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10

不是希治閣的鳥,也是希治閣的鳥

常常在清晨時分聽見窗外群鴉亂叫,聲浪連綿,可惜並不悅耳。

那其中夾雜了其他鳥也説不定,只是被鴉聲強勢壓倒。

烏鴉在清晨時分爲何叫個不停?在呼喚和對答著什麽?對我而言,也是回到K.L才能體會到的“地方特色”之一。

有時候很想打開窗戶看看外頭群鴉的盛況,卻老是想象那是類似希治閣的電影鏡頭,衆鴉一湧而上,把我迎面而啄,血肉模糊間,黑羽毛佔據我房間每一寸的空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