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0

我,我,我

很明顯地,我不是沒事做,而是一旦頭腦淤塞,就上來寫blog通一通(eh?!)。爲何我放鬆的方法,還是在寫?!

+++++

跟吾友ZZ閒聊,談到歐游時跟季節同行的樂趣。其實,我們有很多時間也在各自沉默著,譬如在火車上,他玩i pod,我則是發呆發呆發呆發呆。但我真的很享受這種自在的沉默空間,而我認爲,當兩個人可以沉默又不尷尬,那是感情深度的一部分。“有些人會對靜默恐懼或者不安,但其實生命中靜默時刻遠比喋喋不休的習慣重要,因爲沒有靜默,是沒有深情可言”——蔣勳。

扯遠了。總之,我們不可能找到跟自己100%合拍的人,但只要有幾點關鍵契合,一起旅行就會很愉快。

在旅途上,我和季節也有談起旅伴的話題,除了説到彼此日後還可結伴上路,並談及各自可以同行的旅伴。季節說他的好友當中,夜君、W小姐、尼卡妹妹,都是可以一起同游的人。我則首選鯨,因爲上次在曼谷兩個禮拜,無論是飲食口味、時間觀念、體貼尊重.....等方面,都一致有同點。這樣已經足夠。我感謝他令我的曼谷行非常美好。

還有一個重點是,一起出遊,對方得要是個性獨立的人,才會是好伴。如果事事被人依賴,應該會很想死吧!

+++++

我是不是個薄情的人?發現我是不會想念網友的(我的概念裏,想起和想念是不同的)。我完全不會在生活中想念跟誰曾在網上聊過怎樣的很開心的之類.....當然,這些網上交流是美好的,但對我而言不足以構成想念。也許,是現實中有很多與好友的具體接觸,令我確定可以熱愛自己、熱愛生命、行走於艱難的孤獨中不沮喪不抱怨,那種真實無比的情感.....是以對網友的“隔山打牛”,就不感覺深刻了。

但凡事有例外,我對Len是很上心的。每每出外吃飯,會特別留意有沒有素食,然後心想,啊,如果Len一家來吃飯就有東西吃了。好像她頃刻便會乘搭地鐵過來跟我共餐一樣 ,咩事?我也跟加愛講過,結論是:我地前世一定“有D野”.....而且是我欠她那種,哈哈。

+++++

Eric問我:“你有沒有發現,自從你住下來之後,你的朋友便多來了香港?”我想了想,此特點除了在J先生身上比較顯著,並無他人。我在香港住下來,他就年年來一次,頻密過我家人。加上我囘馬一定跟他碰面,我見他的次數,多過許多香港友人。他沒有來過香港嗎?當然不是,以前已來過十幾二十次了,很多地方他比我熟。他笑說,這已經成了他的annual ritual: seeing Agnes & shopping 。顯然,他很愛香港,也很愛我!!!

1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兩個人可以沉默又不尷尬,那是感情深度的一部分.这句我喜欢也认同。
我和驴友旅行的时候也会这样。
大家都会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偶尔大家坐在一起,也不说一句话,
然后一直发呆,这样是相当的舒服和自在。

SWEE 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