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1.10

一些完成一些未完一些繼續

@從新加坡回來之後,把擱在車上的保溫瓶拿去清洗。開了蓋子倒出來的是當時未能吃下的梨子塊。梨子留了下來,記憶也留了下來——關於每每吃到美味的東西,你的一臉歡愉。仿佛天下最快樂的事情,莫過於此。保溫瓶就這樣在流放的思緒中洗好。

@跟友人談起一些在情感盡頭瞥見的溫柔,其實是種殘忍的慈悲,因會叫人更不捨。那些溫柔很美麗,可是也不能再美麗了,格外忍不住傷心。愛過多少次,很多時候,也是等於要重頭忘記多少次。

@生活異常忙碌,常常要為事情做取捨的時候,衡量輕重,關鍵往往不是利益,而是情感。不過不代表錢不重要,我至懂得花錢增加生活樂趣了。品味若是有金錢的輔助,享受層次是更上一層樓。只是我也知道,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我想擁抱的是所愛的人,不是一堆錢。

@好友送我2011年的Moleskine記事本,瞬間填滿了好些行事錄的空白處。忙碌的2011,快要展開。


在新加坡下榻的酒店,樓頂透光的設計,每每擡頭,便是那看不穿的玻璃,天空看起來也好像比較遠。

1 則留言:

嘉惠 說...

这照片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