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0

J先生的任務


親愛的鯨算是很寵我了。知我刁蠻任性大小姐,對於吃水果尤其挑剔,吃西瓜時會先用叉子慢慢地把那些小小顆的種子悉數剔出,免我一邊吃一邊吐核的麻煩,如此溫柔的手勢......連我都羡慕自己的幸福。(你幾時幫我剝提子皮呢請問?)


我笑說,J先生知道以後,一定會罵你做壞規矩,令我更嬌縱!


小鯨好整以暇地回答,他頂多能幫我去西瓜核,下面這個,就交給你了,親愛的J:














曼谷·兩段


去水上市場那天起得很早,清晨六點的我們,睡眼惺忪。
在等待巴士開動的時候,
看到晨曦透過蒙塵的玻璃窗照進來。
因爲隔得遠,
所以朦朧地美麗著。
後來想起,
每一趟人生旅途中,
那些相處、那些點滴、那些笑語
那些探索、那些秘密、那些誠懇
恰如那天清晨的煦陽,
永不墜落的暖意,照在我心裏秘密的池塘。




在曼谷去了好多餐廳,吃了許多好吃的。跟特地從吉隆坡飛來的阿佐聚了幾次,又認識了兩位新朋友。

不確定講過的話語在將來會否被記起,而我大部分想起的,是當下的一抹微笑、一個眼神。什麽也沒說,但什麽也說了。網路情誼,怎可能有微笑與眼神接觸,這種柔情脈脈的傳遞。感謝你和你和你和你,跟我相遇,彼此付出和接受了對方身上的情感,讓我知道,所有的感受不是一場幻覺。

遊船河

在曼谷半島做完spa,又在河畔享用了悠閒午餐,順便登上酒店的船隻到對岸。


船上沒有其他客人,我和鯨兩人享受了包船式的快意。


萬里無雲的藍色天空下,生存著的快樂感覺,滲透每一根神經。在風中舞蹈的旗幟,也滲染了輕快的節奏。我們的身上,都披上了陽光賜予的金光。


是要登船遊趟船河,才能貼近地呼吸曼谷獨有的城市氣息。

8.1.10

關我咩事?

曾經問過Eric,倘若你的子女是同性戀,你可以接受嗎?
Eric的回答,
沒有大條道理,
也沒有誓神劈願地說什麽愛他/她,只要他/她快樂就好的動聽説話,
他只白了我一眼,說:“關我咩事?”
我震驚:“點解唔關你事?”
“如果我老婆突然間話係同性戀,就話關我事jer,因爲老婆既身份係自己的人生伴侶,對方的決定可以影響自己接下來的生活方向。但子女係同性或異性戀,會影響我生命D乜也呢請問?父母的人生會因爲子女愛上男人或女人而改變嗎?”
叮叮叮!所言甚是!!
很多很多事情,其實對我們的生活沒有實際影響,都是心理關口上為自己製造麻煩。
Eric從來是化繁為簡的高手。

説話·沉默

在雲小姐的部落看到她引述《清醒記》一書的段落:“因還不能確定自己究竟想說甚麼,所以一說就說很多。只是說得那么多,依舊是不得要領。也就對其他人一點影響也沒有。”想起一些很愛説話也不停説話的朋友,仿佛不講話,就失去重心似的,迷信著講話的價值。

但人類至大的悲哀,最珍貴的事物、情感和道理,往往無法用語言和文字釐清,反而思維被表達的媒介限定了,失去了靈長的彈性與空間。可是呢,我們又不得不賴以語言和文字溝通,這是多麽無力。

愈來愈喜歡在與人共處時有一段不經意的沉默,那不是死空氣,只是一種沉澱。靜下來,情感的流動不會因此停住——如果感情的分量足夠,沉默反而會讓你感受到精神/能量上的飽滿,看到内心風景的遼闊。這種狀態,又豈是語言以内所能明瞭?

實際

大概要經過相處,才會了解我是個很實際的人。譬如送禮,我會在手法上花心思製造驚喜,但禮物本身會是實用的東西。除非我知道對方想要一份怎樣的禮物,那麽我便會忘卻實際與否的問題,若然不實際能讓對方最開心,那麽就不實際吧。

我呢,最怕收到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禮物。世上被浪費的東西太多,別加入禮物這項,好嗎?

容或是年齡漸長,時間經不起虛度,連帶生命態度也實際起來。比方説,愛。如果我的愛無法比語言去得更遠,我大概也不會說出來的。能夠說出來,多少也是因為理解自己的能力到那裏,讓愛活出力量,而不是空有虛無的感覺。近年對愛的更深一層體會是,看到你人性中的黑暗面,依然願意包容和扶持你,行動表明一切,但不着一語。愛,就是要這麽實際,實際得動人。

7.1.10

況味


往湛藍天空投入一個眼神,
看見,
即便沒有直接的言語來往,
這樣一段段路走過,
一起體會生活的興味,
當彼此聽見對方的不止是語言,
風景的細節在視覺以外延伸,
日光投射下的碎步剪影,
時光緩緩,
心境淡淡,
一切隱而不顯,
卻還是那麽美。

德國早餐在曼谷

從來,早上睡醒第一件事便是:吃什麽好呢?
今早翻了翻旅遊天書,咦,下榻的飯店附近竟然分別有吃Bagel和Bretzel的早餐店!!
小鯨的德國鄉愁頓時如滔滔江水湧至,
好吧,
去吃德國早餐。
根據住過德國的人(即係邊個呢?)說,
那是一家典型的德式餐廳,
一桌一椅,一磚一瓦都德國不已,
置身其中渾然不覺自己在曼谷。
我又沒去過德國,我唔知甘多。
我只知道那個Bretzel口感很過癮,挺好吃。
配一杯熱巧克力,吃點cold cut,吃點pastry,又有美(鯨仔)相伴,
這一天開始得很不錯。

6.1.10

陪太子讀書

昨天去了小鯨的大學一趟,名副其實陪太子讀書。
在校園漫步是件浪漫的事,但泰國的太陽如此毒辣,我們是傻的嗎?當然不是。
於是選擇了乘坐大學的遊覽車。
一路上有不同學生上車,
嘰嘰喳喳,喧鬧聲可達千里以外;
嬉笑打罵,動手動腳,
因爲青春而過動。
一下車,我就說:“真係卜卜脆啊!”
又説到那些大學生樣子又澀又嫩,完全是中學生模樣,
個子小、樣子小,神情更小。
我形容:“個個睇落都似處男處女!”(我又知??!!)


大學有漂亮的cafe,等小鯨放學的時候,我在裏頭寫了半篇稿。

曼谷與梁祝

走在曼谷街上,我常想到梁祝裏頭的一句對白:

“妹妹可知道我爲了趕來看你,這一路上揮汗如雨啊!”

重點是那個揮汗如雨。

4.1.10

痴痴纏纏,馬哥我們又來了這裡


馬哥,今天是2010年1月4號,現在是曼谷時間下午五點鐘,我和小鯨又到了這裡做功課。打從第一天踏入這家cafe開始,我們在這裡的時光,其實都是我們三人的。待會我倆去藍大象吃晚飯,你要一起來嗎??

愛的不是你

吾友E小姐在部落寫的:

今年,終於轉用Moleskine 記事本。
說終於,是因為數年前已經喜歡他們的出品。
可是,於某些細微的格式上,我還是選了「無印」的出品。
「無印良品」的黑色長身記事本,我用了好幾年,對,是好幾年。

去年年尾,我還在猶豫,該買哪個品牌的記事本之際。
我發現所喜愛的,那種微細的「無印」較事本格式,沒有了!
啊,那不用想了,立即轉用Moleskine。

那,又像是愛情嗎?
本來很喜歡他的溫柔,整體亦很好。
一起很開心。
只是,忽地,他不再溫柔了。
他仍是他。
可是,自己就是無法再接受不夠溫柔的他。
原來,我愛的是「溫柔」,不是他。

最後一段的“原來,我愛的是溫柔,不是他”,很到!
很多時候,我們說喜歡一個人,不過是喜歡自己眼中的他,並非真正的他。

3.1.10


路一直走一直走,
終于走到了夜幕低垂。
其實有誰願意照耀著別人如月亮?
但無人問我寂寞盡頭何處去養傷。

日常


出門在外,生活習慣依然離不開早餐、上網、寫稿、閲讀。

譬如有的人早上定要喝杯暖開水一樣。

微乎其微的小習性,有安心的作用,許許多多小習性建構的,是安全感的堡壘。

新朋友

在曼谷認識了新朋友。


有急速投契的Aaron,是鯨的好朋友。極之討人喜愛的男生,個性溫暖、不吝付出、愛護朋友。可惜的是,跟他短短相處幾天,他就要回去瑞典開學了。對他,會想念上一陣子啊。


鯨“識於微時”的女友G小姐,大老遠從澳洲飛來(Ok,我輸了!!)曼谷看他。舉止溫文、氣質優雅的女生,跟她講話不行太大聲,要不然會把她嚇出病來的模樣,因此,我也學著小鯨對她小心翼翼呵護的方式跟她交談.......Ok,叫我優雅小姐,我現在已經儀態萬千了!!!

別看G小姐體質纖纖,但在澳洲打理三大酒莊之一(即係邊間呢請問?) .....看來小鯨入贅豪門的日子不遠矣!

我喜歡我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