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

關於存在主義

“如果所有事情都無所謂,那我們早上爲什麽還要起床?”

“因爲整天躺在床上不太好看,因爲我們會想喝一杯咖啡,就是這樣。”

法國文學雜誌訪女作家Agota Kristof的對答。回答得真好,真漂亮。就這樣想起我和鯨在cafe談的存在主義,談得那麽有默契。Anyway,希望上述問答有啓發到那些成天問:“生命有什麽意義?”的人。

5 則留言:

sophia 說...

这,写得很美。她也答得很美。

yanwei 說...

sophia
是啊,謝謝你的共鳴。:)

sophia 說...

很喜欢你的blog,请问我可以链接在我的blog那里吗?

yanwei 說...

沒問題,謝謝你。

sophia 說...

好,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