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10

關於明信片

親愛的H收到我寄給他的明信片,如此詮釋第一眼的心情:

“信箱口看到一張明信片,竟然很緊張地打開信箱,像是急著要揭開一道謎題:究竟是誰寄來的呢?”

句子迅速在眼裏讀過,心裏的感受卻是一組慢鏡頭,具體感覺那些共鳴的發生與展衍,清明意識著自己的感動。感動他說出自己每一次在信箱口看到明信片、私人信件的刹那。那些細微得連自己也忽略的感覺,竟然可以通過另一人清晰地呈現出來。

“明信片很漂亮,像你部落格放的照片,把一片片的倫敦陽光采下來做標本。”H訴説著他的感動,我卻感覺到一種溫度的回流,因爲知道一件小事可以如此被珍惜,儘管那明信片上沒有什麽珍貴的内涵,而一句“收到了”或“謝謝”可以快速表達謝意,好像在超級市場付款時,對一個有效率的收銀員說的一樣,然後離開,不以爲意曾經說過的感謝,因爲那只是一種慣性的禮貌。但你珍而重之地寫來了這些,讓我知道你此刻心中的謝意與其他平常事物的慣性感謝不同。於是我明白,這些年來,我喜歡一個人或一些人,統統都不是偶然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