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10

香港人

友人E小姐來馬,住在我家。

早機來中午抵達,下午休息片刻,出去吃喝一個晚上,算是筋疲力盡地回家。

又翻了一會兒書,她竟然無法入眠,對我說:“太安靜了,不習慣,睡不着。”

2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香港人果然系吾洗睡.....

我寻晚返到屋企一上床就睡到死猪酱。

ee 說...

我是「一係唔瞓,一係瞓著咗唔醒」!!!(鳴謝徐四順的形容)

嫣薇,我突然想起,我們相識於你開啟這個網誌之前...一萬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