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0

城市隨筆

昨天傍晚從時代廣場走過去Sogo,一路上人潮如鯽,在摩肩接踵的紅綠燈前停下時我想,大浪會把人卷到海洋深處,那麽熱浪會把我卷到哪裏?我仰頭看看天空,6點多,還在亮著。

因爲購物,手上挽著某個英國品牌的大紙袋,想起上一次,拎著同樣一個品牌和size的紙袋、同一條路綫,中途碰上一個兜售賣玉蘭花和紙巾的老婆婆,跟她買了一包花。這次沒有令我停下腳步的老人與花,不變的是用速度催促著你往前走的路人。就這樣被路人簇擁著前進的當兒,我微笑著感觸,知道人生很多的偶然、不同的偶然,其實一生也只會發生一次。那些美麗,如露如電,稍縱即逝。

我喜歡這個城市,它常常令我沉醉在一定程度的思考,或者偶一晃神,思緒便出遊牽引起更多的遐想和回憶。因爲住在這裡,我常有機會在戶外走動,不是靜在商廈裏活動。戶外的街道、商店、人群......面貌總是豐富多層次,所以你會記下這些瑣瑣細細的生活片段。好像那天停駐在擺花街石板街口拍照,隨風飄來一陣濃郁的燜牛腩的香氣,在局促的熱天氣中,這鍋在翻滾的蘿蔔牛腩,濃香熏人。當下忖度,該不是九記的牛腩,從歌賦街飄到這裡來吧?念頭剛閃過又笑自己傻,擺花街一帶,有的是賣粉麵的餐室呀!

在香港我被確認的身份是“馬拉妹”,而我也不介意這樣稱呼自己,因爲我對這個國籍並無自卑。雖然基於令人詬病的種族政治政策,我不以“馬來西亞華人”的身份為榮,但不代表這是個會令我看不起自己的身份。我喜歡的散文作家塵翎寫過:“仿佛是一種無法躲避的責任,每個人都必須屬於somewhere,某一處。生活在人間,不能像遊魂野鬼般流離浪蕩。這種歸宿,也不是你自己說說就算數,還有別人的確認。”如果有人現在問我屬於哪裏?我還真有點尷尬答不上來。因爲我已經稍稍脫離吉隆坡,但又不全然屬於香港。我知道我的基調來自馬來西亞,我個性的成分有著那片土地的某些特質。但其實當我還在吉隆坡的時候,好友都說我像香港女子般聰敏世故。我當然都接受。

這時候真想問問我那些常年漂泊在外的朋友們,你覺得你屬於哪裏?

1 則留言:

yoyo 說...

我常年在國外
覺得自己屬於台灣 噗
但不管到哪裡
還是會說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當然不會自卑
因為馬來西亞人是有名的會多國語言
做事又勤勞醒目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