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

春菊

(圖片摘自網路)

在超市買了皇帝菜回家,皇帝菜,日本人叫春菊,其實是茼蒿同一個家族,不同的是,春菊的葉子,羽狀分裂得細,如幼鋸,而且身材修長;茼蒿葉片羽狀分裂則是呈圓形,較大片,身形短矮得多。比起皇帝菜,我更喜歡春菊這雅意的名字。

但兩者都有那股特殊香氣。我喜歡吃茼蒿,也是因爲那股香氣。同樣的,一個人的甜品是另一個人的毒藥,有的人不喜歡茼蒿,也是那特殊的香氣。然而,我在想,茼蒿會不會也好像榴蓮一樣,是一種acquired taste呢?要多吃幾次,才慢慢吃出癮來。

一開始並不知道皇帝菜/春菊便是茼蒿,有一次買了打邊爐的材料方便包回家,裏頭其中一種蔬菜,便是春菊。燙熟來吃——怎麽味道跟茼蒿那麽相似!回去看包裝上的食物標簽,只有一種蔬菜名我是不懂的:春菊,於是便google一番,找出答案。

茼蒿有季節性,菜市偶爾才會見到,倒是超市常常會有春菊的蹤影。我對那香氣和味道有說不出的偏好,偏好這種事從來都是難解釋的吧!下姜片和蒜片去清炒,便是飯桌上一道簡單又美味的菜肴。

2 則留言:

Josh 說...

我也鍾意那香味。

yanwei 說...

打邊爐下這個菜很好吃!下茼蒿也是!!

(我們好像沒有一起打邊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