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0

當鬼佬遇上南洋acquired taste......

很多時候,跟鬼佬friend同檯食飯,是一種文化交流。因爲當他們以自己的飲食習慣/文化去理解我們習以爲常的味道、食材、烹調方式,會牽引我們的思維,讓我們對平常的食物,注入新鮮想法。

有時候,跟鬼佬friend同檯食飯,是一種文化衝擊。譬如,我們吃得津津有味的鳳爪、蛇羹、臭豆腐....在他們眼中,是一種culture shock......

昨晚跟Alix和Rhys晚飯,先去吃上海菜。那是文化交流。

吃完飯,移步到發記甜品去吃榴蓮甜品,就是文化衝擊。

Alix之前上來家裏吃飯,已經嚷著說要嘗試吃榴蓮。我建議說,不如先嘗試吃榴蓮的甜品吧,如果你真的接受到,才挑戰真正的榴蓮......需知道,榴蓮算是acquired taste中的終極版,跟那種很臭的芝士一樣,吃慣了視若珍寶,吃不慣如同自殺。我在南洋長大,在媽媽肚子已經吃過她吃榴蓮的“口水尾”,有先天性的接受能力;香港人吃得泰國榴蓮多,普遍上對榴蓮的接受度也高了,現在還進階到要吃“樹上熟”的馬來西亞榴蓮.....

但鬼佬國家,是一個沒有榴蓮文化的國家。這種天賦異稟的水果,氣味、口感的刺激是非比尋常的。如果你看過《Fear Factor》,沒有參賽者能挑戰榴蓮成功;旅遊美食節目《Bizarre Food》,主持人Andrew Zimmern專吃古靈精怪的東西,甚至蜥蜴、蠍子、蚱蜢、蛇肉.....一點也難不倒他。可是一吃榴蓮就吐,完全無法下嚥。在泰國不行,去到馬來西亞再試,還是敗陣。最後他宣佈生平第一次被食物打敗,就是這“滿身是刺的怪物”。

Ok,講返Alix,她想見識榴蓮是什麽滋味,機會來了!!!!

不過,爲了給她一點心理準備,我之前已經告訴她:it smells like gas leak.....她有種難以置信的表情,因爲最臭的芝士,也不會像漏煤氣.....不過她說:I am gung ho about trying it!!!


叫的是榴蓮pancake。吃之前先聞聞,已經嚷著:Oh my god, it smells nasty......


視死如歸地吃下,她事後的感言是:It like a huge gas leak in my mouth!!!!There's not a lot of things I don't like. There's even less things that I don't like to eat. Today I am adding to both lists with the Durian fruit.


反而之前不知榴蓮是何物的Rhys可以接受榴蓮的味道,不懂是不是跟他昨天鼻塞有關係....聞不到味道,噁心程度應該減了四份三。嗅覺會影響味覺的判斷。

問Alix,她還想挑戰真正的榴蓮嗎?她恐懼地笑。

很想問問Len,馬修,這個歸順南洋的法國佬,吃不吃榴蓮啊?

7 則留言:

bluecloud 說...

那榴莲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嗅觉及味觉上的both shock....
我身边也有些朋友接受不了榴莲-他们常说嗅一嗅就想晕倒!

ringo 說...

哈哈,我接待来马的外国朋友也是有此举,对于想试榴莲的人,先让他们尝durian cheese cake。那些第一关就已经报头逃走的人,肯定不会为他们开毅粒榴莲的了!

len 說...

讲是讲归顺南洋,
马修还是怕榴连的,不至于完全不敢吃,但我看他吃的时候,都没有在呼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anwei 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Le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過後他如果burp會不會自己很受不了???

ringo,我也覺得不要貿貿然給鬼佬吃榴蓮,先來個試吃,吃榴蓮製品當作試水溫,會比較好。(我不想他們在我面前吐.....)

藍云,你那些要暈的朋友也是鬼佬麽?

bluecloud 說...

我那些嗅一嗅就晕的朋友有些是鬼佬有些还是在榴莲国土生土长呢...

家勤 說...

真是一个好办法。以后有国外朋友来就先带他们去吃榴莲甜品试水温。呵呵!

安东尼刘 說...

我妈妈也是不爱吃榴莲,称它的味道像大便。但奇怪的是她的儿女都爱吃榴莲,he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