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09

又是從一些事情想起

長輩在日本回來,買了好好吃的巨峰提子給我們做手信。那豐腴渾圓的果實讓人垂涎欲滴,Eric即刻拔下一顆葡萄往嘴裏送,我倒是猶豫片刻,問:“你可以幫我剝皮嗎?” Eric又哀聲又嘆氣,一邊罵我扭計,一邊連聲說他忙完手上的工作便幫我剝皮。對於需要剝皮的水果(香蕉除外),我是一個handicapped,只因爲,從小到大,都是父母代勞!!(Ok,我都自認樣衰!)從橙柑芒果類,到葡萄到蘋果,該削皮的削皮,該剝皮的剝皮,父親都會幫我一一搞定,然後把水果放在盤子裏,給我叉着吃。因爲父親做壞了規矩,後來我對於吃水果很挑,母親無可奈何,又步上父親的“後塵”,對我吃的那份水果“特別關照”。至今依然。每次回去K.L,有時候跟朋友在外吃飯,回家以後總會看到一盤經過去皮處理的水果,如葡萄、 如芒果,放在我房間的書桌上,蓋着,附上一個叉子,等我吃。

小店老闆

中午和Eric出銅鑼灣吃飯,說起好久沒到總統商場底層的情趣用品店去逛了,擇日不如撞日啦,吃了飯便過去(飽暖思淫欲???)。那裏有好幾家sex shop,我們第一次去的時候,誤打誤撞走入其中一家,因爲被那位年約三十的老闆的個人魅力所吸引,從此死心塌地成爲他的忠實顧客。老闆魅力何在?主要是幽默風趣,而且有點墨水(!)。他小店櫥窗展示的情趣用具,款款都附有打油詩助興(?),寫得淫樂但不賤俗,我和Eric都會邊讀邊狂笑。老闆對自家的貨品蠻有要求,主打貴價但品質高的情趣用品,常有同區情趣店都沒有的獨家貨色。我恆常對那些琳琅滿目,使用方法帶點匪夷所思的大小玩具瞠目結舌,而老闆會非常熱心地介紹,即使明知我不買( 大佬,老闆的獨家貨品動輒上萬!用咗來高潮個陣識飛咩?我不如買手袋好過)。店裏不時有顧客進出,但我總是落落大方請教,老闆也侃侃而談,之間有一種惺惺相惜。記得有一次,我去買“震蛋”打算送給女友作生日禮物,老闆一一介紹不同“震蛋”的觸感和速度感,特別推介其中一款,説辭猶如急口令:“呢個可以震陰核、震陰唇、 震大髀内側、 震乳頭,震龜頭,震得來又好舒服0架!” 我聼完已經想笑死,然後問老闆:“你講得好鬼正,可唔可以repeat咧?” 我和Eric常說,老闆的個人風格真強!!

今天去到總統商場,晴!天!霹!靂!現址已成了一家美甲店!!!我們死心不息,樓上樓下逛了一圈,特地走進去同類型的情趣店探視,但最後證實,老闆的店關門/搬走了!!我們惆悵地說,弊在連店名都不記得,要不然還可以上網查詢。至於老闆,我們總是老闆老闆地叫,不曾知道他姓誰名啥。其實,我們要買的東西,並非三尖八角,其他的情趣店都能買到。我們失落的,是失去了跟一個有趣人物的交會!!

16.10.09

都是從一些事情想起

每一次用瑤柱熬粥,都會想起父母。因爲,他們來香港,一定會到上環的海味鋪大量入貨。其中,又怎麽少得了我的份?頂級的日本元貝、 蠔豉,父親都給我一斤一斤地買,讓我放在冰箱看門口。知道我不喜歡大費周章弄乾鮑,便給我買幾百元一罐的即食鮑魚。有一次來到一家店,裏頭有三十年的九製陳皮,我一聞,便知道是好貨色,陳香醇厚無比, 即時大嚷:煲紅豆沙一定好正!!父親二話不説便叫那夥計給我抓幾兩。那幾兩陳皮,大概只有十片吧?已是好幾百塊。但用來煲紅豆沙是真的與衆不同。從此我家的紅豆沙是名副其實的以本傷人。於是,煮紅豆沙,也會想起父母。每次在香港小住幾天離開,父親又會給我留下一筆現金,說“俾你去買衫”(!)。這一些,不是代表父親有多財宏勢大,其實我們家不過是小康,只是自小他便捨得給我最好的。他對我的付出,讓我明白,愛一個人,總會想在能力範圍以内為他做到最好。

好日子

跟朋友仔在電郵聊起名牌包,忽地想起之前看過的一篇文章。引用其中一段章節如下:

“最近讀到友人的網誌,說着工作忙碌的中女養生之道,盡量早睡,勤做運動,另加每天吃一小匙燕窩。不知怎地,讀到這句便好感動。一般人會說,很多女人的生活 都是這樣的啦,沒甚特別。但她是我認識的友人,記得初見面的時候,她剛畢業出來工作沒多久,比較黃瘦,點着煙輕描淡寫說起從前的苦日子,任何人聽到也覺心 酸。

然後,數年過後,每次見她,都較上一次更精神亮麗,談工作談愛情談生活小事,事事處理得宜全上軌道。然後,由失眠時夜夜焗 麪包餅乾,改為每天早上的吃一匙燕窩。那一口燕窩,最重要的功效不是延緩衰老讓她百病全消,是證實她有閒暇有餘錢,終於可以掌握到自己的人生,從此以後過 好日子。”


當時看了,心中感動。是真的,隨着年齡增長,經濟獨立之餘、 還可以在花錢時有隨心所欲的彈性、可以買些奢侈品來取悅自己或饋贈友人、 可以在吃飯時隨時請客埋單.......這些看似物質化事情的背後,其實表示了一個人賺到了人生的某种自由度。因爲這篇文章,我忽然明白了:許多生活的環節、 其中的素質,當然跟自身的能力環環相扣;當我可以以享受果實的姿態去消費、 去享受,那是因爲我把自己的人生掌握得越來越好啊。

Man在骨子裏

朋友仔Jenny將我形容為“man在骨子裏”,很港式的形容,但我覺得好中!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心志十分男人,不拘小節、豪爽的作風也偏向男人(個人認爲有很多雄性動物其實比起女人更狷介!),真納悶,竟然有人覺得我是百分百女人?(難道真的是因爲波大????)

15.10.09

意想不到的小浪漫





本來是一次無傷大雅的玩笑,沒想到在帶點浪漫的氣氛下結束。

幸好有收到。

D.K挑的日本鞋履品牌rosa mosa明信片,還真的是精挑細選,“白頭偕老”(但那個女人看起來像女巫多點!!),呼應我寄他那張Amedeo Modigliani 筆下的“斯人獨憔悴”。非常有心思。在郵箱抽出來一看,還怔了怔。圖片、 文字都前呼後應,唔,如果這是個遊戲,不但雙贏,而且無懈可擊。

地鐵奇人

昨天搭地鐵去金鐘,一如既往坐在那裏望向前方發呆。忽然間,咦,有點不對勁,有一對人的小腿,在我及肩水平位搖晃。發生咩事呢???!!!我本來已在發呆,但依然先是一呆,然後主觀鏡頭沿着那雙毛茸茸的結實小腿一直往上移:OK,原來是坐在我身邊那位黃衫光頭伯伯,用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捉住地鐵的橫鋼條當作pull-up bar來做pull-up!!!

只見他一臉怡然,仿佛置身于健身中心般自在。十年難得一遇的奇事,令我當場醒醒醒醒醒曬!!!連忙視察其他乘客反應,只見坐在我對面的女人,已經忍不住在狂笑,而她身邊的(另一個阿伯)則是歪着眼鏡瞪住這位pull-up阿伯。一班洋人乘客趁機起哄,拍手尖叫,pull-up阿伯臉露微笑,以慢動作緩緩坐下,然後臉不紅氣不喘地以美式英語答謝觀衆(?),並說:我每天都要做二十下,最近出來旅行,沒什麽機會運動,看見地鐵有現成的工具,就好好利用來健身!” 中年洋女聼了臉露欽佩之色,問阿伯幾歲了?阿伯自豪地說:“75!”哇,又真係睇唔出,看樣貌身材,以爲頂多60嵗,fit過謝賢伯伯好多!!!這位阿伯顯然是練武之人,除了身手了得,還聲如洪鐘,我坐在他旁邊,他的音波(功?)是先震破我的耳膜然後再追擊中樞神經將之摧毀!!!!遇到少林寺來的方丈,我只恨自己不是峨嵋派掌門練師太,手上塵拂一掃,然後耍出淩空一字馬,擺出功架(撩交打),來個當代兩大高手的對決!!!

14.10.09

得罪人

一個出來行走江湖的人,怎可能沒有得罪過人?再面面俱圓都會遭人非議。一個沒有得罪過人的人,要不是太虛假,就是太懦弱。

13.10.09

愛的祝福

昨天跟導演的談話,令我心中有許許多多的餘蕩。想起聶魯達的一首情詩,找了出來:

No, forgive me,
if you're not living,
if you, beloved, my love,
if you have died,
all the leaves will fall on my breast,
it will rain upon my soul night and day,
the snow will burn my heart,
I shall walk with frost and fire and death and snow,
my feet will want to march toward where you sleep,
but I shall go on living,
because you want me to be, above all things, intamable, and ,love, because you know that I am not just one man, but all men.

過去再美好,不代表我們要活在過去。因爲,(有小説家曾這麽說)亂採記憶的果實,會弄傷滿樹的繁花。愛,是可以擁有回憶,但也能目送回去。若然在刹那想起,時光默然靜止,心中仍能感受到那份悸動——我們其實已得到因歲月沉澱的那份精華,愛的最大祝福。

不老的記憶

昨天導演問我:“發生在兩個人之間,最浪漫的事情是什麽?”我回答了以後,反問他:“你的情人當中,做過令人你最難忘的事情是什麽?”導演想了一想,侃侃地說:“你知道嗎?令人難忘的,根本不是事物本身,是對方爲了那件事投放的心思、 時間和努力,令到那事物變得珍貴。價值是那個過程的付出,不是那件事情。” 年近五十的導演,說起這番話,嘴角帶笑,神情溫柔,樣子刹那年輕了二十年。生命中被善待過的幸福、被愛過的記憶,是不會老的啊。

最浪漫的事

今天討論劇本,反反復復談到電影裏那段刻骨銘心的戀情,導演忽然問我:“你覺得發生在兩個人之間,最浪漫的事情會是什麽?”

不如由你們告訴我?我想知道他人的想法。

11.10.09

流水· 浪花


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但沒有遇上任何 落花

原來是自覺有如明鏡的心境

為天降的稀客 泛过一點 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