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10

香水

林燕妮在今天的專欄寫香水,她說自己從不把香水搽在身上。我也是,頂多用點香體露,譬如L'occitane的橄欖味香體露,天然淡淡的香氣,很快揮散,圖的只是為好心情開個頭。

不用香水,也許前半生住在熱帶國家,察覺到香水的氣味很容易因氣候變異,混合體味,變成一種怪怪的香水味。只是當事人往往不察覺。當然,如果工作長時間在冷氣間,則不在此“變種香味”之列。所以,我建議那些跑業務的,知道自己當天需要多走動,要變通,不要一瓶香水用到底。

很怕那種薰死人的濃嗆香水,一旦碰上又走避不及,例如在同一個電梯,我會暗暗閉息。遇到這樣的情況,我都會自自然地想到: 過分依賴化妝品、香水、美容....的人,是不是對個人魅力欠缺信心的表現呢?説到這點,化妝、修飾儀容、用香水、美甲、護膚、穿著亮麗.....等門面修葺功夫,也無非是希望提升個人魅力,令他人對自己添加好感。但人們往往本末倒置,只顧著門面,忘了負責任、講信用、守時、尊重別人、為他人著想....等内涵與美德,才是持久好感的關鍵,結果所追求的,便開了倒車。魅力如自信,也源自自信,向外求,終究是虛浮,經不起一丁點的考驗。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不懂几时开始我对香水有了免疫力,根本没有要用香水的欲望。
上个星期六和朋友们一路坐车去着餐厅吃晚餐时,某个朋友喷了一身香水(味道很俗,可能是因为空间小或是香水的初味),我忍不住问他是什么牌子,他说:“prada。”。what?我喜欢的prada可以臭成酱????当场吾晒mood,我接受吾到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