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

我學會了愛

看林燕妮的專欄《往事如真》,縂會想起曾訪問她的記者這麽形容她:“從她口中娓娓道來的種種經歷,完全沒賣弄傷感,反而更襯托她的承擔能力非比尋常。”

看了她這一期專欄的文章《我學會了愛》,這種感覺尤其強烈。

想起林小姐講過,她是個會把情人寵壞的女人。她二十多嵗的時候,就已經以三十多万一次過付款買了一輛Benz送給當時的男朋友,只因爲他經常站在Benz的showroom前看那輛車。買了也不敢跟母親說,怕母親責駡,雖然錢是她賺的。

一個曾經凡事都轟轟烈烈的女人。

試想想這種轟烈過渡成今日的素淡輕盈,歷練是如何造就了她的智慧。

+++++

《我學會了愛》
林燕妮

這六個月來都在瑪麗醫院進進出出,不是去看人便是自己生病,急症室什麼室都去過了,我得說,醫護人員都非常之好,雖然他們每天都忙個不了。

我這輩子都只住私家醫院私家病房,連雙人房也不會考慮。怎麼第一次急性盲腸炎和局部腹膜炎開完刀後,我完全不介意自己住在哪兒?我在病房躺了十幾天,有時只有我一個人,有時會多了一個,不過有粉紅色的簾子隔離着,亦相當清靜。

我出名病不改容的,秘書上來看我,說道:「怎麼你仍是平時那樣子的?」兒子來看我,又是說:「你怎麼不變樣的?」我入院時高燒到 39.9° C,一樣不像生病,得天獨厚嘛。


出 院前幾天,來了一個很老很老的婆婆,她很瘦弱,頭上只有幾根白髮,她的大腸沒有了,做了個口掛着個袋排糞,換袋時臭氣直沖九重天。但見她可憐啦,只有幾位 女士來看過她一次,亦不像是近親。聽她們的口音,應是浙江人。有時婆婆會躺在床上哭,問她哭什麼?她以極純正的廣東話說:「我屎忽痛。」她瘦得不夠肉墊着 屁股,老朝天躺着翻不了身當然痛了。


替她叫了護士,護士叫她坐在椅子上,換一下姿勢。過了一個小時,婆婆又哭着說:「我屎忽痛。」那末護士只好把她放回床上,給她加個救生圈泡泡墊着屁股。


隔着簾子常常聽見婆婆低聲嗚咽,又不見有人來探望她,我倒忘了她的臭。原來她說得好的廣東話只有「我屎忽痛。」四個字,想來她常常要用這四個字的了。


我 出院那天,婆婆仍然孤單地躺着。我忍不住親了她的前額一下,輕輕握着她雙手,祝她早日康復。婆婆說:「謝謝你。記住健康是最重要的。好好地養身體啊。」她 說的浙江不知什麼鄉下的話,我大致聽得懂。她重複地叮嚀,要我記住健康第一。看她談吐斯文,婆婆應該不是泛泛之輩,何以落得老年孤單,便不曉得了。


過了幾個月我又得入院,中了雙重彩,開完刀幾天後好好的,卻又附送肺炎,又躺了十幾天,醫生十分負責任,我得謝謝他。我所給他的麻煩容後再表。

又是個可住兩個人的病房,簾子隔着的另一邊,我猜是個末期癌症女病人,她呼吸困難,咯咯咯咯地痰塞似的,護士久不久要替她抽痰,抽痰的聲音更大了,我恍如躺在個噪音工場裡面。奇怪地我沒介意,她已經昏迷了。幾天後醫院給她轉了房間,之後的事我便不願意想下去了。

接 着進來的亦是一個癌症病人,一看便知道她已經歷過幾次電療化療的了。她不能進食,但她很乖,很獨立,無怨地吃她的流質營養粉。她的丈夫天天來陪她,有一天 她不曉得俯身拾什麼,整個人從牀上摔了下來,我聽見她頭顱着地的聲音,幸好沒撞穿頭。她的丈夫聞訊便從筲箕灣一支箭似的來了,他們的夫妻恩情讓我很感動。

她說話不方便,不過我們也聊過幾句,知道她喜歡看書。起初她不知道我是誰,亦不相信我是我,我出院時亦握了她的手一下,又輕輕拍了她的手背一下,心裡說着:祝你早日康復,因為她要做第五次化療了,那是很辛苦的。

回家不久,秘書從辦公室轉來她的一封信,果然是愛書人,文筆清秀麗。她說她認為自己在做夢,林燕妮怎可能跟她一間房呢?怎料果然我是她盼望許久想見的人,跟她相處數天,她覺得我可親可愛,平易近人,能與平民一個病房,多麼高尚的風格啊。

我完全沒覺得自己不是平民,跟病友都是一樣的,亦沒扭着要住私家房,以前我會的。禪修之後,不知不覺間我學會了愛。那是潛移默化的,我一點都沒想及什麼房又或者我是誰,她喜悅的來信讓我高興,高興我能讓受着病苦折磨的她高興。

她信基督,她感謝她的神。我感謝上天讓我能令到在疾病之中的人得到一絲歡愉,一點愛,我送上我的祝福。

11 則留言:

Josh 說...

很感動。

yanwei 說...

是啊,很感動,尤其夫妻恩情那段,淡淡著墨而已,卻叫人感動不已。

很欣賞林小姐啊。對自身的病苦只字不提,對別人的病痛下筆也不煽情....一切緩緩敍述,也沒有生澀難懂的字.....然後,慢慢沉澱,無聲地幽幽發功.....

yeelee 說...

我也是。
只觉得人一直不断的变
20几岁的林,大抵不知道现在的她,会是如此。

yanwei 說...

yeelee
你也買過Benz給男朋友??哇~~~~~~

mun siong 說...

很感動。很大的修為,很大的愛。
謝謝你的分享:)

yanwei 說...

文嫦
謝謝你喜歡我的分享。
以前,我對林燕妮沒有多大感覺。
直到,她在專欄寫她近年一個個離世的至親:父親、妹妹、兩個弟弟(家族性遺傳淋巴癌),什麽眼淚、心痛、難過、悲傷、哀哭等字眼統統沒有派上用場用來形容過她的心情,全文也沒有激動之處,全部淡淡的緩緩的,但你依然知道她是非常非常傷心的。

那時候覺得,哇!

mun siong 說...

哇~真係犀利!高人!
總覺得,文字的力量是很大的。

說...

谢谢分享 ^_^

yeelee 說...

不是不是不是,鬼咯误会。
我的意思是,我也很感动。
留意香港娱乐新闻,约莫知道林小姐和黄先生爱的炽烈的感情,一个爱恨如何分明果敢的女人,写在白纸上的文字,却含蓄隽永,让人回味。
实在是爱得认真。
感谢分享。

yanwei 說...

文嫦
我覺得那個修為是,她是可以玩弄文字的人,但她沒有。

yeelee
是啊,她跟黃先生那段情,也是轟烈得可以。但一切一切,來到筆下,只是輕飄飄的雲雨。

Happy kodomo 說...

她的文笔很好呢。。好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