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

給Len

在機場上無聊網,給你送上剛才在機場快綫的無聊自拍。讓大家長看看我出戰的裝扮(你是最關心我的服裝的,咩事?)(不過回去KL一定不會這樣穿囉,熱死!!)。

學季節:

眼鏡:日本手造眼鏡
紫色樽頸襯衫:H&M
羊毛薄外套:Tommy Hilfiger
手袋(哎呀只拍到一點點,我很喜歡的其中一個手袋!):Chloé

報告完畢,上機。

(PK,網速有點慢,照片稍後補上!!)

19.11.09

叫你如何不想他?

如何可以不懷念一個因逝世但生命永遠被定格的人?大難題。

祝好。祝好。

死亡

死亡,人生的最大遺憾、藝術創作裏傷痕的濫觴,因爲是唯一的一次,我們知道永無機會失而復得。

18.11.09

嬌縱

講起被照顧,便會想起不時會說我嬌縱的J先生。上次在這裡說了他彎下腰為我塞裙擺的事情,令大家“嘆爲觀止”,其實在相處的細節中,他對我好算是無微不至了。譬如兩個人吃飯,餐牌上有兩道我愛吃的,他便會叫另外一道,好讓我喜歡吃的都吃得到,免去選擇的苦惱。譬如回去的時候,他會問起我抵達和離開有沒有人接載;而我們也常常喜歡趁一段路的時間,聊一些心底話。也許知道自己被重視,多少有點恃寵生嬌,有時候一起逛街看到喜歡的東西,便會叫囔:“我不管,我要你買給我!” (Ok,好乞人憎!)這種獅子開大口的事情,朋友之中也只對他一人做而已。

襪子

翻箱倒櫃找冬天襪子,Eric提醒我說:“年頭不是給你買了一堆Next的冬天襪子嗎?”Next是他喜歡的英國休閒品牌。我才想想起年初他到澳門威尼斯人參加電影的慶功宴,經過Next的店,進去看看,便給我買了一堆襪子。拿回家的時候,我笑了出來,說他很傻呀!拿著一袋襪子去那麽glam的慶功宴,好好笑。襪子在香港又不是沒得買。他說他當下沒想那麽多,只是一心一意要給我買襪子。我嘴巴依然說:“你好傻啊!” 但感覺到鼻子酸酸的。雖然我可以很獨立,但一直以來我都是被照顧的人。

公開未公開的情書

親愛的佐,

今天是你的生日,
想起去年你的生日,
我在blog上大剌剌地為你賀壽,
今年又怎能例外?
祝你生日快樂。
你現在在上海逍遙快活,
仍不忘每天捎來電郵給我和鯨,
寫寫那裏的天氣和小籠包,
說說自己當天的活動,
出門前的打扮......
細細碎碎的,柔軟的牽扯。
儘管現在香港好冷,
但你的情意令心頭常暖。
我要謝謝你,
陪我走向人生的新挑戰。
你是我這一路來最大的精神支柱,
我慶幸有你為我付出那麽多。
你讓我感動復感激得無語。
不擅辭令的你,
總是寧願用行動讓人懂,
你的友情你的愛。
容我違反你低調的原則,
在這裡對你說聲謝謝,
在這裡對你說聲我愛你。

17.11.09

譯名·詩

鯨說,我的書《從我腳尖吻我》,德文試譯應該是這樣:Küss' mich von den Zehen

依此類推,有誰要玩其他語言譯名?

XXXXX

身邊會寫詩的人,不多;寫得好的,更少。寫詩是極講sense的創作,至少,不是把文字拆行分句,就叫詩。

鯨的畫畫得好、詩寫得好,是公認的,更令不少才子才女願意"紆尊降貴"(放“”比較好否則容易被曲解!)自稱粉絲(好吧我說的其中一個是我自己!)。日前收到他寫來的德語詩,
附加中文翻譯(eh?!) 。詩句之美麗,叫我屏息幾秒。繼而:

:-)
:-))
:-)))
:-))))
:-)))))
:-))))))
:-)))))))
:-))))))))
:-)))))))))
:-))))))))))

整個人掉進一池糖水裏,溺斃。

一些心情

近來,天氣冷,腳板更冷;工作忙,人疲累,心情也複雜......想要好好梳理一下。

隨着過幾天回馬展開新書的宣傳,Eric也會在那段期間離港到中國拍電影,因爲是大製作,所以得要逗留至少三個月,這下子雙方“各奔前程”。對上一次我們分開幾個月,已是他拍《長江7號》時的事情,後來他參與的電影都在香港拍攝,儘管早出晚歸,或早歸晚出,還是有機會碰上面。不是不習慣電影人的作息,只是在得要為新目標衝刺的時候,得要跟一個關係親密的人分開一段時間,滋味錯綜複雜。心底的聲音當中,我最常聽到的,還是一種感慨,那就是人生裏頭有許多事情,無論好壞,最終都只有自己陪伴自己去面對。生命本來就是自負盈虧的經營。那種生命本質的孤獨,不是在壞事裏頭,才能體現。

XXXXX

是因爲所做的事情,跟以前不太一樣,位置不一樣了,所以難免怯怯。

但我又同時知道,一個如此重要的過程,必定是個別具意義的啓蒙之路,經此一役,定然有新的發現和體會。我期待的是這個。

XXXXX

溫柔的力量,足以抵禦世界的風刀雪劍。你是我茫茫宇宙,不經等待而來相應的知音。

16.11.09

詮釋

有人在對話中對我如此詮釋:“......安全感對你而言是自供自給的事情,因爲不是往外求,所以你的安全感穩如泰山。女人一般追求穩定,但太穩定反而會讓你不安,因爲你擔心過於安於現狀易陷疲態,人生想必也不會有太大的、突破性進展。”

非常貼切。貼切得足以讓我愛上你。

謝謝你。

活得痛快

星期天閲報紙專欄,提及電影《Harold and Maude》裏頭,女主角講過這麽一句:“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make an ass out of themselves. You just can't let the world judge you too much. And, it's best not to be too moral. Aim above morality. If you apply that to life, then you're bound to live life fully.” 完全同意。完全説到心坎去。

我不信仰道德,眼看世上僞道德的人越來越多,我更是嗤之以鼻。我崇尚的是蔡瀾先生那種對天下萬物坦蕩自然卻同時具法度嚴謹的做人哲學,他自命風流,但他也被公認為專業、守時、孝順、 對朋友有道義......瀟灑不代表沒做人的守則。(曾在訪談中讀到,連金庸先生也經常喟嘆,他用文字技術製造了令狐沖,自己卻因爲性情拘謹沒有做到,朋友中做到笑傲江湖的,就只有蔡瀾。)

然而,就如同一篇專欄文章裏說的,對一些未進化的腦袋而言,對於別人的肆無忌憚,縂愛付之訕笑,嘖嘖議論如看馬戲。信焉。又,世上縂有一些人,痛恨另一些人活得痛快,原因不詳。

晨雨


7:05am起來,晨雨紛飛,而想你的心情綿綿。

早安,給你。

15.11.09

冬雨· 夜·給你

親愛的,

看你寫說吃大閘蟹不再敏感了,終于。

不藥而愈。

連頑疾也可莫名其妙消失,世上還有事情可永久?包括心痛。

記得認識你沒多久,你便開始絮絮跟我傾訴一段苦澀的心事。

(我們之間,我似乎一直都是聆聽者?)

然後有一天,你跟我說,他走了。三個字的短訊,我記得。雖然心理準備很久了,但難過終究是難過,不會因爲準備得好而稍遜半點。

相處的面貌中,你記取了跟他某次在街頭的一個深深的擁抱。你不下一次講起。

然後,你似乎好起來了......那是帶傷的好起來。我們都是這樣受傷和好起來的。

這是一個下着冬雨的夜,我忽然擔心你在記憶裏着涼。你總是善感。

死亡的意義不在於失去,死亡的意義在於喚醒我們對珍惜的覺知。來不及說愛,來不及珍惜的,總是追不回。及時說愛,知易行難,錯過了又恨錯難返。我在世道中學會這些。

一年了。這一年來,你,以及心裏的你,過得好嗎?

隨著年齡漸長,我越來越不能把活着當作理所當然,一個意外、一場病.....隨時把我們脆弱的生命擊毀。對於無常,我們招架乏力。所以,對於珍惜這回事,我盡力而爲。

我知道你也一樣。但願,你我都有幸一直遇到,懂得珍惜我們的珍惜的人。

天冷,要添衣。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