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9

回到了

除了,

在飛機上因空服員打翻了半杯果汁弄髒衣服,

其餘,

一切都好。

明天,要去看看我親愛的朋友。

4.9.09

讀者回聲

中午游完泳回家,開電腦如常check email,看到《女友》編輯轉來讀者的回聲。讀了,覺得非常感動。感動的是,我的文字,能夠喚醒一些人潛睡在心底的自愛能量,作爲一個作者,於願足矣!謝謝她,也謝謝我們,要謝謝自己,能夠真正地、好好地自愛。自愛,能讓我們看到,更多的無限:愛的無限、可能的無限、機會的無限.....

可是,我的體會是,真正自愛的第一步,是非常非常痛的,因爲要去面對、要去承擔。自愛不是comfort food,不會一直讓你很舒服很安然很上癮。你甚至會有點抗拒。關於這個,可能要另開一個topic去寫了。

謝謝這位讀者,讓我想到更多。

以下是她寫到雜誌社的信:

一直以来都有不定期看《女友》的习惯,但真正让我成为死忠粉丝的是去年9月份的
《女友》——谢嫣薇在Relationship Feature “幸福是什么”里说:“人生不是只有一条路
和一个方向的旅程,也无需老是跟着大众的脚步前进,求个安心”。去年9月毅然决定离婚
的我,就用这篇文章告诫自己要活出自我。今天,我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再羡慕别
人依偎在伴侣身旁,携儿带女。

似乎给了嫣薇很大压力,抱歉!但今时今日,离婚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当然我也不是因为她
的一句话就贸贸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那句话把我所有的矛盾、愚蠢、歇斯底里都
叫醒了,时时刻刻都警惕自己不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不要随波逐流,今天的我才能够做
回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名人,但至少我能够肯定,现在的我比起当时更好。

从那时候开始,我定期购买《女友》,期待嫣薇的每一篇文章。喜欢她的想法、很前卫、
很新颖;喜欢她的表达方式和技巧 。过去我一直都认为“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她却说“当我这么了解左邻右舍的生活起居,但我们并非一家人,甚至
在日常中不相往来:这会不会是这个年代的社会,人与人之前最遥远的距离”。

她的另一篇文章《情·欲》也促使我重审自己的人生。从小时候选学校、过年选衣服、出
来社会选工作、午餐时间选餐厅,到后来选老公。我似乎都活在别人的意见里。妈妈说好
我就去、朋友说漂亮我就穿、男人说爱我我就嫁、家婆说要抱孙我就生。我似乎从来就
没有问过“我喜欢吗?”、“我要吗?”、“我爱吗?”,我一直都在寻找幸福,天真地以为只要满
足大家的要求,我就会幸福。但显然,我走在错的轨道上,跟自己真正想要的渐行渐远。

现在,换了新的环境,我享受每一天的工作,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定期运动,身材比从
前健美多了!月底都会买点小礼物或是上美容院做个Spa回馈一下自己,虽然40岁了但还是
要当最年轻的阿姨。午餐的时候不再狼吞虎咽,提倡均衡饮食,放慢脚步感受生命的每一
秒。有时间还会看看书,之前介绍的《给我摇摆,其余免谈》很不错哦!恢复单身的我,算
不算是“败犬女”?说真的,我不介意!

嫣薇说悲伤像是口香糖;嚼了快一年的口香糖,味道早就已经不见了,也是时候吐掉了。

再一次,谢谢嫣薇!

玲玲

3.9.09

另一種選擇

前幾天在《太陽報》讀到的,在這個多事之夏,讀起來感想特別大。

XXXXX

另一種選擇

作者:關麗珊

友人廣發電郵表示暫停各項活動,因家人驗出末期腫瘤,醫生表示不能施手術。近日要陪家人做手術,大家不必以任何形式問候。

共同朋友問何以不能施手術後又做手術,我想不能施手術的意思是腫瘤太大,不能切除,後面提及的手術只能減輕病人痛苦,不能治療。

腫瘤通常會阻塞管道或擠壓內臟,影響各系統運作,醫生會建議做小手術如撐開管道,或另開管道,盡量保持病人身體運作。

學醫的人都知道醫藥的局限,有些病是用盡方法都只能延長短暫時光,但增加病人痛苦。有位內地主任醫生因小毛病驗身,豈料確診是末期肝癌,他和家人都行醫多年,完全了解病情後,拒絕徒勞的治療方法,最終在不大痛苦的情況下,安然離世。

通俗故事總寫絕症病人堅持下去,無論化療或電療令病人怎樣痛苦都努力奮鬥抗病。現實不必煽情,有時候,放棄不是懦弱,堅持並非勇敢,當中涉及對醫學的認識,以至看透生死的智慧。

萬一遇上難以決定的重要醫療問題,先看兩個或以上的醫生,起碼聽兩次專業意見,還可問醫生:「假如是你或你最愛的人,你仍建議這樣做嗎?」

XXXXX

我個人非常認同作者說的:“通俗故事總寫絕症病人堅持下去,無論化療或電療令病人怎樣痛苦都努力奮鬥抗病。現實不必煽情,有時候,放棄不是懦弱,堅持並非勇敢,當中涉及對醫學的認識,以至看透生死的智慧。”

縂覺得,在人之常情的層面上,我們會捨不得家人或好友的離世,可是,如果我們承受的難過和遺憾,承載的是對方的解脫,我們不過是為更大更深的愛狠心,並非不愛。我是真的這麽認爲。

微變

走路到鄰近的體育館去游泳,
陽光熾熱但夾帶清爽的涼風。
我對Eric說,
入秋了呢。
雖然氣溫仍是夏天,
但已有微微的不同。
這涼風。
這樣的一陣風,
季節轉變的預告,
我看見的是自己,
一個夏季,
因爲一些人、一些事,
也產生了微妙的轉變。
我還是我,
但已經不是夏天之前的我了。
我看到自己有微微的慨嘆,
之餘,
都算平靜。
算是經過很多起伏之後的歸納。
也許還有更多有待浮現,
沒關係,
一點一點發掘,
一點一點前進,
才不會在成長裏停滯、擱淺。
換季還有風的暗示,
我們只能靠自己了。

1.9.09

微細

自己並非一個全然細心的人,
但總是被他人細微的舉動觸動。
亦舒說:她要的是最好的感情而不是鑽石,
我身上應該有一半以上這樣的特質。
被感動至深的事永遠跟物質無關。
記得有一次跟好友J先生去一個event,
我穿了蓬蓬的晚裝裙子,
悉心打扮。
一晚下來喝酒跳舞在盡興中散會,
回家時J先生陪我去取車。
幫忙開車門是例牌動作,
我坐了上車開動引擎,
愉快地說拜拜正待他順手幫我關上車門,
卻看見他蹲了下來。
鞋帶鬆了?
原來他蹲下身子幫我把蓬蓬的裙擺,小心翼翼地塞進車廂裏,
免得關門時被車門夾個正着。
然後才幫我關上車門。
看到那手勢,
啊我的心,
一顆心好像掉進一甕蜜糖裏,
甜甜地糊成一團。
碰過那麽多男孩子,
何曾有這麽細心到骨子裏去的?
多年過去,
這畫面依然被定格在腦海,
鮮活如昔。
偶然想起,
仍能感受到那被溫柔對待的刹那幸福。

這個下午

吸塵機在轟轟轟轟地操作,我在機器聲中聽到一連串急促的門鈴聲響。馬上關掉吸塵機,外面的人顯然也聽到了,揚聲:“郵差呀,簽收啦唔該。”

打開大門,小小的包裹在鐵柵的縫隙中遞了過來,我簽好了把收條遞給郵差,鄭而重之地說聲謝謝。

看了郵寄的地址,心裏微微笑,把它拆開了來,那一刹那,所有的事物瞬間靜默。除了我們都喜歡的Leonard Cohen,附有一張意境蕭瑟的明信片,很仔細地讀了,然後我哭了。

那蕭瑟的景象竟能把内心的荒原映照成一片金黃色,那亮光直接照射進心坎,心中的鬱結因這霎時溫暖而鬆解。這一個星期來的忙、亂、憂、累,因爲生活要繼續而慣性抽離的悲痛,在虛浮的冷靜中忽然找到了一片實地而能站着流淚。就這樣,我哭了一陣子,然後在詩意的歌詞中歌聲中,沉沉睡了一個下午。



謝謝你,鯨。我愛你。這時才知道,脆弱是這麽輕易被溫柔溶化掉。

一天之開始(again)

又是清晨四點,又是自動自覺彈起身。
發生咩事???!!!
睡不回去,唯有上網、寫作.....
這個時候上網其實是很無聊的
蘋果、太陽等報業的網都未更新
多數去看看美股之前一天的走勢、收市表現
來推測亞洲股市在新一天的波動
我而家係投資銀行返工???!!!

31.8.09

一天之開始

清晨五點鐘,手機即響個不停。
發生咩事???!!!
幸好我已經醒來了
自己醒來比起被電話吵醒的感覺會好很多

30.8.09

一天之結束

今天工作的quota應該夠了,應該要停了,去吃了顆巧克力。最近心情低落又有工作壓力,多吃了巧克力,我對Eric說,這個禮拜開始,我們的運動schdule裏頭另加兩天去游泳吧。看來,這樣持之以恆地繼續“操練”,我們不但能減肥瘦身,大概也可以去參加下一屆奧運會了。接了幾個電話,知道好友的狀況有進展,心中雀躍。想到,這一班朋友,是真的可以稱爲生死之交了。那麽深的友愛。

友愛,明信片對我來説,已是友愛的一個方式。把近期收到的明信片都夾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裏,昨天的冗長會議,不小心弄跌筆記本,裏頭的明信片掉了出來:有來自法國的薰衣草田、德國的向日葵,還有曼谷廟宇,都是朋友仔千萬里之外寄來的,寫得滿滿的,撿起的那一刻,還是那麽感動。

又是隔住電話,在電話裏頭聼了個癲狂故事,互相嘆喟,怎會有人以爲自己搬弄是非的能力很討人歡心呢?世上無奇不有。而世上真的有人,連自己的行爲、情緒都無法管理好。所以,我常說,我們只要把自己管理妥當已經功德無量。説到管理自己,近年來學着慎言了,也會在這個部分特別檢視自己。有位作家說:“我們的社會需要禮儀,但也不應該遺漏坦率、磊落”,万二分認同,但坦率磊落也不是大曬的。會這麽說,是察覺到自己是有能力傷害別人的,有時候會忘了弱小心靈的照顧。無可否認,我實在缺點多多,有伴侶、也有那麽多好朋友的包容和愛護,萬幸!單單是這點,夢裏也會笑吧?所以,應該去睡了,做個好夢。

膚淺

跟小鯨在電話裏頭聊到膚淺這話題,想起不久之前跟阿佐網聊的時候,我也笑他膚淺。其實,我又何嘗不膚淺,想到得到的,盡是瞬間又瞬間的浮光掠影、稍縱即逝的光彩,明知短暫仍奮力追求。目前的修為與智慧水平無法脫俗出世,就讓自己好好地戀戀紅塵。我是膚淺,但我忠於這樣的自己,也不想說些動聽的大道理去粉飾自己。

只要對一次

禮拜天早上,如常打開《蘋果》網頁先讀Wyman的時裝專欄,這次他寫《當你心愛的人......亂着衫》,末段是這麽寫:

“截稿前的周五晚,去了 Gucci的 party,盡興而回,在深夜的計程車上,收音機傳來歐陽德勛選播不知名男聲版的「月亮代表我的心」,適逢想念起某人,眼眶自顧自的濕起來……

忽然明白:就算今天這個人亂着衫令你束手無策,只因在那年那月那日,他/她在適當的時候穿對了一件你喜歡的衫走進你生命裏……像你需要的時候那首催淚的歌來襲。

只要對一次,已刻骨銘心。”

只要對一次,已刻骨銘心。心中的惻然回蕩久久,只因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