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09

11月,好忙好忙,忙工作又忙功課,昨天上課時交了一篇八千字的作業,成就感斐然。(DK,鯨建議同時在修中文系的我們“新港交流”一下,互相交換作業題目,看看能不能交換作業.......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完課,走出大學的門口,已經被冷風吹得當場幾乎當場僵硬。冬天了啊。

交作業的前一天,才交了一篇兩千字的稿。有時候會懷疑,這麽多字真的是自己嘔出來的嗎?

交了作業,又得回到趕稿、 寫劇本的世界去.......

下個禮拜的今天,我已經在吉隆坡了。

10天插針不入的宣傳行程,是人生過渡到另個階段的一段路.....我一直珍惜你們對我的愛和支持。常常在很累很累而感到心情黯淡的時候,我想到你們,就看到了光。

13.11.09

實物



書已經到了出版社,阿佐拍照讓我先睹爲快。

辛苦了幫我搬書的同事,謝謝你們。

期待下個禮拜回去,捧在手心當中,不知是何種滋味?

坦白說,自知出一本書其實沒有什麽大不了,能夠持續出第二、三、四、 五.....本,一直出下去,好像好友Zita,已經出了五十多本書,每本都暢銷,那才是真正的厲害。

謝謝每一個告訴我,願意陪我走下去的人。

早上的小故事

我總是起得早,五點、六點、七點.....頂多八點或九點。看看新聞、專欄,然後開始寫稿。早起的心情,很平靜、 感官很敏銳,能夠靜心感受到萬物的美好,在心間緩緩流過的驛動。

我享受物質帶來的愉悅,但我知道,生活品質,很多時候與物質的堆砌無關,there is so much beauty in life doesn't mean life is beautiful........生活充斥美好事物,不等同美麗人生。是一顆心仍能從稀鬆平常的景致,看到觸動心底情感的景觀、看到耐看的美。


XXXXX

近來天氣冷了,早上起來,會把豆漿倒進小茶壺裏煮熱了,才喝。(我家不用微波爐,對現代人來説,應該是匪夷所思吧?)

我喜歡喝熱豆漿,因爲,我喜歡那凝結在面層的薄膜,即是“腐竹”。每次淺啜,我都小心翼翼地吸起杯面那層雛形腐竹,讓它順勢滑進口腔。唔,好滋味。

然後,我又把杯子放下,攤一陣,直到面層又凝結了腐竹,再喝。如是者喝完一杯豆漿。我和自己在早上的小樂趣。

XXXXX

早安。

兩個字,是我靜美心情的傳遞,希望你的每一天,都過得好。

12.11.09

收詩

收到一首美麗的詩,
要與世等長地收好,
直到,
與肉身一同灰飛煙滅。

Wavelength

曾經沉迷于一部講述外星人故事的電視劇《Taken》,Dakota Fanning在劇中飾演擁有外星人血統的後裔。

她一直過着平靜的日子,直到某天,她接收到來自同類的呼喚,她的命運擺脫不了宿命的主宰。

那陣呼喚,不過是wavelength的相應。

Wavelength之神秘深邃,難以言喻。發放與接收間的那一綫,已是天荒地老的長響。

從你腳尖問你

馬哥的短詩,很喜歡這份“賀禮”!!

《從你腳尖問你》

我問:

踢過中環石板

挑起梳邦灰塵的你 的 腳尖

踮著性愛的禁忌

戳破文字的曖昧


“喜歡 桃紅色指彩嗎?”

XXXXX

順道提一下,豆原那場親密見面會的參加方法和相關細節已經有了,請參閲:

http://bukuganda.wordpress.com/2009/11/11/coffeeboo/

期待和你們貼身又貼心的交流!!

11.11.09

《從我腳尖吻我》宣傳行程


來了來了,宣傳行程終于出來了!以下是公開活動的時間表:

21/11/2009 (星期六)

時間:5pm-6pm

地點:吉隆坡Ikano大衆書局

主題:謝嫣薇VS許裕全:男人和女人的對話 (主持人:徐世順)(馬上有喧賓奪主feel,哈哈)

性質:推介禮、 講座和簽書會

22/11/2009(星期日)

時間:12pm-1pm

地點:988電台(海外讀者可透過www.988.com.my 收聽)

主題:《B咖不怕書》(主持人:王彪民、 Joe)

XXXXX

時間:3pm

地點:Kinokuniya, KLCC

性質:簽書會

24/11/2009(星期二)

時間:10pm

地點:Ai Fm電台 (http://www.aifm.net.my/)

主題:《停駐文字軒》(主持人:碧枝)

25/11/2009(星期三)

時間:3pm

地點:MY Fm電台(http://www.my.com.my/)

主題:《勤意咖啡館》,主持人:卓卉勤)

26/11/2009(星期四)

時間:7:30pm-9pm

地點:MINES綠野國際會展中心

主題:《關於愛的二三性事》(主持人:卓衍豪)

性質:講座 (嘉賓名單稍後公佈)

28/11/2009(星期六)

時間:11am-1pm

地點:豆原咖啡館,吉隆坡富都邵氏廣場底層

主題:謝嫣薇和讀者親密見面會(名額有限,參加方法稍後公佈)(個人建議有感情疑問想私下交流的朋友來這場見面會)

性質:分享&交流會

29/11/2009(星期日)

時間:4pm-5pm

地點:新山Danga City Mall, POPULAR Southern Mega Book Fair

主題:謝嫣薇&許裕全分享交流會

性質:講座、簽書會

*南馬或新加坡的朋友,新山這場活動特別為你們而設,不可錯過了!

如有任何疑問,請洽布咕出版:

電郵:bukuganda@gmail.com

電話:016-307 3500

部落格:http://bukuganda.wordpress.com

Facebook:粉絲專頁Bukuganda布咕

是你告訴我

老朋友Nicole打來。我倆認識有十年了吧?淡淡地維持着聯係,友誼的河流竟自自然然地成了細水長流。她說:“我認識你的時候,你已經在為你要做的事情努力了呀,你真的一步步做到,很厲害!” 有時候,從別人聽見關於自己執拗的過去,也是一種肯定。因爲是你親口告訴我,所以分外感動。

獨處的時光

離開中環的時候,選擇乘搭電車到中央圖書館去。電車的“叮叮,叮叮”,老是令我錯覺這急速城市的時光在晃悠着前進。秋風送爽,一路上被陣陣涼風貼面溫柔地摩挲,愜意得說不出話來。

背着幾本沉甸甸的參考書從圖書館走出,對面有一條林蔭大道,正好可以走到地鐵站。走着走着,渾然忘卻肩膀上的重量,只感受到當下一切的美好:右邊車道的熙熙攘攘、 左邊球場的吆喝喧鬧、 迎面走來的一對親昵並肩的情侶,還有我内心靜謐的悸動。似乎萬物均有詩意。我喜歡這些獨處的時光:一個人坐車、一個人走上一段路到某個目的地......途中不經意地想起某個人某件事,反復咀嚼那一些些只有自己明白卻又無從細說的心情。

9.11.09

惦起......你

有沒有試過這樣的感覺?好忙好忙,伏案疾寫,其中不知多少時間過去。偶然抬頭一瞥窗外的景觀,就那麽一刹那,靜放在心底一個在乎的身影驀地浮現,和帶着壓力的心情來個霎時的時空移位,一浮一潛間,蕩起心間無數個微笑的漣漪。

馬來印象

讀到一篇文章,一個香港女子眼中的馬來西亞,觀察細微、見解精到,很厲害的一個旅人。在她的眼中了解自己的國家,唔,開拓了另個角度的想法。

《馬來印象》 Polly Chik

記得出發前有人問我到馬來西亞哪裏旅行, 我說了吉隆坡和馬六甲, 那人的回應是 “都冇乜好睇”. 我當時默然. 也許是我一向的旅行宗旨是 “沒有沒有看頭的地方, 只有沒有用心去看的人”. 除了景物外, 在街上留意那些人的日常生活, 是一個很好的觀察點, 與不同的人聊天也是. 甚至看一個地方的規劃或政策, 當地商舖的陳設和售賣的貨品, 食物, 和社區各階層的人的互動也是很有趣的.

不像上次到大阪京都旅行, 我看了較多資料, 這一次, 由於決定得倉促, 只是草草看了一些資料便起行. 但相比起大阪京都, 我能夠與當地人溝通, 觀察的角度又有點不一樣了.

馬 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的國家, 主要有三大民族, 包括馬來裔 (超過一半), 華裔(大概有四分一) 和印度裔 (大概有十分一), 其餘均為土著民族, 住在砂磱越和沙巴州. 不同的民族信奉不同的宗教. 回教是國教, 所有馬來裔人打從出生便是回教徒, 而且不得轉教, 也只能跟回教徒通婚. 華裔信奉的多是道敎或佛教, 在街上當見到觀音寺等廟宇, 也有信奉回教的; 印度裔主要信奉印度教, 但也有一些信奉回教. 至於土著民族, 主要是原始宗教信徒. 基督教也隨西方商人和傳教士前往中國期間而傳入, 只是信奉的人不多, 多為菲律賓移民, 華人和土著民族.

寫了 比較多民族和宗教的介紹, 因為我正正覺得這些民族和宗教多樣性吸引了我. 在馬六甲時, 我住在古城的一間hostel (超便宜, rm20一間單人房, 但要用shared bathroom. 旅館主人也超正的...). Hostel位處的那條短短幾百米的街, 有回教清真寺, 印度廟宇, 觀音廟. 那條叫做harmony street, 指的正是這種不同宗教和民族揉合並存的意象. 那天到達馬六甲時天已黑, 的士司機不懂得路, 我在下車以後, 便自行找那間hostel. 幾乎所有商店已關門, 一所住宅前的路邊坐著一對華人老夫妻, 我問路. 他們也不知道, 但他們指著對面一間印度人開的hostel說那一間也很好, 不如投宿那一間旅館好了. 我只好說我已訂了房間, 不好爽約. 心裏有一股感動 – 華人夫婦向我介紹印度人開的店呢. 某地區政府真需學習和諧社會不是建造出來的, 而是人真的在做, 人真的有包容能力. 真正和諧的社會, 應該不用大字標題無時無刻提醒我們身處在一個和諧社會吧... 但我還是認為這最主要不是政府的問題, 而是某地區的人的思維空間真的愈來愈狹窄了, 其被道德倫理及自我保護的框框封鎖住了.

因為當地華人其實是在英國殖民期間被帶到馬來西亞, 為英國人效力的. 現在的華人其實就是當時這些華人男子與當地土著馬來女子所生的後代. 到達的頭幾天, 我與一些年紀較大的華人在閒聊時, 往往會問他們是第幾代華人, 他們通常會臉露驚訝之情, 然後再說是第三代. 他們說很少人會問這個問題. 我心裏擔心這其實是否禁忌問題, 幸好後來我再問一些當地人問這個問題是否不妥當, 他們說不. 我想只是因為真的很少人以遊客身份問這種問題吧... 在吉隆坡的大多會說廣東話, 在檳城的則會說潮州話或褔建話. 我在想, 一個華人在馬來西亞, 如果家在檳城, 他會說潮州話/褔建話, 然後在學校學馬來話, 英語和華語, 在吉隆坡工作的話, 大多會學懂廣東話. 便基本上懂得5種方言/語言. 當地友人說, 真正的語言天才是印度人, 除了通曉馬來語, 英語和印度語外, 與華人做生意的印度人還會華語及廣東語. (需知道這不是必然的, 尤其是當雙方都有共同語言即馬來語時).

另一 方面印象較深的當地人對於國家的認同感. 還記得在吉隆坡時與某華人閒談時, 他說了一句 “我是馬來西亞人, 不是中國人”. 我也聽過當地印度人說過類似的說話. 當時覺得很怪. 覺得怪不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他們本來就是馬來西亞人), 而是因為他們為什麼會刻意說出來? 是因為怕我誤會他們嗎? 還是他們其實對於自己的身份還是存疑而需特別說出來? 還是在整個教育灌輸中, 他們被灌輸了國家的概念, 使得他們自豪到要跟別人提起? 還是有其他原因? 或者沒有特別的原因, 只是巧合? 我不知道, 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

在 幾天淺淺的認識中, 我覺得整個社會是處在一個dynamic的平衡點上. 513事件對當時社會帶來的影響至今, 已達成一個平衡. 513事件後, 為了保護馬來人, 便實行了一些措施讓他們享有特殊的地位和優惠. 譬如只有馬來人才能擔任政府公職, 馬來人每生一個小孩, 每個月便能獲得由政府資助的rm500. 我問當地華人, 他們對於政府偏袒馬來人的看法如何, 有沒有覺得不公? 他說 “也有呀, 但我們會搵更多錢, 要比他們富有.” 我不知道這種看法是否普遍, 但至少當地華人一般來說比馬來人富有, 而且他們暫時沒有太激烈的行為. 我覺得政府的這種貎似不公的保護政策會減緩社會分化. 至少馬來人有經濟保障時, 他們心裏會平衡一點, 而不會仇恨華人(認為華人奪去了他們的資源及財富). 沒有社會動盪下, 發展才能更健全.

馬來西亞人也不能抨擊政府, 而且政府的保護政策很強, 凡是當地有生產的, 政府對舶來品的稅收便會高得驚人. 在香港, 一部十幾萬的日本車, 在馬來西亞會變成二十幾三十萬, 而本地生產的車, 則只需幾萬港元. 需留意的是, 當地一般人的收入平均在rm2000至rm5000. 即4000港元至10000港元之間. 當地友人笑說在當地看見日本車, 便知那是有錢人.

另一個很有趣的觀察, 當然只是以偏概全. 我搭過馬來人, 華人及印度人開的計程車. 馬來司機一般不說話, 連問他問題 (我好鐘意同的士司機談話, 因為可以了解到更多當地的資訊), 他都未必會回應, 不知是否語言問題還是什麼; 華人司機則比較被動, 但一般問他問題, 他會很樂意解答; 而印度人司機則超級健談, 一上車後, 他便會滔滔不絕地告訴我一大堆資料, 又會好奇我從哪裏來呀, 到什麼地方看過, 接著下來的行程如何呀等等. 幾天下來的感受, 印度人開朗親切, 華人自然有一股含蓄害羞, 馬來人很和善及layback.

這一篇大概是我對馬來西亞的印象. 下一次去, 也許又有一些有趣的發現了吧.

下一篇想寫的較集中在吉隆坡和馬六甲...

8.11.09

關於出書,我想說的是......

32嵗,推出人生第一本著作,我覺得時機剛剛好。

出書是每個文字人的目標,也標誌着寫作的一個里程碑。然而,在這個年代,出書並非稀有的事,我不會因爲出了本書而變得與衆不同。好久以前,我渴望出書的欲望比起現在強烈得多,那當然也是年少輕狂,追求優越感大於一切;出書,其實是另類的虛榮。說分享、 說紀念、 說理想.....都是美化虛榮心的包裝而已。幸好那時候沒出成書,要不然以當時幼稚的思想、貧乏的内涵,充其量也不過是文字自瀆——而且用上的紙多很多,超級不環保!!

因爲看穿自己,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斷自我對話和調整。我問得自己最多的是:“如果今天你的文字不再有機會發表,不再有人來看,你還會喜歡寫作嗎?” 問了一千零一次,答案是:“會。” 我永遠記得青春期的自己,在上課時、在做功課時,都在分心地寫寫寫....寫散文寫小説。可是那些作品,很多時候讀者也只有我一人而已。但我依然享受,整個中學如此度過,考試成績常常很爛,但創作量十分驚人。回想起來,那是我寫作生涯最私密的美好時光。

然後我長大了,然後我還在寫作。我在文字裏頭不斷成長和蛻變,基本上,這是我唯一能做好的事情了。意識到自己才情不足,所以一直以努力補救。幸好,我踫到許多願意包容我、 支持我的人:編輯、讀者、家人、朋友......幸運不是因爲我擁有你們,幸運是你們讓我懂得珍惜人生每一刻稍縱即逝的運氣。

我常被朋友說是個率性的人,儘管如此,當我對一個人示愛,我是很確定自己是打從心裏喜歡對方的,不是隨性的衝動。這是對自我情感的尊重。心態延伸到出書這回事,我是很確定自己喜歡寫作,我才會出書。沒有了作家這個光環的加持,我依然會寫作。

近年來,因爲寫作,我跟許多讀者在知性和感性的層面有了接觸。記得我喜歡的作家黎堅惠講過:“幫助別人,自然會得到需要的幫助;解決別人的問題,也會找到自己的答案,都是很好的良性循環。”確實如此。在文字裏,我成熟、我成長。謝謝你們。

因爲這本新書,我將在11月20號回去馬來西亞宣傳,逗留爲期十天(我跟姐妹說,這個年頭,賣淫都要上網打廣告,賣什麽不用宣傳?)。到時會有一連串的通告,包括媒體訪問、演講、簽書會、推介禮、讀者分享會等等,衷心希望你們能來。尤其是私下給我寫過電郵的讀者,我一直希望能親身給你們一個擁抱。海外的讀者,無法近距離接觸,可以通過出版社的網站郵購。但要注意的是,郵購會在下個星期一(11月9號)才正式展開!

出版社的官網仍在構築中,大家可暫時通過出版社的部落格獲得有關郵購、宣傳活動的詳情:http://bukuganda.wordpress.com/ 。如有任何疑問,也可在上面留言。

怎麽說呢?32嵗,人生的新階段才要剛開始,你們會陪我走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