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0

睡前閲讀

不管多累,依然有睡前閲讀的習慣,即使只是翻翻兩頁書。但多數讀些通俗不沉重的。昨晚睡前閲讀是林才女的一篇舊文章。好的文章,是雋永的,即使再三讀過,還是會有不同層次的領會。這是文章這載體的好處,有些歌有些詩,情懷過了以後,怎麽看怎麽聼也是無動於衷的。

《生命如詩》 林燕妮

《 往 事 如 真 》 這 本 新 書 , 代 序 是 我 邀 余 家 強 寫 的 , 這 個 專 欄 亦 是 他 叫 我 寫 的 , 他 知 道 我 生 命 中 有 很 多 故 事 , 我 也 不 曉 得 各 種 事 件 會 不 斷 發 生 到 幾 時 。 能 做 到 亦 編 亦 友 , 我 得 說 聲 謝 謝 。

《 Jessica 》 的 總 編 輯 Ivy Chan 陳 可 兒 月 前 亦 訪 問 過 我 , 她 把 訪 問 題 目 定 為 《 生 命 如 詩 》 , 在 提 綱 上 她 所 寫 的 讓 我 觀 照 了 自 己 一 下 , 故 而 用 以 作 為 封 面 及 封 底 語 :

林 燕 妮 , 香 港 的 知 名 才 女 , 她 的 親 人 、 朋 友 、 拍 檔 都 是 才 情 橫 溢 的 人 。 上 天 注 定 要 她 走 一 條 不 平 凡 的 路 , 成 名 早 , 經 歷 多 。 林 燕 妮 是 出 色 的 管 理 人 、 著 名 作 家 、 名 利 場 上 的 花 蝴 蝶 ; 然 而 人 生 總 有 波 瀾 , 更 何 況 是 不 凡 的 人 。 事 業 上 的 逆 境 , 弟 妹 和 朋 友 的 早 逝 , 戀 情 上 的 變 幻 , 一 一 如 大 海 不 息 的 波 濤 , 無 休 無 止 的 衝 擊 她 。 苦 海 浮 沉 , 林 燕 妮 在 最 不 快 樂 的 時 候 學 禪 悟 道 , 看 衫 是 衫 , 不 是 Thierry Mugler 。 今 日 我 看 林 燕 妮 也 如 是 , 看 一 位 香 港 女 性 如 何 面 對 生 命 洪 流 。

她 不 提 起 我 也 就 沒 察 覺 , 我 的 親 人 、 朋 友 、 拍 檔 確 然 多 是 才 情 橫 溢 的 人 , 正 因 如 此 , 我 幸 運 地 在 芝 蘭 之 叢 成 長 , 一 直 受 到 繚 繞 芬 芳 的 薰 陶 。 無 形 中 , 他 們 的 水 準 變 成 了 我 對 自 己 的 最 低 要 求 , 不 然 便 跳 不 過 第 一 欄 。

劉 翔 為 了 增 速 0.01 秒 , 天 天 苦 練 110 米 跨 欄 , 他 不 但 天 賦 好 , 而 且 是 個 心 理 素 質 一 流 的 運 動 員 , 專 心 一 意 , 處 變 不 驚 , 更 難 得 的 是 他 自 知 起 步 不 夠 好 , 不 是 對 槍 聲 反 應 快 得 評 判 員 認 為 他 偷 步 , 便 是 在 自 我 約 束 之 下 起 步 慢 了 。 規 範 是 別 人 定 下 的 , 起 步 太 快 也 是 錯 , 誰 不 在 人 世 間 的 規 範 下 掙 扎 ?

我 很 欣 賞 為 那 0.01 秒 而 求 進 步 的 人 , 到 底 第 一 與 第 二 的 分 別 , 就 是 那 0.01 秒 。 寫 文 章 可 以 把 自 己 說 成 飛 天 遁 地 , 運 動 可 要 做 出 來 的 , 沒 有 作 假 的 餘 地 。
創 作 人 有 很 多 類 , 我 是 受 到 運 動 影 響 很 深 那 一 類 , 因 為 我 是 個 無 法 突 破 一 秒 的 學 生 運 動 員 , 遑 論 0.01 秒 了 , 我 知 道 那 是 如 何 的 艱 辛 。

這 些 年 來 , 我 把 喜 怒 哀 樂 全 上 了 鎖 , 不 然 我 會 像 個 力 有 不 逮 的 舉 重 手 一 樣 , 讓 幾 百 磅 的 鐵 把 自 己 砸 扁 。 做 gym 時 我 也 需 要 舉 重 的 , 有 時 真 的 是 駱 駝 背 上 再 加 不 得 一 根 草 , 舉 不 起 來 便 舉 不 起 來 。 然 而 , 只 要 教 練 伸 出 一 根 指 頭 , 以 0.01 克 的 微 力 幫 忙 輕 輕 托 一 下 , 那 便 舉 起 來 了 。

我 們 生 命 中 的 貴 人 便 是 那 一 根 指 頭 。

小 時 的 我 是 否 即 是 我 的 本 性 ? 小 時 的 我 衝 動 善 感 莽 撞 易 喜 易 愁 易 哭 。 人 大 了 , 活 在 社 會 的 規 範 中 當 然 不 痛 快 , 不 禁 嘲 笑 現 在 冷 靜 小 心 不 哭 不 訴 的 自 己 。
不 停 跟 命 運 過 招 , 不 得 空 了 。 反 正 , 一 訴 苦 便 有 人 叫 我 收 聲 , 那 便 不 訴 了 , 那 樣 別 人 便 讚 我 堅 強 了 , 多 麼 的 諷 刺 , 我 的 心 不 再 粉 紅 , 而 是 簀 淚 心 成 鐵 了 。

往 事 , 我 會 告 訴 你 如 詩 的 一 面 , 另 一 面 是 屬 於 我 自 己 的 , 你 們 也 不 需 的 , 那 就 讓 它 們 將 來 跟 我 塵 歸 塵 , 土 歸 土 吧 。

曾 有 友 人 , 指 我 粗 粗 忸 忸 不 把 所 有 事 情 從 頭 說 到 尾 。 喂 , 經 歷 是 我 的 , 我 愛 說 多 少 便 說 多 少 , 不 愛 說 的 便 不 說 , 奉 旨 要 向 他 們 全 盤 稟 告 嗎 ? 連 我 的 母 親 看 了 我 在 這 兒 所 寫 的 都 不 則 一 聲 不 再 問 , 不 知 道 便 不 知 道 , 她 懂 得 什 麼 叫 做 互 相 尊 重 。

週 前 訪 問 嘉 玲 , 她 說 她 和 偉 仔 之 間 的 感 情 , 其 中 有 慈 悲 , 那 令 我 心 下 愴 然 , 很 是 感 動 。 如 果 我 戀 愛 過 不 曉 得 多 少 次 , 你 問 我 其 中 有 過 慈 悲 嗎 ? 答 案 是 沒 有 , 殘 酷 倒 是 有 的 , 只 不 過 我 倒 進 了 「 太 幸 運 」 的 模 子 裡 , 還 敢 哭 嗎 ? 一 哭 便 幾 千 隻 手 指 我 說 「 你 都 會 悲 淒 ? 」 那 便 豁 達 示 人 好 了 , 反 正 我 亦 真 的 相 當 豁 達 , 再 多 裝 兩 成 便 灑 脫 得 不 得 了 。 書 的 內 容 固 然 要 進 入 人 心 , 但 書 的 封 面 總 要 好 看 , 對 不 對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