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10

這是大愛

作者:林燕妮

智利三十三個煤礦工人在被困六十幾天之後,終於被救出來了。不但智利舉國歡騰,世上資訊自由的國家也開心得不得了。

智利關我們什麼事?沒什麼關我們事的,但這一樁礦井意外,我們看見智利怎麼關愛她的子民,費了多少工夫。既先鑽通道與被困在黑茫茫地底幾百呎的工人保持通訊和播放音樂,讓他們在惶恐中知道上面正在鑽另一條通道救他們出來,並且糧水陸續供應,讓他們燃起了生還的希望。

人生最重要的便是希望,沒有希望人是會喪志的。就是大眾的關懷和政府答應的希望,三十三個工人就那麼的在陰間似的地底支撐了六十多天。

智利對礦工的真心愛護感動了世人,所以他們讓救出來不無歡騰。愛是有感染力的,一個國家對子民的愛感染了全世界,變成大愛。一粒種子是會變成大樹的。

回首看我們自己國家的煤礦工人,似乎像死刑犯人的讓放到不安全的礦井去,天天都死人,礦主好少理,煤礦工人像認了命似的以生命去搏取微薄的工資,死了沒人理會,拯救一點也不積極,好像他們的命是不值一個子兒似的,人民也不理會,反正死慣了,已不再當作一回事了,人民的心冷了,哪兒還有同情和悲哀?一個礦井的惡接着一個礦井的惡,有如家常便飯,感應到人民都不當礦工死亡是一回事了,還能感動其他國家的人嗎?傳開去了,便變成大惡。

愛與惡,本來都一齊擺着我們面前讓我們選擇,選擇了愛的人,選擇了愛的國家,便真的揚善了。香港的富豪捐多少億成立慈善基金,港人都不感動,有諸內而形諸於外,市民只聽見金錢的數目,但卻沒覺得有愛。捐,是捐不出愛來的。

蓋茨和巴菲特捐身家,亦為此而四處奔走,那條路仍然崎嶇。內地富豪哪兒敢認捐,不怕政府查問錢從哪裏來嗎?共產黨是個沒有愛的黨,都六十年了,還要軟禁劉霞,只因她的丈夫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黨大為不悅,真可笑,黨不喜歡和平,仍是這個專制模樣,大愛為時仍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