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10

關於boundary

近日跟友人談一些合作,我習慣把醜話說在前頭,那即是自己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可以妥協不可以妥協的先說清楚,先取得共識再談下一步,如果無法達成共識也能客氣地就此打住,不傷和氣。合作之中,最能磨蝕信任與情感的,不是你能力不及的事,是你做不到又不一早説明的事,最後變成一鑊泡。這就是我的personal boundary,我不會做爛好人,因爲我知道,我得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不能在接下來遇到任何問題時,拍個屁股走人當作解決方法。

+++++

不是說偶像講的話,我就句句當作金科玉律來信奉,也要視乎那句話的内涵。實在很認同Winifred說的“水是精力,杯是你的boundary,杯能承載水,沒有了那個杯,淌瀉的水何力之有”,這個道理簡直可以放諸萬物,譬如愛情。盲目去愛,只是浪費了自身的能量,你所付出和表露的“愛”,一點力量和質量都沒有,空有自欺欺人的空洞感覺。

+++++

人是得寸進尺的,說得太好。包括自己也會在不以爲意的時候犯錯,唯有自覺能自制和改進。昨天跟友人談起,放在友情的建立上,“得寸進尺”是一定的,但要視乎兩人之間有沒有那個 化學作用。如有,這個“得寸進尺”是很smooth的,大家都很舒服。反之,如果有一方不斷踏前,另一方原封不動,整件事就變得不舒服。有時候,personal boundary是不用講到出口的,你可以從對方的反應/回應得知,然後自我調整。

得寸進尺也包括,有的人可以一再語言傷害你、挑戰你的容忍度而不懂收斂.....因爲你的厚道一直在姑息這種惡性。也應該要讓對方知道你的boundary在那裏,要不然你的包容是毫無智慧和正面作用的。

+++++

我希望在我的自覺範圍裏,都會懂得尊重別人,不會把事情take it for granted。道理很簡單,會講的人很多,但能夠實踐在生活,人情世故的功力不能少一兩成。也不要把他人的原諒和寬容當作理所當然,世上根本沒有人有義務去包容你的缺點,如果你不自我檢討和進化,被人唾棄是在所難免的。

+++++

Winifred的文章說,“我來自一個老好人的年代,常常將幫助別人跟個人界限搞亂起來,以爲跟別人講清楚是一種無情的表現,害怕拒絕人,害怕別人在背後罵我衰人,諸如此類。年少時多少次不懂說“不”而答應了,最後因爲做不來或不想做而甩了,累人累己。”

完全中。試問誰的成長期沒有經歷過?不懂拒絕,全因害怕別人不喜歡自己。

現在,已經不在意你因爲我的拒絕說我無情,也不在意因爲我跟你翻臉你說我小器。我知道自己的界限在哪裏,知道去到哪裏是不能讓步的。我來這個世上不是爲了做親善大使,不能討好任何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