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10

身為一塊“白糖糕”

前幾天讀李碧華小姐的專欄,其中一段:

“整天窗外一片迷濛。大中華地區沙塵暴「黃禍」延及香港,空氣監測站錄得有史以來最高污染指數: 500。人肉吸塵機是殘酷的現實。

有電視台記者做 個實驗,兩塊白糖糕,一放車廂內另一暴露於車頭。兩小時後查驗結果,在車廂內的沾滿小黑點;車頭那塊情況當然惡劣一倍。香港七百萬人是那白糖糕,不一陣變 成灰糖糕了。人生再多莫名其妙的變化,沒此刻「灰頭土臉」更加象形。咳咳咳!看着兩塊白糖糕,不如苦中作樂,就想着甜品,轉移煩惱。”

想起之前跟女友說,我以前不愛化妝,嫌煩。但在香港住下,慢慢開始化點妝才出門,因爲空氣素質太糟,每次出門幾個小時回家,用卸妝的濕紙巾一抹,看到一點一點的灰塵粘在紙巾上,很是驚人(想象我們的肺部!)。凃上粉底液隔離污染物,反而可以保護皮膚。凃了粉底液,就自然會順便描一描眉毛、夾夾睫毛、擦擦口紅......便成了個簡妝。化妝,也是適應環境之一。身為一塊“白糖糕”,出門前先為自己上色,反而可幸免于被大環境“抹黑”。

2 則留言:

VV 說...

不错,白糖糕。。煙煙韌韌,好久没吃了好怀念。。
其实白糖糕看起來蛮簡單,但制作過程繁瑣, 正如人生一样。。
成不了“白糖糕”, “黄糖糕”的味道也一样好。。 [VV]

yanwei 說...

VV
我比較喜歡吃黃糖糕咧,覺得比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