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9

給馬哥

那天跟幾位好友約好在醫院聚頭,
馬哥因公務繁忙,原本說不來
後來又來了,
正是因爲我倆還未碰面。
看見瘦了一圈的馬哥,
可以想象他近來的奔波勞累,
默默心疼着。
探完病分兩批人去吃飯,
我餓昏了頭,就是俗稱的holand ngor,
猶豫了一陣決定跟姐妹們到鄰近的韓國餐廳醫肚子。
棄馬哥於不顧,
而其實他爲了我,也在某家cafe訂了桌子,
以便我們能夠好好catch up。
我當時沒想到那麽多,
一心只想快點吃飯,真的holand ngor。
直到馬哥踏入電梯,門關上了,
我才冒起了一絲不安。
仿佛什麽地方不對了又說不出來。
吃飽了回家,
所謂飽暖思往事(?),
愧疚感排山倒海地湧出。
面對一個事事以他人為先的馬哥,
永遠把自己感受殿后甚至隱藏的馬哥,
自己是應該更體貼一些,
照顧他的感受。
因爲馬哥不會像我在嘴巴嘟囔:“你怎麽可以不跟我走,我特地爲你留了桌子!” 又或者是:“想死是嗎?我是為你特地趕來醫院現在你跟別人去吃飯??!!”措辭轟烈、 一馬當先地表達個人想法和意願。
不會的,馬哥永遠不會。
他總是把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
我其實不懂他有沒有失望,
但我辜負了他的心意是真的。
他那個風塵僕僕的樣子,
那個消瘦的身影,
我竟然.......在當時忘了他在電話說過想跟我喝杯茶。
對不起,馬哥,
我考慮仿效洪七公斬食指警惕自己。
請你原諒我,曾經對你這麽粗心大意不體貼。
但願我以後可以為你做得更好一些。
不要不愛我。(其實最擔心這個....)

10.9.09

吃的二三事

“芽菜雞”

Jalan Gasing著名的芽菜雞,中學畢業之後就沒有再回去吃過了吧?即使有,次數應該也不多,因爲對於這雞飯的記憶,還是逗留在中學時期啊!記得以前常爲了籌備辯論stay back,晚上學校食堂早已關門,附近就只有這兩家芽菜雞餐廳營業,我們吃來吃去,永遠只有芽菜雞!如是者,可以連續兩三個禮拜的晚餐都是雞飯,因爲我們那時搞辯論是癲的,是喪的,是每天放學就留下來的,是可以不眠不休的!我的青蔥歲月,是真的沒有留白,只有一連串的忙碌和疲憊!

也許這雞飯標誌着那一段憨居居的吃苦歲月,所以,好久都不敢去碰!直到前幾天,探完了病,因順路來到這裡醫肚子......久違了,這熟悉的味道!味道依然不變,連斬雞的老闆還是老樣子.....但我呢?卻是走過了許多路回到這裡!

XXXXX
“Nasi Lemak”

今天的早餐,飽到~~~~~~~~~~~連午餐也skip了。

在香港從來沒有吃過像樣的nasi lemak,而且貴到離譜,從此死心,要吃就回來吃。

香港的新馬菜,水準很參差,泰國菜卻是一流!啊,九龍城,我回去以後要去拜侯你!!!





XXXXX

“芋頭蛋糕”


這裡頭有一個令人感動的小故事。

綫人報料說,在我回馬前兩天,我的中號溫柔男友阿佐在豆原咖啡館,特地請老闆娘在星期天留芋頭蛋糕:“因爲有可能跟agnes過來,但又不確定會不會來。” 不過還是請老闆娘留一份,免得真的去到吃不到會掃興。

這芋頭蛋糕,是真的好吃;但裏頭的心意,才是甜美所在!!




XXXXX

“秀色可餐”

早餐男孩李小鯨.......eh?!

才子磨刀經年,即將重出江湖,敬請期待。

獨家照片,粉絲可任意下載(!)。

經此一役

經此一役,更珍惜身邊一班難能可貴的朋友。

9.9.09

Zsa Zsa Zsu

我的舊部落,曾經以“Zsa Zsa Zsu”命名,用了大約兩三年的時間。

爲什麽?

“這幾年來,我不斷地向前走,卻又一再忍不住回頭看,看到了成長,但也看到了許多失去和無奈,想留也留不住的幸福。不過,可以在過程中盡力而為,人生是沒有遺憾的。我從不讓旁人說我應該滿足,只有我自己知道,什麼才是我要的幸福。

記得有一次看《SATC》, Carrie在裏面有一句話:“Some people are settling down, some people are settling and some people refuse to settle for anything less than zsa zsa zsu. 其實,所謂的 zsa zsa zsu 是指心動的感覺。後來才在一本雜誌得知完整的意思,這是美麗得如詩般的詞句。

zsa 代表“when the stars touch the water, 第二個“ zsa 則是“the sound of candle flicker ; zsu 意味“and so do you 。翻譯成中文,應該是:“ 當星星碰觸海面那一刻,當燭光搖曳時的聲音,都是一種令人魂縈夢牽的感覺。”

儘管愛情裏永遠有著許多未知數,儘管愛情總有天不從人願的時候,儘管愛情令人難以捉摸,但是,當那個人出現的時候,感覺多麼美好,這就是zsa zsa zsu 關於愛情,有人選擇不妥協也不安定,那是因為還在尋找zsa zsa zsu。一種生命因此燃燒的感覺。儘管9705年,我這個黃毛丫頭到一個落落女子的成長用許多淚水換來,我仍然覺得,有一些人,總會令自己的人生從此不一樣,錯過了多可惜。我想,不管我們在愛情裏經歷了多少磨難,都不可失去追求一段美好戀愛的信心和希望,不要為了失意向現實妥協,不能放棄尋找zsa zsa zsu在生命的出現。

————————發表於05年《都會佳人》

後來,我的部落換掉了名字,Zsa Zsa Zsu成爲了一個追尋的印記。我想,因爲我已經找到了生命中的zsa zsa zsu。

愛情

整理舊文章,看到自己寫過的:

希臘神話愛神母子維納斯和丘比特的塑像,前者斷臂,後者則是蒙眼——足以解釋為什麼在愛情裏頭,人們不是愛得盲目,就是抓不住對方。”

今天重看,笑意更深。

上輩子的事

講電話講到沒電,
俗稱煲電話粥,
煲到滾洩燶底,
對我來説,
仿佛是上輩子才會發生的事。

8.9.09

K.L拾碎

“微細效應”

跟阿佐出去,他幫我開車門的時候,問:“爲什麽你沒有穿裙?” 請問還有多少個人很想幫我“塞裙擺”??

XXXXX

“醫院”

回來以後連續兩天都往醫院跑,見了他,心裏就踏實了。

第一次領略到,當一個人虛弱到一個地步的時候,只有眼神是完整的。(幸好還有眼神可以完整)

不管怎樣,你是我心愛的朋友。看着你在慢慢好起來,那種欣慰,實在百感交集。

XXXXX

“我的溫柔男友


我的頭號溫柔男友。

不時“投訴”我嬌縱又讓我嬌縱的人。以溫柔包容我甚多缺點。才華橫溢,至今仍然令我衷心仰慕。

差點忘了,他也是少數的“讓鏡”高手。從一開始便是。是非得要心裏很踏實、很有自信不可,才有這份自在。





我的小號溫柔男友。

和他玩了一趟跟時空錯摸但最終相逢的遊戲,蕩氣回腸的程度,只能濃縮成我心底深處短短的兩句話。

鯨的文字與圖畫,滲透獨特的感性,細膩得惹人深愛。筆下的世界,有種一眼見底的純真.....(真人則未必)!

鯨也溫柔,但溫柔裏頭有孩子氣,很迷人的特質。






我的中號溫柔男友。

阿佐,非得要這張照片才能把你的溫柔表露無遺,所以我重用。

阿佐的溫柔,當然不是為我“塞裙擺”那麽“執人二攤”啦!阿佐永遠有獨門溫柔武器的,但蘊藏在生活的細碎之中,很平實、很淡然,也很容易被錯過,如果沒有及時捕捉。




XXXXX
“我自己”


把我自己post出來,並非自戀,而是因爲昨天跟一位緣分有點奧妙的網友在醫院真真正正的擦肩而過,戴着口罩的我們,沒能凴眼神把對方認出來。

只能歸咎於平日不夠自戀,不像四順般狂post自己的照片,令人耳熟能詳的地步,連去菜市買菜(?)都有途人指指點點。

如果有下一次,你會認得我嗎?



XXXXX
“池邊派對”

很感謝好友佩盈昨晚辦了一個泳池邊的小派對,請來我都想見到的好朋友:歡喜公主、人魚仔、Nica mui mui、溫柔姐妹麗琴、安東尼、四順,當然還有她一家三口。

佩盈親自下廚做的beef stew極之美味,味道還縈繞在舌頭。

因爲這個池邊派對,我第一次真正見識吉隆坡市中心頂級共管公寓的氣勢和架勢(尺價竟然可媲美香港樓價!K.L的發展,果真如此“一日千里”!)。

那個泳池,令我很遺憾沒有帶泳衣去狂歡。

回家之後,才赫然發現,爲什麽我們都沒有拍照???!!!點解?點解?Why?Why?Why?

發生咩事呢????

一定是太開心,要不然就是holand yit(Warning:粗口,神聖的瑜伽老師勿學).......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