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0

狄娜

狄娜不是我年代的巨星,喜歡她始於三年前看她主持的《大國崛起》,對政局時事批判尖銳直入核心,句句鏗鏘有力,時而幽默時而揶揄,叫我鍥而不捨地追看。還記得看罷第一集,特別留意節目尾段roll credit......撰稿是她本人。學養口才之佳,叫人記憶深刻。

這位娜姐,被稱爲一代奇女子,當之無愧。

“【本報訊】那一瓣嬈艷得讓人窒息的海棠,連同那一位集合脫星、間諜與航天富商於一身的奇女子,都成過去了。抗癌 10年的狄娜,前日因身體功能衰竭辭世。「筆墨可以救人」,享年六十五的狄娜臨別遺願,寄語傳媒以良知照亮黑暗。一生與中共關係密切,官方新華社亦有報道 狄娜死訊,篇幅比趙紫陽多。

狄娜連「留給傳媒的說話」都撰寫好了:「刀槍能夠殺人,筆墨可以救人,人類的社會因為有了傳媒,人類才真正溝通成為一個體系。試想過去人類的歷史社會在未 有傳媒的時期,人類的社會是多麼的黑暗,人類的認知是如何單薄。各位傳媒朋友,請繼續你們有建設性的工作,只要你秉承良知,人類的社會就會因傳媒而進 步。」

狄娜還留下一部遺作,名為《電影——我的荒謬》的書本,回顧了她前半生的電影生涯。作品的引言裏,狄娜慨嘆那時代很多艷星,在青春不再又無演技可恃的時 候,下場均甚為悲哀,而她正好趕上 60年代這個荒謬的演藝時代。 ” (節錄自《蘋果日報》)

狄娜二十幾年前息影之後,曾經破產,但又在短短幾年還清兩億的債務撤了破產令,及後成爲内地機場建立導航系統的商人、參與人造衛星業務,這種傳奇性,一直爲人津津樂道。而她的遺作慨嘆很多艷星“青春不再又無演技可的時候,下場甚爲悲哀”,我想,也足以被現在的藝人引以爲鑒吧?!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