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10

半天

星期五在晨光充沛中有個鮮明的開始,緩緩吃個早餐、上網、跟朋友在電郵裏聊一聊、寫點東西,然後出去看了場電影。朋友推介倫敦景點和咖啡館,想到和時裝精出遊,縂不會不去McQueen店鋪朝拜吧?儘管已經物是人非(!)。買了高階的可換鏡頭數碼相機,還在把玩當中,但相片素質實在令人万二分滿意。什麽時候開始對相機有要求的?或許背後的原因不一定是爲了自己。

回家泡了一壺茶,基本上每天都喝茶,尤其中國茶。最近喝的茶是陳年普洱混合君山銀針兩種茶葉,茶味交錯中無損各自的個性,醇厚、茶香馥郁,濃褐沉著,如生活感徐徐沉澱。

有人跟我說,最好看的故事,是因爲“人”,不是因爲故事本身。人生也不是一樣麽?即便不是戲劇化的,但人與人之間偶然相遇的微妙牽絆,帶來柔柔暖意的包裹,糅合著某些無可避免的傷感哀痛,交織成一幕幕記憶的風景。

收到雜誌主編轉來的讀者來信,洋溢著欣賞之情,主編用“愛不釋手”來形容讀者對文章的喜愛,這是辛勞工作最甜美的犒賞。許久許久以前,我夢想過這一切的發生;當事情真的發生了,其實我有時會忘記這曾經是我夢寐以求的。

另有新專欄快要登場了。新嘗試,十分鍾愛。希望到時大家也會喜歡。

這些日常而靜然的美好,像澄藍的天,油然的綠,並不是另一個星體的世界。沒有什麽比得上,能夠親身感受和碰觸的美好。儘管消逝也總會重來。好像窗外的鮮橘色慢慢消褪,快見夕陽,半天又過去。如有明天,那麽明天再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