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10

複雜?

有時候Eric會說我是個複雜的人,他會跟我說:“如果我不明白你想的、講的,你覺得沒癮,你去找可以談的朋友去談,好嗎?”他也不會故意把自己弄得“複雜”來迎合我,這是他的自重。當然他也是個大方的人,仿佛安全感與生俱來,從不多疑和猜忌。

其實我有多複雜呢?如果要簡化,也未嘗不可。我做我熱愛的工作,我見我喜愛的人,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的資源分配很嚴謹,不是一個星期非得有三五天要約人出去吃飯那種人。我的生活,就是這樣。

不過,傳統的道德觀不適用于我,甚至不算是一夫一妻制的信徒,只是我擁有一份不憤世忌俗的彈性:不相信不代表要去抗拒,自己攞苦來辛,對吧?而相信法律的約束還是有一定作用,因爲不是人人有精神或靈性上的高水準。

不喜歡一夫一妻制,因爲我不會把忠貞不二當作愛情的最高標準,那對人性來説實在太苛刻。我覺得愛就是愛,爲何非得要忠於一個,才是最偉大的愛情?我爲何一定要用這個來證明我的愛?那不是很霸道嗎?撫心自問,專一的價值,如果在於“全然奉獻”或者“全然佔有”,難道裏頭沒有無關愛,純粹滿足私欲、滿足不安的成分?如果你連分手了、對方死了,你也可以終生不愛別的人,才可以叫專一吧。要不然,大家也不過在雙重標準。

記得婚前輔導時,輔導員要我們說出外遇的看法,我說:人性就是人性,結了婚不會“沒人性”,所以我們依然有機會遇上令我們心動的人,這是很自然的,無需去壓抑這份感覺,越是壓抑就越反彈,只是看看我們要怎麽去面對内心的訴求、怎麽去處理。”

(後來輔導員問我拿我的專欄文章來看!)

不過,我相信心境能轉化某些人性的雜質。

我,愛恨分明,在主流價值下擁有自己的主見,這樣有很複雜嗎?

7 則留言:

behkim 說...

you are my IDOL!!

董百勤 說...

但是说起来,如果人不复杂,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七岁 說...

我想Like behkim的留言。哈。
很喜欢。很认同。
嫣薇姐,我可以Share这篇在Facebook吗?

yanwei 說...

7嵗
當然可以,謝謝你的尊重。

behkim
哈哈,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工作是什麽?在那遙遠的地方。

百勤
會說這樣的話,你長大了啊!

七岁 說...

嫣薇姐,谢谢准许。我Share了。=)

Jenne 說...

我喜歡你對人性的看法。我想這適用於各種慾望。只是-要很成熟並誠實的面對內心這件事還真是要有一點功夫。

behkim 說...

回嫣薇,是沉闷的测量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