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0

剝皮

在明周讀黎堅惠的專欄,她說自己在南美靈修時經歷一些儀式,令她忽然清楚地看到自己一段婚姻的意義,即使最後是以傷痛收場。文章末段她這麽寫:

“是的,離婚的經驗,似剝了一層皮,剝皮的時候痛苦萬分,但當你能夠放下這剝皮拆骨的過去,讓皮膚重生,就能替這個過程作論述,因爲你有第一手體會,為自己的過去蓋棺定論,為它“重建意義”。在所有看似困難和傷痛的事情中,建立一個對你正面的意義,往下要走的路就變得輕鬆和有意義得多。”

雖然沒有領略過離婚之痛,但我相信人生某些傷痛的感受、覺知、領會......會有類同之處,因爲人性縂有相通的地方。即使不是因外來因素受到的傷害,我的經驗是,在學習自愛的過程中,也會因爲開始勇於面對/擁抱那個真實而不美好的自己,自尊上有難堪之感,類似換膚之前皮膚灼傷的感覺,來換取皮膚的重生。可是,正如黎小姐說的,在這個“痛的第一手體會之後”,你看到其中的正面意義,你就會打開心靈乃至生命的新天地。你的自信也是踏實的。

以“剝皮”來形容傷痛,確切不已。誰都有若干被傷害的歷史,誰都有屬於自己的心結.....因爲懷抱著這些受傷的過去,終其一生保有了一種微妙的孤獨感,以及想哭的衝動。如果你看見我突如其來地流了淚,請不要驚訝,給我遞張紙巾,就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