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

不懂有沒有關係

我相信每個人的個性,跟他的職業特質在一個程度上一定是吻合的。譬如一個會做生意的人,肯定是懂得計算的;當醫護人員的,處事會很謹慎;而我在寫作上的需要,慣性對人psychoanaylze,包括對自己。

想起小時候父母常對我的一種懲罰方式。

父母很愛我,無可否認。但上一代的父母,愛,不代表懂得教育。

小時候住組屋,只要我令父母頭痛了,他們習慣把我推出門外,“碰”一聲,門一關,讓我知道,如果我還是不聽話,他們就不要我了。我又很嘴硬不會認錯,就拍門拍門拍門,哭啊哭,就是不肯認錯。通常是哭到嘶啞,累了沒聲音,他們聼不到聲音怕我被人拐走了,才開門讓我進去。這樣的“體罰”,直到搬家才結束。

現在想起來,也許我内心最深處是怕被人抛棄的吧?從這個方向追溯,就想到童年被懲罰的方式,體會被遺棄滋味的開始。回看我以往每一段感情關係,都是我主動放棄,而且手段激烈,毫無餘地。結婚了,一旦發生齟齬,就會想要:離開吧!幸好,我踫到一個愛我又有耐性的人。你們知道,朝夕相對又對你不離不棄,是不容易的。

其實並不懂,這跟小時候被關在門外的恐懼有沒有關係。我只是自覺到,自己在面對感情問題/瓶頸時,擺脫不了這樣的行爲模式,來了個自我審視。想起童年時期遭受的體罰,那些使勁的拍門與哭泣,當時的我,有沒有影響了今天的我。那些心理學上的前因後果,千縷萬絲,有時候窮一生也未必能為一個盲點找到一個所以然。

+++++

可能是父母教育方式出錯種下的因......受害者的角色真的很吸引,因爲完全不必為自己負責,但也就永遠不會成長了。但重點是看到那個盲點吧,比起找到盲點的出處更重要。也好,沒有可以推委的源頭,要為自己負責了。

5 則留言:

len 說...

我住pandan indah的时候有个邻居小男孩叫阿顺,那时他大概五、六岁,由祖母看顾。祖母也使这一招,我常常听见阿顺在门外呼天抢地,开门呀,开门呀,开门放我进去呀!!没听过第二句,只得这句。
我们这些邻居,被逼听这种呼号,又不能插手,很可怕,常常搞到我必须走开一下,下楼找地方喝杯茶逃避。

yanwei 說...

是啊Len,也只有這句了。

加愛 說...

嫣薇:
有一陣子我和朋友討論,發覺我們無法,不可能pin point,問題出在哪裡。因為生命那麼複雜。
可以說的是,那個小孩的你,當時的你,多麼害怕。多麼恐懼。
我看見呢嫣薇。一個小孩。那個小孩的恐懼與無力。
我現在會覺得很殘忍的,當大人沒看見。
抱抱當時的你,嫣薇。
那個小孩。
真的很慘。
擁抱。

yanwei 說...

加愛
眼睛濕一下。
謝謝你。

Yun 說...

嗯﹐我小時候也有這樣的經驗。但我從小就很倔強﹐好像是不會哭的﹖! 其實我不記得是怎樣了。

我倒沒有想過﹐這點對自己的成長有甚麼影響。不過我確實是那種對感情很理智的人。不想自己受到任何傷害﹐也不要讓自己感受到離棄… … 不過﹐或許這是人之常情﹖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