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0

我知道自己想點,但現實唔係你話想點就點

我很討厭在創作時遇到一個綁手縛腳的狀態,在那個等運到的時刻,我會想要爆粗、打人,或者溫和點的,隨便撥個電話給熟悉的人聊些有的沒的,總之就是不太受控的神經質狀態。

你知道的,你需要一個click,俗稱靈光一閃,令整個東西更powerful,你只能sense到這個,但你還找不到那個click,於是浮躁起來。

靈感/想法淩淩碎碎,只能寫下待歸納。

+++++

記得以前跟雜誌社姐妹聊過,有時候我們用腦過多很想死的時候,會很想去做技術型的工作,譬如美髮、美容師、按摩師.....就是大量專注,但不必“絞盡腦汁”的工作。

我覺得“才能”這回事,永遠是隔籬飯香的。例如,以修飾照片為專業的女友,竟然說很羡慕能夠以文爲生的人,她說,懂得寫作的人真厲害。我聼了真傻眼,我才巴不得自己是她,擁有高超的專業技能,客戶都是大型廣告商和時尚雜誌.....

總之,很多時候別人說羡慕我的才能的時候,其實我都巴不得自己擁有對方的才華。

我沒有很滿意自己的才華,但我滿意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賺得到我要的生活素質,時間上又夠自由有彈性!

+++++

我常為他人的貼心小舉動而感動。

友人M知道我在創作上“唔上唔落”,爲了幫我解困,主動寫來一連串email跟我聊東聊西,看看可不可以幫我找到那個click。從他的煙癮講起,到他流淚的電影.....而他工作那麽忙!我真感激。

阿佐“偷偷”問候我,又偷偷給我一些建議......

還有一件事跟我的創作困境無關。因爲寫稿的關係,跟DK要照片,而這次是要他resend的。他細心到,知道之前那條下載的link已經過期了,所以我才會要他重寄。結果,這次他寫好了下載到期日是幾時。很小的事情,但那個貼心,真是不小的。我看著那個特別註明的expired date時,心裏笑了(Len,我這句很久沒用了,哈哈)。

我不敢說這個世界因爲有你們所以很美好那麽浮誇.....但我想說的是,我的感受,常常因爲你們,刹那變得柔軟且甜美起來。

+++++

最近在想象死亡來減壓,今天看到林夕在專欄寫《人死為大》,人家腦中的筆下的死亡,真有見地!這才是才華。節錄一段吧。

“難道沒有死一個人的事故,就不成故事,沒有故事,就不成事件?正如深圳機動遊戲六死事件,肇因如果是負責監察維修員工視安全手則如無物,玩忽職守,又假如 沒有出人命,而是事先發現機械出了問題,有司就可以不公開道歉了?也正如一個超英勇的人,萬一僥倖沒有不幸身亡,按記錄所知,得到英勇勳章的機會就大打折 扣。這是甚麼觀念?

這是很儒家的觀念,殺身成仁,捨身取義,不死人,仁義不得以彰顯。而一些狀況事故,無人傷亡,嚴重性也得不到合理的重視。這算不算中國民族性的弔詭處?這種重視人命的方式其實也等於賤視人命。當年譚嗣同戊戌政變失敗後,在有命可逃下選擇赴義,前赴義境者,即走去死的意思,義與死 無異。譚嗣同欲以頭顱引發國民之覺醒,百年一瞬間,不見血不流難過或感動之淚的習性,又何時覺醒?”

6 則留言:

慧麗 說...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七分的打拼你有了,別人可能也能拼來,可是你那天生的三分的才華,別人拼不來。所以是嫣薇才女=)

匿名 說...

你当然有才华,你是不是对自己要求过高了?

Tina

yanwei 說...

慧麗&Tina
謝謝!
我就繼續做才女吧!!!

安东尼刘 說...

改不了,就一个字:“贱!”
顺利的爱情没人歌颂,曲折的爱情千万年流传歌颂;平凡的生活没人会提,苦难中得到成就的就大大赞扬,甚至出书赚人眼泪赚搞费;退下幕前的艺人再也没人理,但当一死就纷纷获得眼泪同情,人人大声叫嚷:“他是我偶像!!!”
所以不牺牲,没掌声。
要改?很难。因为人类享受看别人的牺牲来满足自己的虚荣残酷的黑暗面,但很少人醒觉自己原来不是天使。

yanwei 說...

我一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天使.....哈哈哈哈

安东尼刘 說...

哈哈哈哈哈,bravo honey bra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