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09

跑步機上的男子

不時在gym踫到這個男子:年輕、 平頭、五官端正、戴眼鏡、 大約175cm高度、 身材健美,永遠在同一架跑步機上聼着i pod,然後一邊跑步一邊引吭高歌。因爲對他極感興趣,要是他身後的機器沒人佔據,我便會站上去,一邊運動,一邊偷瞄這個男子。然後觀察到,他的歌聲常令身旁的人(但通常是師奶囉唔知點解)側目,也碰過有人急急腳離去。他是陳奕迅的粉絲。這般操練法,我有懷疑過,他是不是準備去紅館開演唱會呢?也懷疑過他是“超級巨聲”或“亞洲星光大道”的參賽者。事實上,我是有點欣賞他視旁人目光無睹的灑脫,自我陶醉在無傷大雅的小小樂趣裏。

抽筋

加愛的blog談到“感覺自己的身體”,想起這一年來,不時在睡夢中因小腿抽筋的劇痛而驚醒。上網google過,衆説紛紜,都不懂自己是屬於哪個病因?惟有抽筋下去。

從麥當勞早餐講起

不要笑我,自認對美食要求多多的我,其實不抗拒吃麥當勞,尤其喜歡他們的早餐。可見,我真的在速食年代長大。

曾經一度,每個禮拜有兩三天的早餐都在麥當勞解決......身材越來越膨脹下,我和Eric痛定思痛,定下一個月只有兩次的麥當勞quota,不能多吃。至今已執行有年餘,即使瘦身成效不錯,依然堅守原則(但秋風起,又是打邊爐的時候了......一定要忍忍忍忍忍。)!

麥當勞的早餐套餐中,必定有個hash brown。一開始我便告訴Eric我不愛吃,把我那份讓給他。半年過去,有一次Eric見我眼定定地看住他大口大口地咬手上的hash brown,便問我,要不要試試?説不定我的口味會改變而愛上呢?我點點頭,一吃之下,忍不住把他手上那半個hash brown吃完。Eric詫異說:“你怎會不喜歡吃hash brown呢?”我才坦白招供:“其實我都喜歡吃hash brown,只是因爲你太愛吃,所以我假裝不喜歡吃,一直把我那份讓給你!” 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是不會介意把對方擺在比自己好一點的位置成全他的快樂,就算他未必有機會領會到那份很隱諱的心意,但只要他當中得到了快樂,知不知道背後是種怎樣的付出,也變得無所謂。

只是,經過一段長時間沒碰,我是真的沒那麽喜歡吃hash brown了。

法式早餐

住宅樓下的Jusco超市内有個出售Macaron的專櫃,最重要的是,超市每天早上八點半就開門營業了!平日只道購買食材極之方便,在這個難忍Macaron夢幻誘惑的早上,才驚覺它提供的方便,比我所以為的貼心許多。



看見那些擺在玻璃櫃裏色彩斑斕的Macaron,好像在花姿招展向途人招徠:eat me!



9:25am的Macaron。中間那個血橙(blood orange)味的,最好吃!!

30.10.09

“談”自己

我常被朋友界定為“嘴巴甜”的人,但我倒不認爲自己嘴巴甜。一來,我對於看不過眼的事情會出聲,所以有時會得罪人;二來,嘴巴甜有種奉承獻媚的意味,我才不屑咧。當我讚美一個人,或是表達情感,都是依心直說的話。是我太坦蕩嗎?還是大家習慣了迂回/口不對心?以致我常被當作稀有人種。所幸即使稀有,還是有同類,不分男女。記得跟吾友ZZ初次碰面,一頓飯吃到一半,已經互相表白:“我好鍾意你!”“我都係!”OK!兩個女人馬上天雷勾動地火,纏綿愛戀(!)至今。

所以,當我對你說:“這頓下午茶若不是跟你一起吃,就不是那個味道了。”之類的話,請不要懷疑我,要不然我會覺得很受傷。我並非把同一番話複製到不同身上的人。因爲,很清楚自己心意的人都明瞭,每個人給與自己的感受都不一樣,令你產生的反應自然也不一樣。

向人表達傾慕之情,對我來説也是毫無難度的。只因我覺得,當你覺得一個人好叻,是應該跟他講,讓他知道有人很欣賞他啊,因爲他deserve it。對我來説,另一件沒什麽障礙的事情,就是認錯,也許這跟我願意自省的性格有關。我是個樂意說對不起的人。譬如,之前E小姐生日,我買錯了禮物給她,她沒說什麽,但後來我無意知道了自己的過失,即當面對她說:“對不起,我買錯了香水的牌子,是我不夠細心和體貼,但以後我一定會為你做得更好!”結果逗得她笑了(有時我都懷疑如果我係仔會溝死女!!)。一個原本可以是耿耿於懷的芥蒂,立時瓦解。人生苦短,何必兜兜轉轉呢?遺憾,不管大小,往往都是在你想說想做但來不及行動的時候,機會已經消逝甚至永不復返下發生的。

我想,在情感和物質上,我是一個懂得對自己大方的人,所以更加不會對自己喜歡的人吝嗇。因爲,在那個“對自己大方”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會那種力量,自然也懂得該如何對別人好。不懂得愛人的人,多半也是並不懂得自愛的因果循環。回到老生常談的話題,愛人,是真的應該從愛自己開始啊!

29.10.09

過關

下午ICAC的公關打電話來邀請出席慶功宴(又是吃大閘蟹!),在她口中知道,我們編劇的那個故事,兩個禮拜前在TVB播出時,收視率非常好。我客氣地回應謝謝。其實我老早忘記了有收視率這回事,但官方最重視的應該是這個吧!幸好過關。反應遲鈍的我挂了電話才想到,爲什麽不問她,如果收視率PK,是不是沒得去吃大閘蟹慶功?

其後

其後,想到的是,“你回頭找我我都會在”這回事,不包括msn。但,又發現,跟越是親近的人,越是msn得少。

28.10.09

放心/距離

由於合作的關係,近來不時會聼Eric提及陳可辛。可是,每次他説到陳可辛,我想起的都不是他的電影,而是多年前他在訪問中講過的一句,他說的愛情觀:“我們要遇到一個人,一個你很放心跟他在一起的人,不用擔心他隨時跑掉的人。”

的確,一個讓你放心的人,會成爲你不斷前進的後盾。很多時候,真的要感謝那位願意在原地等你的人。我沒有等你,但我跟你之間,只有一個轉身的距離,只要你回頭找我,我都會在。

“我唔係lonely boy”

我知道身在大馬的許多朋友都是阿蘇粉絲,跟大家分享這篇原文刊登於《蘋果日報》的專訪。

XXXXX

難耐情轉淡 狠跨斷背山

蘇施黃 “我唔係 Lonely Boy”

問蘇施黃是否 lesbian(女同性戀者),她瞪大眼睛詫異地說:「唔係呀嘛?仲問?大家 understood啦!」蘇施黃大談她的愛情觀,原來在她的心中,絕對不止有一座斷背山,她跨過一山又一山,是因為勤力,亦因為她要前進、前進再前進。 

現年 51歲的蘇施黃,多年來一直作男性打扮,對於她的性取向亦有不少傳言,記者單刀直入問她可是女同志,她打了個突,隨即說:「你見我到咁樣,個頭剪到咁樣,我由出道開始已經係咁打扮,唔係嘛?仲使問!你見到一個人妖行出街,鬼五馬六咁,你仲走埋去問人係咪人妖?大家 understood(明白)啦嘛,你又唔去問俞琤係咪攣?」


問蘇施黃現時是否一個人住,她即報以鬼馬表情說:「我梗係唔係 lonely boy啦,最好四個人一齊住啦,夠一麻雀呀嘛。」

「不能一刻冇愛情」

感情生活方面,蘇施黃透露她是一天不能沒有愛情的人,她說:「我唔可以一刻冇愛人,有朋友,一路以都係一條友,其實咁樣係唔得,習慣一個人,性格會愈愈怪,好難相處;亦有朋友雖然有愛情,但係一人住一間屋,得閒你過,得閒我住你度,咁樣都唔係分享生活,係愛極有限。」


蘇施黃續說:「愛情投入好緊要,好似打份工咁,原來你老竇係李嘉誠,你只係賺錢買花戴,咁就唔會投入,冇份工唔得就會投入。」


蘇施黃用勤力來形容自己的愛情態度,她說:「我愛情經歷好豐富,從來都唔可以停低,做要勤力,談情說愛亦要勤力,感情變淡,係因為慣性, take things for granted(視作理所當然的事),我係一個幾浪漫人,工作上係懶,但懶得又做得夠喎,我夠係比人好,我做咁多份工,各樣都唔太差,做唔到,我唔想做,但應承做就要做到最好,談情亦一樣。有情侶,一睇明知實散硬,但唔肯分手,拖十年八年,我唔要有一日係咁,做人朋友又好,情人又好,只要我覺得有唔開心,即刻會檢討,然後會好狠咁決定各奔前程,唔肯放手,係跌入 comfort zone(舒適的環境),驚轉會要適應好多,但人係要前進,日日要向前。唔肯分開人,係懶,咁點會有開心人生。」

「唔認花心係撇脫」

遇上失戀,當然傷心,蘇施黃從不死纏爛打,她說:「無論係你飛人抑或人飛你,經過一段時間相處,分開都係傷心心理學講,開心唔一定留度,唔開心會留度好耐,可以係幾日、幾年甚至一世,你話幾得人驚。其實分手係好難講得出口,佢出得口一定諗好耐,量過度過點樣最唔 hurt先講,咁情況仲哀乜鬼呀哀!」記者指有些女仔得閒無事會將分手掛在口以作要脅,蘇施黃說:「咁就抵佢死啦,咪當罰,咁幼稚! 20幾歲先會鍾意玩屎忽花,我都 50歲啦。」


以蘇施黃的論調,似乎不相信愛情有一生一世,她說:「咁又唔係唔信,雖然有人話我係花心,但其實我係撇脫,要對方同我一樣咁勤力先得,大家都係咁上下步伐先得。我人生觀,對所有都係一條柱咁落,無論係愛情、友情、事情都係一樣。」


問蘇施黃現時的感情關係是否穩定,她說:「點為之穩定呢?你講係 quantity of time,有人結婚 60年但互相眼超超,夜晚走去扑濕個老公兼剪佢條,咁算唔算穩定?我講係 quality of time,無論段愛情幾長幾短,但我會擺晒我所有感情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