,譬如生命。
愛情呢?愛情也還好。只要活著,縂有再次戀愛的機會,只是每一次的感覺都不同了。令人嘆息的不是失去一段戀情,而是即使能夠重來,感覺也走樣變調了,讓人不得已地更加懷念從前。

我想說什麽呢?應該是想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既然如此,讓我們好好珍惜那餘下的一一二二吧。
沒有事情是理所當然的。
也沒有什麽是非我不可,或非你不可的。
好日子並非尋常並非應分,當我們得到時,感受必然更加深刻。
失意讓人沮喪,但畢竟未來還有其他的可能,
心煩時,還可仰頭看看藍天,
重新發掘自己對生命的依戀。
這就是生命動人之處。

但這些難關面前,不能沒有祝福,
借花敬佛吧,有首英文歌這麽唱:
希望生活對你慈悲,希望你得到所有的夢想,
還有更重要的,我祝你愛。

親愛的好朋友,我沒有能力超度你的痛苦,但希望在祝福的加持下,難過會慢慢消減。相信我,一如曾經經歷的低潮,這也不過是人生當中一段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