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0

兒時玩伴


(我、Joselyn)

小時候住在吉隆坡辛炳路的五層樓組屋,沒有綠野和大自然的童年,命定成爲城市的囚鳥。世界只有走到陽台瞭望的時候,才會變濶一點。

沒有肩靠肩的鄰居可以輕易地串門子,只有樓上樓下,帶點疏離地熟絡著。10嵗舉家搬遷到梳邦,在這之前,我最好的朋友是住在樓下,比我小一嵗的福建妹Joselyn。他們一家是從檳城來的福建人,家裏幾乎每天都弄香噴噴的滷蛋和滷豬肉,有時候會分我們家一點,這大概是有關美食的最年幼記憶。我和Joselyn常到彼此家裏看電視,看的是卡通《小甜甜》,以及《射鵰英雄傳》、《天蠶變》、《家變》(好多變!)等電視劇,這是不會忘記的,港劇如何啓蒙了我們的電視生涯。兩個小女孩那時候的溝通語言是廣東話,看吧,我的粵語環境那麽小就有了,早早為我在香港定居的命運奠下了基礎。我甚至懷疑過,我對香港空間有限的環境如魚得水,也是因爲,我根本是從那個只有大門、窗戶和欄杆的童年走過來的,我只是做回原本的我,自然沒有不適。

媽媽說我倆縂有說不完的話,童言童語現在當然記不起了。但依然記得小女孩玩的,不外乎是洋娃娃和家家酒。我們都是家中幼女,深得父母寵愛,玩具不缺,但玩伴只有彼此。

只有一個玩伴的童年,現在聼起來還真有點寂寥。我常在與人相處時,有些作弄別人的淘氣小動作,譬如用手上的筆,佯裝大力地要刺傷對方,或者當作針筒般要打針(Ok,十級無聊!)。不自覺的,只是當作好玩。有次對某位友人重施故技,可是友人是位心理醫師,他馬上問我:“你小時候是不是沒什麽人跟你玩的?”我一怔,馬上追問他怎麽知道?他說,寂寞的孩子,通常有這樣的舉動。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心底依然住著一個寂寞的小女孩。那個只有大門、窗戶和欄杆的童年,朋友是從門口走進來的,沒有門口便沒有朋友。風是從陽台吹進屋子的,沒有陽台便沒有風了。

10嵗搬家以後,忙著適應新鮮事物,那時候又沒有網路,跟Joselyn疏于聯絡,就漸漸沒有來往了。分開的時候,還不懂離愁,因此回憶起來也不見得惆悵。但我想,所謂的兒時玩伴,即是人生打後不會再見,卻也不會忘記的一個人。

9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们好好好cute啊!!两小无猜的样子!

Tina

JENNY 說...

哇! 可愛到!!!
這令我記起我兒時在廣州的玩伴。兩個小妹丁,總會有這種以孖妹姿態拍下的相片。

Jackie 說...

我喜欢你的酒窝~~

yanwei 說...

Jackie
我想我現在還有那個酒窩....哈哈哈

Jenny
是啊,兒時玩伴的孖公仔姿態,是一去不復返啊!!

Tina
是,真正的兩小無猜。:)

Josh 說...

很。可。愛。啊。

yanwei 說...

哈哈哈哈哈哈
很開心啊!

匿名 說...

我小时的其中一个玩伴是个比我小1岁的马来女孩。完全不记得是如何跟她沟通的,那时还没上学,而且几个华人小孩当中只有我会去找她玩。现在提起这事时我妈和哥哥依然觉得很好笑。

小绿

yanwei 說...

小綠
你說的兩小無猜,讓我想起Yasmin創作的,體現種族和諧的廣告和電影呢。

七岁 說...

抱抱寂寞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