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0

聼來的故事

朋友說,在雜誌上看到我寫了她的故事,哭了。

以前剛開始寫專欄,總是吃老本,掏心掏肺啊拼命把自己的經歷和感覺掏出來作爲文章的底色,也曾暗中思忖這些本金可吃多久?人生縂不會有重復著的轟轟烈烈。

但其實擔心是多餘的,因爲慢慢地,有朋友會跟你訴説他們的故事.....而有點悲涼的是,順手拈來,便有一堆婚姻生活不愉快的傾訴,每次看著對方向我絮絮訴説,那些苦澀的嘴臉,都令我惻然久久之。於是,我開始寫別人的故事。

你呢?你有沒有故事想跟我說?可以email我。

+++++

晚了便是晚


有些愛情,要蹉跎大半生,才知道該愛的人沒愛著。


是要細想,她才會記起跟他認識,已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還是白衣藍裙的時代,想當年的青春少艾,晃眼是兩個女兒的媽媽。時間不老,故能逼死青春,她在書上看到作家這麼寫,“啊”一聲從心深處叫出來。


要用上一點力氣自製,才能免于悲從中來。


若要細說重頭,也不過是老掉牙的故事:她在中學時代便認識了現任丈夫,而他是一直傾慕她的男同學,看她心有所屬,便黯然地把情意放在心底——也不對,他喜歡她,她是知道的,他眼底眉梢的關注、互動中的默默溫柔,一直為她傳送不為人知的小快樂。還有偶然在抽屜中發現的小禮物,這些驚喜與他的心意一樣,安放得宜,帶來足夠的溫暖,但又不構成打擾。後來,她才漸次意會,那時候他已經很大方很成熟了,從來沒有令她在感情中為難過,只管縱容她接收愛慕者的付出,要她幸福。


過後的情節還是老掉牙的發展:他去了美國留學,她和男友結了婚。他畢業了留在美國做研究工作,談過幾段無疾而終的戀愛;她生了兩個孩子,婚姻呈膠著狀態,以習慣和責任維持著夫妻關係。兩人之間並無刻意保持聯繫,卻有淡淡的牽掛。他會在四季變化的細微末節中失神,時時有撿起楓葉寄她的衝動;她為了家務忙得淚眼汪汪之後,會心酸地想起,若是選擇了他,結果會不會有點不一樣?


這一切,都是在若干年後他回馬探親,相約茶聚時談起的。彼此恍然大悟,這些年來,即使見不著,對方仍佔據心頭一席之地。他後悔了,後悔從未爭取過她,後悔退讓,後悔太會為別人著想。他自問有能力給她更好的幸福,只怪自己太善良,一點壞心眼也不敢使。


原來有時候,自私只是一個開頭,故事有可能因自私而扭轉成一件壞事,或好事。是有待探索的未知,後果需自負,但錯過的,便是永遠錯過了,連好壞也不配擁有知情權。


他對她說:“若你過得不好,放下所有,過來美國找我吧!”她感動得一塌糊塗,卻更明白,晚了便是晚了,企圖彌補什麼,再努力也不會是當初那個模樣。生命的旅途,有時候要相濡以沫,有時候更要相忘於江湖。


(原文刊於2月份《都會佳人》雜誌)

6 則留言:

董百勤 說...

有了家庭,孩子,和责任,要自私却自私不下,这算不算是牺牲?捆绑自己?

AliVe 說...

我也喜欢听听别人的故事。
因为所听来的都是人生。

七岁 說...

看故事的都想哭了,何况当事人。

康思 說...

人生總是有遺憾的, 唯有好好活在當下。

yanwei 說...

百勤
吃一個雞蛋都會擔心膽固醇帶來的健康問題,有什麽事是無需犧牲的?我們只能盡量把犧牲縮小,所以,選擇之前要想清楚。

匿名 說...

Hi Yan Wei,


Can i have your email add pls?


C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