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09

碎句

——很累,好友出事以來,睡眠品質直插谷底,所以精神極之疲乏。今天開了一個冗長會議,更累了。折磨人的是,累,又睡不着。

——會議中見了一個美女,好年輕啊,21、22歲左右吧。新人,將會是電影的女配角。跟她聊着,問她爲什麽會進娛樂圈?她說不喜歡朝九晚五啊,姐姐做模特兒,覺得這個lifestyle適合她,便跟着入行了。看她的樣子、眼神,不似很有野心,再問,模特兒生涯不長久啊,有沒有其他目標?她淺淺笑,說沒有,她和姐姐以後一定會回到家裏幫忙父親打理生意。我笑了。原來是這樣的事啊。

——之前已經知道,美女父親是國内上市集團主席,幾十億身家那種。我和美女交換了電話和msn之後才想到,我們算是朋友了吧?(我有一點點交友潔癖,從來不會add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我第一次有富貴得這麽厲害的朋友啊。

——美女沒有氣焰逼人,而且非常溫文有禮,用名牌也是僅僅在細節處露一手,落落大方。都說了,只有省吃儉用成爲卡奴買名牌或是忽然富貴的人,才會有那種迫不及待把所有名牌攬上身的status anxiety。

——美女頗高挑,問她高度?她說173。哦,原來173是這樣的。

——忽然很想看小栗康平的《死之棘》,多年前的一部電影了。電影的鏡頭平靜、空靈,但裏頭充滿了滂湃的張力、不安的撩撥!我相信日後若是擁有100%的創作自主權,會寫許多許多這種表面淡然、内裏壓抑得陰影重重的故事!

——有天跟朋友聊,他說,有沒有發現?隨著年紀大了,失望的次數就越少。是啊,我說。因爲隨着年齡而生出的智慧,會叫我們學會承受失望,以及懂得如何調整個人期待與現實的距離。

——我有隨身攜帶筆記本的習慣,寫滿了,就換新的一本。每本筆記本都載滿了我的生活軌跡與心路歷程。不過呢,有時候重翻舊筆記,會忘了,當時爲什麽寫下這個。可見,人無常合,有些記憶也會被淘汰,只有筆跡永存。

28.8.09

懷舊之夜......Lisa Loeb

原來,我受了刺激(?!)的後遺症,是會想要懷舊。

Lisa Loeb,不久前香港友人CCW在facebook貼出她的歌,啊!那種感覺,真是久違了!!

我說:“以前還會把Lisa Loeb當作形容詞,每當遇到類似氣質或外形的女孩子....差點忘了,那個年代.....”

C君說:“是的,一副眼鏡、一支吉他就可以橫掃樂壇的簡單年代,早已給忘了......”

27.8.09

很突然的.....Mojave 3

寫着寫着,忽然想聼Mojave 3,去找,原來CD都留在KL的家中。帶來香港的CD,全是爵士樂和Bossanova:Keith Jarrett、Morelenbaum2 & Sakamoto、Bebel Gilberto、Ana Caram.....還有幾張Laura Pausini。

幸好這個世界有youtube。



想起.......你

下午埋頭苦寫的時候,忽如其來地想起Choy+Celine家的“famous dinner”,兀自苦澀地微笑。要很努力地吸吸鼻子,方能重新投入于工作。

“The Famous Dinner”,表面上是吃吃喝喝,其實代表了我們的相處、我們的友愛......C房菜一直滋養着我們這班好友的感情。

噢,我又想起來了,今年過年在C家吃“團圓飯”時,我們興起來了一場小賭,好像是Suki贏了我們很多錢對不(可見我十分記仇!)?明年一定要齊齊攜手報這個血海深仇。




等你好起來了,我們一塊到C家吃飯去。

詭異的夜



晚上,在尖東海旁的酒吧,抬頭看,竟在夜晚看到如此清晰的大片雲朵。

在夜幕而不是藍天的襯托下,白雲不是落得脫俗,而是有點詭異。

波譎雲詭,是這樣來的吧。
喝了點酒、抽了些煙,要好好睡一睡。若果愛是力量,睡飽的美好是希望。

26.8.09

不能睡,無法睡。

既希望你沒事,又不想你受苦。

25.8.09

......

原來,

“請做好心理準備” 的潛台詞是“你等待更悲傷一刻來臨吧”。

那種無以名狀的傷心,每一滴每一滴的眼淚,都是從心裏流出來的。

是這樣的事

剛完成工作上的一個小目標,毫無由來地想起生活累人四個字。那大概是生而為人,不得不累。

說起來所有人生活裏的得意與失意都是大致相同的事情,只是内容因人而略有不同。所以,我們在追求什麽呢?是苦澀中的一絲甜美。是大雨後的一道虹彩。是堅持盡頭的回報。是悵然中的溫暖。是憤怒後的釋懷。是一閃又一滅的快樂。有的人不為什麽。有的人不懂可以爲什麽。有的人用力地為了什麽和什麽。點點滴滴,匯聚成生命。匯聚成豐盛,也匯聚成寂然。能夠在恍然若失時想起你,偷偷地快樂,是最虛無的滿足。

24.8.09

就快首映,就快上映

去年寫了半年多的劇本(有兩個月花在搜集資料),前兩個月拍完,就快在TVB翡翠台上映了:

http://tv.icac.org.hk/big5/drama/09/index.html

每一集都由不同的導演和編劇去負責,我們寫的那集是:

http://tv.icac.org.hk/big5/drama/09/s3.html

另外,不久之前接到通知,我們那個故事,被選為這個系列首映典禮的開幕電影。初時聽到還傻下傻下,以爲沒有什麽大不了。後來,問多了細節,才嚇出一額冷汗!因爲,是次首映禮活動將在理工大學盛大地舉行,所有參有這個系列的導演、演員、電視台高層以及政府高官都會出席,我和Eric聽到都呆了。因爲,其他故事的導演和編劇,不乏金像獎常客,我們心裏十萬個“爲何偏偏揀中我”??雖然 ,我們的導演Larry也是金像獎常客,但我們兩個不是呀!哪有別人那些黃金組合那麽勁!!(真的很衷心感謝導演大膽地起用我.....然後,我又把Eric拖下水,哈哈!)

Why?Why?Why?心裏十萬個爲什麽?想到屆時大家排排坐看我們的戲,頭皮都發麻。於是,厚着臉皮去問ICAC那邊跟我們接洽的人.....

得到的回應是:

becasue it was GOOD,this episode has a balance of education and entertainment.

看了,真的很有僥幸之感!雖然,我有自信,但這份自信並非盲目自大的,而是有一份清醒的自知之明!自己的能力到哪裏,什麽行什麽不行,自己是最清楚的。其他故事的導演勁不在話下,編劇個個都是老前輩,他們的戲一定不會差過我們啦。我自問一定不會比他們厲害。拍好剪好的戲,我還沒看過,如果真的還不錯,絕大部分真的要歸功于導演!因爲,劇本改了有至少十次吧?每一次的改動,都是在導演很有耐性地引導、啓發和討論下完成。相信他找老手一點的編劇,都不用那麽辛苦!初來報到有人護航,幸運我敢認,居功是萬萬不敢!!

23.8.09

甜與苦

“那種很甜很甜的感覺是,當你和那人告別時,嘴角還留着笑意。”

“沒有苦味的思念,很快讓人淡忘。”

————摘自朋友仔Z小姐的書《萬綠叢中的......橘》

有些話,簡簡單單,但就是說到心坎去。

感激自己苦過,也甜過(還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