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9

吃飯/飯後

其實,吃飯是不是一定要有飯呢?當然不是。只不過以米飯為主要糧食的我們,習慣了以“吃飯”表示“用餐”。跟朋友相約,也是會直接說“約吃飯”,縱使後來吃的可能是日本/韓國/意大利/西班牙.....的沒飯料理。

我們多數在家裏自己煮飯吃......即便煮的是粉麵,進廚房那刻,也會說“肚餓嚕,煮飯!” 文化使然的習性。



昨天的午餐,茄汁雜菌意大利雲吞。實在太喜歡Ravioli這種“速食品”,沒空的時候,丟下沸水煮5分鐘撈起來這樣吃就可以;有時間,加點材料加點醬料炒一炒更好味,豐儉由人!!



熟讀亦舒小説的人,都知道她幾乎每本書筆下的女主角家中,必定有個能巧手炮製上海年糕/三絲炒麵/小籠包/獅子頭......等滬食的幫傭,而且美味程度驚人,“令人連舌頭也吞下去”。我時常懷疑,上海菜在吉隆坡還沒普及至平民化的時候,我已經把大把大把鈔票往J.W Marriott的高級上海菜館“蘇浙苑”送,都是亦舒的“教化”呀!!

炒年糕,是我一直愛吃又不敢自己挑戰的,因爲每次看到那未煮前硬如錢幣的年糕,都會納悶,這到底煮得軟嗎??近來上網搜尋一輪,發現煮的人異口同聲話“易過借火”。既然如此,我身為美食天后(咳咳),冇理由舞唔掂呢D年糕仔!好啦,死就死啦!!

用傳統炒年糕的材料:白菜、肉絲、蝦仁,自己還另外下了瑤柱絲(調味料:鹽、糖、麻油、柴魚粉、紹興酒)一起炒.......哇!!好好味!!好鮮甜入味!!!炒的過程已經香聞十哩,聞之食指大動!當然,這並非十全十美,主要是擔心年糕不軟(到底哪來的陰影??),所以下多了水去炒,所以較爲“濕身”.....除此以外,一切都好。

XXXXX

相信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的摯友阿順哥這幾天在KLPac演出舞臺劇吧?我、夜君、Z小姐和藝術家朋友幾位身在香港未克蒞臨現場觀賞的朋友仔+粉絲,合送了一個大花牌給他,聊表心意。

昨晚接到阿順哥的電話,說收到了花牌:“你知唔知有幾誇張?好似人地鋪頭開張個D大花牌呀!同埋,得我一個人有花牌收咋!!!” 聽他說到這裡,我已經狂笑不已!!幸好阿順哥一向對“鶴立鷄群”這回事擔當得綽綽有餘,如果唔係,真係好大整蠱!!!!!

聼得出他非常開心。我知道他開心的是我們對他的鼓勵和支持,不是那張揚的花牌(sorry,我又忍唔住要狂笑!!!!!)。聊了幾句,阿順哥說他要打電話一一向送花的人道謝......這時,心裏就那麽被觸動了一下,在這骨節眼上感動起來。其實,要方便的話,一個sms同時發給四個人不就可以了嗎?説到底,是“有心”,即使是很細微的動作,還是感受到了。

12.8.09

兩段

“健康的人才有資格談戀愛,把愛情拿來治病只會病得更嚴重。”邱妙津,《鱷魚手記》。

唉,爲什麽好像說以前的我?失落痛苦的時候,只想用愛情彌補愛情,但結果把自己傷得更深。有些人生的領悟,儘管年紀上不算太遲,卻縂有絲絲爲時已晚的蒼涼。

XXXXX

“1996年,重回Amoeba,這一次是當縂編輯。因爲職銜像是要負很多責任,我變得很認真......終于花了十四個月才穩定了一個可靠而有默契的班底,當中所傷的感情、所用的智謀、所耍的手段,都是一生人裏最多的。工作的確帶來滿足感,但我不能說自己快樂。” 黎堅惠。

最後那句“工作的確帶來滿足感,但我不能說自己快樂。”看得我愣了愣,感觸排山倒海掩至。

第一次看見有人如此簡單卻深刻地表白,滿足感和快樂之間不是等號,這個一般人不願承認的事實。

11.8.09

不上班的人

小鯨在他的部落提起,跟好友在商場閒逛期間,碰上一個“不相信他倆沒有工作”的人。

逗趣對白如下:

講起沒有做工,
那天我和真雲遇到一個人,
她問:咦今天沒有做工啊。
我和雲說:我們沒有做工的。
她又問:禮拜沒有做工啊。
我們又說:我們沒有做工。
她又說:你們off禮拜天啊。


讀了不禁莞爾,何其熟悉。


每每在正常的上班時間,和Eric手挽手出門去gym、逛超市,偶然碰上同一樓層的鄰居,即使是不同的人,都會異口同聲有此一問:


“今日休息?”


Eric會靦腆地笑:“唔係,係未返工。”


“噢,請咗半日假。”


“唔係,係未返。”


“噢,今日返夜更?”


“唔係,係未返工。”


這時對方會有大惑不解的表情,而我倆則慣性地相視而笑。


在大廈管理員眼中,我倆大概是最神秘莫測又看起來不務正業的住客吧?


從不見我們穿上班服出入。


上班時間施施然地背個運動袋出門,約一個半小時後回家。


男住戶總是午餐過後的時間出門,身穿便服,不似上班。更不似上班的是,好像去什麽地方打個白鴿轉,晚上八點左右就會回家,前後不過六七個小時。


有時候一連幾個禮拜,男住戶出門後,一天一夜或是兩天一夜後才拖屍般地回家(同一套衣服)。時間方面深夜一兩點或清晨四五點不定。


女住戶看起來更無所事事。時刻休閒打扮,除了出門做運動,其他出入時間皆不定時。


此住戶不時有親友投宿。其中有中年男女,也有年輕的帥哥型男或美女,“品流複雜”。


每隔兩三個月就看到兩人開開心心地拖着行李箱出門,接着幾天後到半個月不等才回家。


Eric說,一定有人懷疑過我倆何以為生?


又或者是,呢兩公婆究竟係咩人來架??

10.8.09

小病(是福?)

昨晚開始頭昏昏一直流鼻水,
感冒症狀。
不想耽誤手上工作進度,
想說速戰速決,
吞西藥。
但不想吃藥之後死睡,
便吃無睡意的。
吞了藥丸半個小時後便覺得瀨咗野,
眼皮很重很重,
完全不受控制地想要睡去,
媽的,不是說無睡意嗎???
早上醒來,感冒症狀減輕許多,
但仍未完全好過來。
吃了午餐,想說不要換藥了,
吃不同種類的藥不好,
就繼續吃昨晚那個無睡意的傷風感冒藥吧。
唉,又是手腳發軟,頭昏昏沉沉,
半個小時候進入昏迷狀態。
一睡兩個小時。
想要速戰速決,結果背道而馳。
監製在催促的愛情故事大綱,
好不容易有突破性進展(嘻嘻),
肉身又不受控制,
真有點無奈。