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10

才女

蔡瀾說:“當代的才女,必須受過大都會的浸淫:上海、倫敦、巴黎等。用中文的,更非在香港住過一個時期不可,這裏是中國頂尖人物的集中地。眼界開了,接觸到比她們更聰明的男女,才懂得什麼叫謙虛,氣質又提高到另一層次,這是物質上不能擁有的。” 

我不會說自己是才女(雖然開玩笑常說是),但住在香港四年,感受到這個中文國際都會對一個寫作人的衝擊。香港的生態,不安但放縱,折磨又極樂,功利後立品,現實又過癮。這裡的生活壓力,常推擠著我的感性,令它化身為一種更精銳細緻的觀察與感受能力。令香港異麗的,也是這斑駁的生命力。這裡接觸的人、文化、生活環境,令眼界不斷打開,是真的;思維與文字同時被鍛煉得越來越精煉,對一個訪問、一個題材的處理,也越來越懂得捕捉精到的角度,而不是流于表面的敍述。這是香港所孕育我的,也許,如果進階為才女,也是這個城市所造就我的。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你离成为才(财)女的日子不远~~~~因为你的毅力让我相信你一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