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10

散步

寫稿半天,傍晚決定出門去散步。走著走著,走上了柏架山。

今天氣溫又急降,15度左右,涼涼的帶點寒勁,散步很舒服。可惜空氣素質還是不好,鼻子一路都癢癢的。

散步一個小時,下山的時候,天還沒暗下來,已看到住宅區的層層戶戶開了燈,再換個方向看過去,辦公大樓太古大廈仍是燈火通明。

想到自己也是這城市中營營役役的一只螞蟻,心裏笑了。

平時花很多時間在思考和推敲寫作和創作的内容,散步的時候,我不會去想公事了,讓自己任意去感受,看到什麽、想到什麽,就是當下的一切。

有的時候是什麽也想不到的,我不是一個時時刻刻有感受的人。或許,比較貼切的説法是,我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感性和多愁善感應該是不同的。

回家路上順道去“大家樂”買晚餐。斬燒腊的師傅因爲閒著,主動走過去幫忙處理外賣的同事。喜歡這樣毫不計較的工作態度,多留了神。是個矮個子,頭髮花白的伯伯,忙個不停的雙手,長滿了斑點。想起了爸爸。記得有一次爸爸開車,我坐在他旁邊,沉默的我們,車上只有蔡琴的歌聲,爸爸喜歡蔡琴。忽然間,爸爸伸手過來摸了摸我的頭,我轉過頭對爸爸笑,眼光順勢落在他握著駕駛盤的雙手,在陽光照耀下,密密麻麻的斑點清晰可見,那是以前沒有的。我心一驚,意識到那全是老人斑,在不知不覺中,爸爸其實已經老了。我別過頭,看著車外景物,淚靜靜流了下來。

後來是那位師傅把外賣裝好遞給我,我對他鄭重地說了聲謝謝。

快回去了。想到回家可為在我缺席日子中一天天老去的父母,帶來快樂和喜悅,慰解他們的思念,自己也開心起來。 

5 則留言:

Jackie 說...

一个不经意的摸摸头动作胜过千言万语。
:)

K3lly 說...

Agnes,

想妳了=)

安东尼刘 說...

怎么你写你父亲那一段我好像读过??你在你以前的blog写过是吗??

fillemonde 說...

只是看着文字的表达已经非常感动了,如果我爸爸也是那样的摸摸我的头,我也会哭。不知为何总喜欢被人摸摸头的感觉 ^^

yanwei 說...

Kelly
我也常常想起你。:)

安東尼
應該那一段以前有寫過。

Jackie,fillemonde
摸摸頭,可讓我們感覺被疼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