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0

愧心事

昨晚吃飯時,因爲一件小事對媽媽講話大聲了,她臉上閃過受傷的表情,當下我就後悔了。

雖然我知道我會被原諒,甚至,還沒去到被原諒的地步,媽媽被孩子傷害,常常大量得兩秒後就不介意。只有耿耿於懷以後又能放下,才稱得上原諒。她連原諒都不必派上用場。

只是懊惱,爲何我們對家人,總是“毫無保留”?那個醜陋的自己。

7 則留言:

len 說...

而妈妈还会这么想----
我这孩子,几十岁了还这样,有时直冲冲的,幸好是冲在我身上啊.....

董百勤 說...

所以我们要珍惜,珍惜妈妈,珍惜这一分缘分。

fillemonde 說...

绝对是那样,总是对家人面前展现最放任的自己,醒觉时都是已经说了,做了,收不回了。

sally

安东尼刘 說...

唉。。。。只能说亲人的存在就是要让我们的脾气有发泄的缺口。

匿名 說...

是啊!为什么我们总是将最丑陋的一面留给家人看?!

每次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语气略有不耐烦或大声一点回应妈妈之后,我都会内疚,如果是妈妈打电话来的话,我都会在盖上电话的不久,再打回去假装跟妈妈多聊一会儿,再努力感觉一下妈妈的语气是否跟平常一样,然后再假假问妈妈有没有生气哈。

唉,还是一句,很讨厌这样不耐烦的自己。

bing

joane 說...

感同身受。家人那一關,我自己覺得最難過。對我來說像是終極打大佬,可惜有排也未必可以打爆機。

惟有盡做啦... V_V

yanwei 說...

Len
只是想說聲謝謝。
讀你的留言鼻子酸了一下,
覺得很體貼。

joane
這個形容好!
“終極打大佬,可惜有排也未必可以打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