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0

晚飯·ZZ·口爆

跟吾友ZZ去吃了頓晚飯。話説我們好久沒見了,幾個月了吧。但有一種朋友,即使很久不見,彼此還是有種無形的聯係的,那是基於我們相交的時間裏,曾有過的頻率共震。那種朋友就算不深交,在心裏的位置也不會是泛泛之交——ZZ於我,是這樣的一個朋友。


我們去吃了什麽呢?去銅鑼灣吃北海道米披薩,香港食肆總是新花樣多多。我們點的是長腳蟹海鮮披薩,用米來做底,脆口中帶有煙靭,蠻特別。用料也多,但沒什麽芝士味(還是根本沒有?)。

我很少去吃飯,對食物的注意力那麽少,顯然地,我們從頭到尾都在雞啄不斷,真是吃了屎也不知道吧?

我們談了什麽了?近況是少不了。這位施主最近蜜運,春風得意,掩不住的除了滿臉的雀斑(!),還有黑眼圈(沒時間睡覺)和圓潤下巴(心廣體胖是千古不移的道理)。

不懂爲何,跟這位施主約會,我們的話題,縂離不開“性”(也許,我們對性愛都很熱衷?!)。是夜主題是“口交”,談話内容好爆,爲什麽?因爲我們對“口技好”的結論是:“單單是令男伴舒服而未能射精,不算口技好,那只是“令他舒服”罷了,所謂口技好,是可以令他舒服到口爆!”一講完個“爆”字,我們便爆笑起來,這不是爆是什麽?

明顯,我和ZZ的交流,又癲又喪又賤!( 事實上,在交談的過程中,她多次狂笑,說我的用詞/表情好賤!)但其實在這癲狂底下,我們的靈魂也非常有深度,不時出口成章,還可吟詩作對......(ZZ:夠!)

回家之前,我告訴ZZ,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追你的,雖然靚女冇你份(獅Z吼傳來!!!),但是靚女易得,Zoyee難求!ZZ眉毛一揚,明知故問:點解呢?(即係要我讚美她,醒目如我又怎會get不到??)我對答如流:因爲你真係好特別,成日都可以令人好開心,又好善解人意,打扮又有taste士......是夜甜品還吃了雪糕,加上這堆甜言蜜語,我們大概要糖尿病上腦了吧?!

多謝ZZ的陪伴,這是愉快的一晚。能夠結識這樣癲喪賤口才情深度兼具的朋友,誠然是人間樂事........以及物以類聚(才情和深度的部分......)(ZZ:你真係唔死都冇用!!!)。

7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咩好食?我真想深入理解些!

Fm

yanwei 說...

不是寫了嗎?我都沒有留意食物!!!

Wayne 施宇 說...

什麼是口爆?
你幫他服務下半身,他的嘴巴為何會爆呢?

yanwei 說...

口爆是指“射在口裏”,爆的不是他的口.....

seasonc 說...

显然有人很久没‘来’了(小施:季节,你跟我死过来!!!)

yanwei 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我想說又不敢說的.....

Wayne 施宇 說...

Season:
我不是對性生疏,而是對 Agnes 的語言生疏。
想像不到嘴巴怎麼“爆”?
若寫成“嘴巴爆漿”這樣的中文,我比較能夠明白。
BTW,我是真的很久沒“來”了,
我得去找一隻嘴巴嗎?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