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0

繼續

很久沒有跟老爸聊電話,他說他現在在用Blackberry手機,方便業務來往上發收電郵,忽然覺得自己的電話是鹹豐年代的古物。接到“吉祥表哥”的電話:“咳咳咳咳....婉君表妹.....”很短又很開心的談話,怎麽會那麽開心啊?但你也看/聼過我哭的時候。幾乎忘了因捨不得而流淚的感覺,但那一次,淚水不爭氣地潸潸流下,知道自己有些珍貴的情感,並沒有被傷害損耗。人生有些傷感只能被意識,而無法言傳。想起有些朋友,依然是朋友,是延續昔日曾有的情分,而之間已無法再有交集了。那個男主角說:你知道遲早要放手的,你只是不想放得那麽早。是的。為你做些什麽吧,只是那麽單純地愛著。有沒有人讓你感受過,爲了一瞬間的溫暖觸感在心中變成永恒,你比任何時候,更想好好地活著。最近在聼Belle & Sebastian,清新而纖細,我可以這麽說嗎?寫劇本令人精神錯亂,很需要靈魂的解藥。大學快要考試了。Misocool的日本拉麵很好吃,Monster Sushi的江戶前壽司也異常美味,J先生你說是不是?在香港生活,越吃越嘴叼。有一次回KL,高級日本餐廳的和牛竟然煎得過熟,臉色當場一黑,其實不太喜歡這樣的自己。什麽都回不去了。開始懂得分辨鵝肝和鴨肝的分別,多謝有美食天分的某君。有時候會很想找一部可以令你哭得死去活來的電影來看。詩人說:身上所有開孔的地方都非常 害怕妳,但也 非常 思念妳。震撼得我每條神經都碎掉。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阿爸好in!

Tina

匿名 說...

想念香港,想念MISOCOOL的冷面,想念MONSTER SUSHI,也想你 :)

J

yanwei 說...

Tina
我也這麽覺得~~~~~~~~~

J
你身上每個開孔的地方都想念我嗎?
by the way,你有沒有想念你的GI +??

DK 說...

哈哈,我的变脸功夫也不赖。朋友循循善诱说我被宠坏了,得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