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10

清晨隨筆

我習慣早起,有時候會早到4、5點起來寫作。所以,我現在算是jet lag嗎?

+++++

朋友說,當我們沒有那個能力,陪伴不起,便會下意識抗拒他人巨量的苦水。

同樣的道理,是不是可以用在:

當我們沒有能力承受他人的深情,受不起,便會抗拒。

當我們沒有能力再去付出,給不起,便會抗拒對方(但會以其他形態表現出來)。

當我們沒有能力去愛,愛不起,便抗拒正常地愛與被愛。

+++++

那天看到邁克寫:“攤大手板嘆世界誰不渴望,但吃吃喝喝經勞力換取,消費的時候特別理直氣壯。”,不禁會心一笑。努力工作,有時候也不過求花錢時痛快一點、心安理得一點。從來沒有看過,花別人的錢,是不受制肘的,除非是寵溺子女的父母。

+++++

這一年來,在工作上,有了新嘗試和一些小突破,忙呀忙,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猛然回頭,啊,一年過去了。我總是帶著希望前進。生命充滿變數,而變數不免帶來焦慮。每當我焦慮時,我靜下心來,問問自己怕什麽呢?擔心的又是什麽?追求什麽?要什麽?

+++++

關於花錢,我有一點個人風格,也算是label snob。
記得買過一條Miu Miu裙,朋友說:“那個logo根本看不到,人家怎麽知道你穿Miu Miu?”
我說,就算看不到logo,識貨的人一看也明白,那條裙子曖昧而漂亮的蝦醬色,非名牌不可。因爲只有大品牌,才有這樣的本錢去研發“溝色”以後的新顔色。所以,很多平價服裝如H&M,只有單一的顔色,如紅、藍、黃、 綠、紫、黑、灰。服裝如是,包包鞋子亦如是。越是昂貴的包包,你越能看到“新顔色”的出現。貴在質料,也貴在質料的混色工藝。在粗淺的層面,可以這樣解釋,名牌的其中一個價值。

+++++

天快亮了,可以去吃一碗皮蛋瘦肉粥。
今年的端午節,在倫敦,過了才省起,自己還沒吃到粽子。我喜歡吃粽子的。
端午過了,就是中秋了。
節日流轉,時間隨著過去。
但今天是父親節,要打電話給爸爸。記得有一年的父親節,寫了一張卡給爸爸,跟他說謝謝他一路支持我追求夢想,跟他說他總是信任我做得到,跟他說我愛他。我的爸爸並不完美,但那份出自天性的愛,總是厚實。如果不是那份愛那樣扎實的根基,我不會是今天的我。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好多感..我想也寫不來的..
我服了!不能說妳疏忽..我雞公補註一下
端午→中元普渡→中秋→冬至→聖誕→新年


follow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