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0

那些説也說不清的

大清早起來寫稿,在fb上讀到友人Jack寫的這段,心裏揪著揪著,瞬間淚水注滿眼眶。

Jack是雲門的舞者。這段夢想的路,始於......10年前或更早。我記得去看他的第一個舞展,在Cheras不懂什麽Mall的小劇院,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吧?後來Jack來了香港演藝學院主修舞蹈,一呆四五年。他考進雲門,離開香港到台北的時候,我就來了香港。時間與地點的交錯。

倒是一直記得他跟我講過,每天早上的基本身體練習,是貼著牆壁的一字馬之類,幾個小時。還有身體的勞損。瑣瑣碎碎的記憶,如風輕柔。

那些追逐夢想的心情,是沒有分別的。那些只有走過這段路的人才明白的......無從說起的百般滋味。

還記得,那一年我吃力的扛著行李,在香港的荃灣大窩口下了車,擡頭看見耀眼的陽 光,我離開家裏萬里遠的地方尋找一個未來。然後 經歷了幾次的遷移,到太子,到上環然後來到了台灣淡水。數一數日子,快九年了。那一道耀眼的陽光,還一直照耀在擡頭可見的頭頂上;還有那一顆熱切的對未來的好奇,依然閃耀 著。未來,還是要自己勇敢的走下去,摸索,感 受。今夜淡水河吹著強風,清楚的聽見河岸浪潮的聲音,那些狂熱的,奔騰的力量在翻滾,莫名的想出走,或是想回家了。——Jack

4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是在Cheras的UE3的小剧院。

坚持的难度在于你有心魔。

yanwei 說...

安東尼
UE3還存在嗎?
那麽久的事情了啊。

匿名 說...

Jack写的一段真的很感人。
Tina

安东尼刘 說...

还在还在。依然如昔。。。。一座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