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10

凍人的情詩

小鯨形容尹麗川的詩,是“凍”人的情詩,絕頂!

是出自一種天分和本質嗎?那麽快捉到詩人的神髓。

我喜歡的其中一類詩,是帶著黑暗、冷酷和尖銳特質的詩。

再分享一首尹小姐作品。

《掩藏》

見母親我永遠裝得鮮嫩

撒嬌噘嘴,喝雞湯嗑瓜子

沒轍了就感冒,哄大家開開心

轉身像糟老頭般酗煙酗酒

糟蹋心肺


和男友熱烈討論

家具和婚姻,為床單的顔色吵得翻天覆地

得到評語:“你可愛之處在於

懂得生活,你有愛。

不像那些瘋瘋癲癲的女詩人。”


在公共汽車上緊緊盯住

前排陌生人單薄的背後

忽然間淚流滿臉,把兩塊錢的票根吞進胃裏


為掩藏女作家那套鬼把戲,在親人面前

我累得珠圓玉潤,胖了起來

笑成了死去的蒙娜麗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