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0

愚昧的厚道/好心

在某個飯局和一衆時尚圈的編輯、攝影師談起某些時尚界的騙子至今依然可以大搖大擺地橫行無忌,逍遙法外,令人感到憤慨又無奈。有人感慨說:“馬來西亞人總是太厚道,往往喜歡息事寧人不予追究!” 姑息總是養奸,信焉。

我聯想到的是,馬來西亞的政治環境,華人長期處於無力改變大環境和制度、需要妥協、需要阿Q才能好好生活的社會位置,無形中也養出了一種懦弱怕事的扭曲心態。獨立以來幾十年的不平等統治和教育餵養,自甘為奴已成爲大馬華人的思維基因。從《拉薩報告書》至今,政府從來沒有放棄過種族政策,只是手段一直在“同化至馬來化的馬來西亞”或“分治成主人和從屬族”之間搖擺而已。在老馬主政年代,他傾向于後者,但因爲包裝得宜,加上和中國關係親近了,令華人看到平等、公平的假象。歸根究底,大馬的政治思維還是限於種族政治的結構裏,從來不曾進化到民主政治的框架。“又能怎樣?” 是每個馬來西亞華人的口頭禪,因爲不能怎樣,唯有息事寧人。社會氣氛、環境和教育,與人的思想行識有著互為因果的關係。在馬來西亞長大的華人,和美國長大的華人,在日常生活的敢言作風上就差很遠:前者壓抑,後者勇於表達和爭取。

這種“自甘為奴”、息事寧人的態度,延伸在生活中,更是屢見不鮮。是非不分妥協、愚昧的容忍,助長別人的氣焰,矮化自身的價值,為的是什麽?沒有了對方,你活不下去嗎?爲何恐懼放手?對方如果不珍惜,單方面的諒解與讓步,不過是借一個對象,自我滿足對於愛的期盼而已。一再因爲心軟原諒對方,結果一再被對方傷害,我常說:如果一個人要作賤自己,是沒有人幫到你的。如果朋友被一個人傷害,我會寄于同情、安慰和陪伴,但要是他被同一個人一再傷害,我會拒絕幫兇,並且直言:不是對方有問題,連你也是有問題。

5 則留言:

wkw 說...

那我兮不是有问题的那个人!

你说得一点也没错,这里的华人在国土上哑气吞声数十个年头,可是308后却没有让大家醒觉自己也有改变国家的能力。

朋友,华人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厚道,只是我(们)在争取的道路上,还需要顾全大局,始终前后几代人的珍贵生活点滴都在这儿。

英雄很易做,但背后为他牺牲的人何其多。这一点是否都应该计算在内吗?

以上纯属个人见解,若得罪,敬请原谅。

yanwei 說...

文章講得清楚了,國家的政治結構還是在種族政治而不是民主政治上,華人要改變國家?未來五十年還是喊喊口號而已。不要以爲黑人當了美國總統,就看到華人有機會當大馬首相一樣的希望,若你有興趣研究種族政治和民主政治的架構不一,就明白國情有多麽不同。

而我所說在生活中的愚昧厚道,是長期在受擠壓的國家政策下所產生的思維,是不自覺的,所指的並非在“國家改革”的議題上。

你沒有得罪我,大家只是思維的層次不一樣。

wkw 說...

多谢体谅。你的思想层次真高。不知道博主是否也是马来西亚人?本人应该没有机会去学习这些课题,主要是根本没兴趣。
欣赏博主的远见。我们俩常来常往吧!

安东尼刘 說...

我在想你所讲的"某些時尚界的騙子"是不是和我想的是同一人??

yanwei 說...

哈哈,安東尼,應該不會差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