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0

飲食二則


超難喝的Fruit tea latte。難喝到只喝了兩口(everything deserved a second chance) ,便統統倒掉了。

覺得不是沖泡的問題,而是整個飲品的配方沒sense。生得貌丑是不能怪鏡子的。

好久沒喝過那麽難喝的東西。


很大馬風味的早餐,腸粉,淋上蔥油和醬油。

吃著吃著,想起瑩講過她最喜歡吃腸粉。

哎喲,妙瑩啊妙瑩,你真的是嫁到荷蘭那麽遠囉。

4 則留言:

Josh 說...

那個everything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
眼前一亮,再亮,
我喜歡那樣的幽默,

yanwei 說...

哈哈哈
謝謝
但我覺得一定是跟你混久了
混到你的幽默感

老師,
爲什麽是deserves,不是deserved?

Josh 說...

我都唔知。
要問J,
他英文好。

J 說...

因为这是generally speaking的事,而不是过去式,所以不应该是deserved。应该是这样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