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0

我,我,我

如果以“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的原理來推論,我應該是個講話直率,連駡人也不會陰陰濕濕的人。因爲,有人留言指桑駡槐,我一開始完。全。看。不。明。白。幾個小時以後,才有點想到,咦?這個留言好像在罵我雜種,還要跑去問人確定一下。

+++++

前幾天朋友仔ZZ在blog對我有此一寫:

“與朋友仔agnes晚飯。很久沒見,朋友仔看來精神爽利。Agnes是我喜歡的朋友仔之一,雖不常見,但感覺一直沒有生疏,她有著大情大盛的性情,我特別 喜歡有這種特質的人。真實不造作,也勇於表達自己,文明,思想開通,懂得尊重別人,守時(其實她更愛早到!),性經驗也豐富(!)。”

看完狂笑!因爲,説到豐富的性經驗,她應該比起我有過之而無不及!!!(ZZ:我地要甘樣互爆大鑊咩????!!!!)

說真的,ZZ也是個有真性情又善解人意的朋友啊!而且她頭腦靈活,鬼主意多多,跟她一起至少不會悶。甘既朋友,識得過!

+++++

跟友人談及常因工作得到的禮遇和享受。坦白說,這方面,我頗有自知之明。我又不是蔡瀾,人家對我客客氣氣,給我吃吃喝喝、免費住宿做spa,不是因爲“我”的身份或名氣(因爲我沒有),而是因爲我的一些人脈和聯係。比方説,如果我有天失驚無神代表Vogue出席一個服裝秀,人家看到我這個阿乜水會畢恭畢敬,不是因爲我,而是因爲我的後台夠硬呀!

不過在這行見得更多的是迷失,在虛榮裏頭的迷失,以爲人家給你的禮遇,是因爲自己的身份,而沾沾自喜,甚至狐假虎威。忘了你其實沒有建立屬於個人的權威形象與知名度,人家給面子的,不過是你代表的機構的品牌。不用説,這種迷失,必然招致更大的失落。

在倫敦時,跟加愛說起我對人與事的抽離,這是很難解釋的。就好像,當我在享受因工作得到的待遇、享受虛榮感的滿足時,我非常清楚,這底下的現實面是什麽。是以爲什麽我頂多是享受,但毫不沉醉在這所有的禮遇吧。我虛榮,但極度清醒,這也許是爲什麽我一路走來,總是踏實。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