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0

孤獨使人知道自愛

作者:李怡(轉載自《蘋果日報》)

蔣勳在台灣東海大學擔任美術系主任時,他給大一生的寒假 作業是:一個人到山上或鄉下找一個民宿住三天,然後寫一封信給他。他覺得現在的大學生從小太受家庭保護,缺乏獨自面對自己的能力。找一個離開都市的地方住 下來,就會有沉思的機會,在這時候記日記筆記,就是自己與自己對話,這樣「會拉出內在無限空間」。他認為一個人如果沒有辦法孤獨面對自己,就缺少獨自承擔 事情的能力。出國留學的人,通常都會在其後的職業生涯中較有獨立處事能力,因為在外國必須自己照顧自己,也常常要獨處。


林懷民提倡年輕人去流浪,他認為其中第一個好處是可以跟自己對話,其次則是必須跟陌生人對話,因為許多當地的事不清楚,必須問人,一個人生活也會主動跟人談話。這都是很好的訓練。
跟 自己對話,今天已變得很珍貴了。因為我們常常跟電腦對話,與機器來往,工作很忙,同人交往也少講話而是用簡訊,自己更很少靜下來一個人沉思,跟自己對話。 「雲門流浪計劃」規定參與者必須流浪六十天,因為一開始去一個新地方會有興奮期、疲倦期。有六十天,才能從疲倦期、消沉期再重新走回來。


人在愛別 人之前,必須先學會愛自己。「愛自己」,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人會不愛自己。但許多人選擇的是用「害自己」的方式來「愛自己」,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不「自 愛」。人在孤獨沉思中,最常會想到的是怎樣自愛,怎樣不要讓自己被俗世趣味擺布,隨波逐流。懂得自愛,才能廣及父母、兄弟姐妹、朋友,最後是愛情。愛情的 基礎是自愛而愛人。許多愛情悲劇都是緣於其中一方或雙方不知自愛。

+++++

發現很多人,連獨立思考的能力都奉欠,所謂的“愛自己”,不過是個空泛的口號。

2 則留言:

zeepei至佩 說...

星期天和两个友人去看流浪者之歌,大家都说不知他们在干吗,玩沙,可是我很很很很感动! 十月去台湾看我最爱的万芳,你和我去吗?

安东尼刘 說...

写得很好啊这一篇。
我发觉给人伤害是必要的,就像我,伤过以后才会成长才会爱自己才会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感恩,爱小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