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0

手寫信


無意跟加愛說起我還是會手寫信,真的是信,不是明信片。在燈下,或緩慢或疾速地,一字一字地寫。其實不常寫,因爲並非常遇到能觸動自己去寫的人。慶幸自己仍會去寫,那是因爲心中有一片情懷,尚未腐坏死亡之故。人長大了,有些東西也會悄悄崩解,我當然明白。在這個年紀,若非對某些人某些事懷有真摯的信任,對較爲深層的心靈交流仍抱有熱情,這樣的情懷終究會不堪一擊吧。

2 則留言:

Josh 說...

我以前手寫很多信,
一有空就寫,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
漸漸就不寫了。

yanwei 說...

小鯨,
因爲你已經是“大”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