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10

無忘花

昨夜太開心有點輾轉難眠,想起《無忘花》歌詞寫的“太累無法可入眠”,原來換成“太開心無法可入眠”也可。

關於《無忘花》,二汶說,這是林一峰十幾年來寫得最好的歌。我也這麽認爲。

有時候會想,要怎樣地愛過,要怎樣地離別過,才可以寫出這樣的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