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10

體貼小事

吾等只有基本學歷的人,面對一些高學歷的學者,如在大學教書的友人夜君,面對他挨更抵夜鑽研回來的深層次思維與學問,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地自卑,覺得自己很渺小卑微。

那天談起“未來”這話題,我們身處的圈子,其實大相徑庭,他是學院派,我是社會派。夜君笑說:“你的工作圈子,需要很多street smarts才能生存,我沒有這種能力,只有選擇留在象牙塔裏。”

我笑了。其實很感激他把身段放低的體貼説話,讓人覺得舒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